明覺專稿

憶父親

文:黃杰華    圖:黃杰華、Maseedis Kay| 2016-05-19

不經不覺,先父黃公銳榮去世已九年,對他的各種記憶,我仍歷歷在目。


《跌打醫方》先父抄本末頁(1956年)《跌打醫方》先父抄本末頁(1956年)

上世紀五十年代,先父有感前途未明,故從廣州南來香港工作,望能一改境況。他先於長江實業有限公司當工人,後隨一電機雕刻師傅作學徒,多年後才有餘力自立門戶,自力更生。我記得一年暑假,看他用電機刻出一頭公雞側面,上下三十厘米,雙目炯炯有神,毛理細緻,纖毫畢現,唯肖唯妙。他將完成的金屬工模交付後,一天從工模廠帶來塑膠公雞樣版,我看罷開心得拿了回家把玩了好一段時間。


父親的閱讀習慣


先父雖為工人,然其文藝修養,足堪讓我自豪,也教我自卑。他十多歲已習書法,十六歲曾抄下佚名之《跌打妙方》一冊。父親去世後,居穗之姑母整理先父遺物,遂將父親少時之藏書轉交予我,此時家人始知父親讀書梗概,始睹醫方冊葉,我曾想將其素描出版,惜無法核實當中不傳秘方,深恐誤己害人,故打消念頭。先父在世,每逢春節,步步高陞,萬事如意,例必揮春盈室,喜氣洋洋,祖母含笑不語,一家樂也融融。他手裏揮毫,口授機宜,可惜我自始至終,學不到分毫,半個像樣的字也寫不來,實在丟臉,只怪自己懶惰。


先父的初版《神雕俠侶》封面,後金庸於封面簽題。先父的初版《神雕俠侶》封面,後金庸於封面簽題。

除了書法,先父甚愛國文。他少時學習《成語考》、《四書補註備旨》、《千家詩句解》及《東萊博議》,猶好作詩駢對,可惜詩作十不剩一,猶幸所讀之書仍在,諸如《增廣詩韻集成》、線裝本《對類引端》及《聲律啟蒙》等籍。記得我初中三年級一念完,他即著我背誦那部別稱為《幼學故事瓊林》的《成語考》,該書言簡意賅,天文地理無所不包,確為上佳蒙童讀物。現今之莘莘學子,恐怕聞所未聞,若一翻首頁,之乎者也滿紙,必定敬而遠之。先父早年,餘暇愛寫舊詩,我念中學時,晚上偶聞他「雲對雨,雪對風,晚照對晴空」一段念念有詞,沾沾自喜。我好奇問他,他謂當日離穗一刻,心懷悵惘,並隨手於梁羽生《萍踪俠影錄》書末默寫全詩:「扯巾里開帆別廣州,梁懷故友作詩留。歧路茫茫風將遠,何日寶刀再聚頭。」文意淺白,我當日已能領會。


武俠小說,忠義丹心,引人入勝,乃消暇妙藥,先父亦好之。他自幼嗜讀章回小說,《三國》、《封神》、《水滸》至武俠說部,讓他聊日消憂。早年他迷上朱貞木、平江不肖生向愷然及還珠樓主李壽民,《羅剎夫人》、《七殺碑》、《江湖奇俠傳》、《蠻荒俠隱》、《青城十九俠》及《蜀山劍俠傳》等,經常溫故知新,津津樂道,一會兒「殺~殺~殺殺殺!」(《七殺碑》),一會兒綠袍老祖、峨嵋鬥劍、九鬼啖生魂⋯⋯我只輕聲回應:「癡線!」八十年代,他多於灣仔森記圖書公司租借金庸及曹若冰小說,也購下香港長興書局的鉛印本《蜀山劍俠傳》。他藏有一套香港鄺拾記報局發行的《神雕俠侶》,乃早期初版,十分珍貴,後來我有幸在一次面見大俠時請其補題留念。至曹若冰,他愛得買下《寶旗玉笛》及《雙龍記》二書。先父待人以誠,侍親至孝,或許受說部忠孝觀念影響。


先父的線裝本《四書補註備旨》首頁先父的線裝本《四書補註備旨》首頁
先父詩作書於國內版《萍踪俠影錄》末頁,手書於90年代初先父詩作書於國內版《萍踪俠影錄》末頁,手書於90年代初

九十年代末,家中來了新貴:一頭西施犬,我們稱牠樂樂,讓牠快樂之餘也能推己及人。家犬聰明伶俐,甚得家人歡心,父獨愛樂樂,夜間常帶牠四處散步舒展筋骨。可惜一天先父鬆開狗繩,樂樂出其不意,一口輕傷了他人,結果遭漁農署職員鎖進天牢檢驗。一星期後查無瘋狗之兆,始讓回家,不久牠雙目嚴重潰瘍,手術後雖漸次好轉,惟神態外貌與前有異,少了一份精靈的帥氣,先父為此耿耿於懷了一段日子。



父親回來了?


02年底,父親證實患上肺癌,這或與他嗜煙五十載相關。確診後一星期,他奇蹟地戒掉煙癮,滴口不沾。患病四年多,父親受盡折騰,然而從無怨言,頑強的鬥志,讓其痛楚不露形色,積極面對。每次化療後回家,他笑謂沒問題,好讓我們放心。長期電療化療口服,身體不勝負荷,最終他還是不敵死神召喚,於2007年8月與世長辭。


線裝本《對類引端》封面,先父藏書線裝本《對類引端》封面,先父藏書

父親去世後,辦理先父後事的長生店老闆,謂先父某日某時回魂,於是一家作好準備,無奈當晚全無影踪。記得設靈當夜,法事由先父皈依師,尊敬的隆敬法師主持,法師念至先父名字時,我與家弟聽到後堂突然一聲「到」,彼此呆了一眼,只有默不作聲,繼續念經。凌晨四時,本已酣睡的家犬,突然坐在客廳中央,向祖母房窗從右移左至家母房間搖尾大嚷,一家驚醒,見狗情態,眾人默悉先父確已回來,我頓時毛骨悚然!家犬叫嚷五分鐘後,一切復歸平靜。我們知道父親已離開了,真的離開了,此別離一幕,我內心無限悲慟!


先父一生勤奮,為家奔馳,侍母至孝。1986年,祖母八十大壽,他特別為母親設筵賀壽,每年如此,直到生意欠佳為止。祖母年逾耄耋,福壽雙全,世壽一百零八,當中必有因緣,她的殊勝故事,我曾於〈佛力不可思議‧佛號不可思議〉略作交代。先父去世九年,然其生前往事,記憶猶新,故特書下二三事,以為紀念。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