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懷念澄真法師

文:區建群    圖:區建群| 2016-01-08

「佛陀告訴過我們,業是我們流轉的動力,作善因,便得生善趣,人生也就可以保持住了。

人為萬物之靈,為著萬物的昇華,就要好好培植善因,努力創造未來的新生! 身為佛弟子的我們,為著佛陀慧命的延續,那更要把佛法深入民間,把沉溺在苦海的眾生,拯救起來,那才是我們最大的責任。」

澄真法師《新年的希望》,原載於《寶覺季刊》1958年2月版

今年九十八高齡的澄真法師,祖籍廣東茂名,出家八十六載,目前仍然是五時起床做早課,誦經禮佛,也協助各法會的職事。相識的人都尊稱她為老師父。澄真法師記憶力很好,無論是往事、時事,無論是舊友、新知,也可以娓娓道來,也可以一一記起。

「我在1936年來到東蓮覺苑,當時何東夫人張蓮覺居士看見我這小女尼,十分喜歡,便請我留下,在寶覺佛學社讀書。其實,我內心記掛家鄉,多次偷偷淌淚,但想不到,從此就和東蓮覺苑結下不解之緣。」老師父今天仍在東蓮覺苑居住,想起八十年前的往事,感覺是仿如昨日。

1939年,澄真法師追隨靄亭法師到澳門功德林學法,後來又從澳門到廣西。日本侵華期間,澄真法師就在廣西度過這段艱苦歲月。大戰結束,法師重回香港,東蓮覺苑苑長林楞真居士請她在苑內協助香港佛教聯合會的工作。其後法師更在寶覺學校及其他佛教中小學執教佛學、中文等課,數十年所教的學生無數,桃李滿天下。

「教育兒童,獎勵比懲罰有效得多。用嚴厲的態度去對待,只能使他們增加畏懼,在老師面前唯唯諾諾………,我也不願意讓天真無邪的兒童,養成虛偽的不良態度。」

澄真法師著《心靈底掠影》頁58

「我教導學生,以鼓勵代替責罰,學生的功課和表現,我許多時讓他們自己打分。只要做得好,就有獎賞,所以,學生都很用心。」現時仍有不少學生定時來探訪老師父,她憶記執教鞭的年代,說出一段段的往事。

「我愛在黑板徒手畫個圓圈,畫出來的和用圓規畫的,並無二樣。學生就在圓形內寫上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因為圓形內可切成四份、八份、十二份,學生就要逐一寫上不同的名詞。」澄真法師擅長書畫,曾開畫展,徒手畫圓更是她的絕技。

澄真法師信奉靄亭法師所倡導的「新知識、舊行持」,她教學生追求新知識,與日俱進;她要學生有舊行持,就是要禮佛、要修行,要遵行中國傳統的道德禮教。

澄真法師教學之餘,潛心鑽研中國醫學,1968年在香港中醫藥研究所內科結業,她用研習中醫所得,發表多篇文章,呼籲社會大眾不能以科學進步,崇尚西化就偏重西醫,忽視中國醫學的價值。法師又以「不為自己求安樂,但願眾生得離苦」的精神,支持佛教人士,贈醫施藥,解除貧病大眾的苦痛。

「菩薩行門中,布施為首,故布施乃六度中最重要的一環,…能喜捨財物,去救濟病苦的,…都是大菩薩的化身。」

澄真法師著《心靈底掠影》頁150-151

老師父精神飽滿,身壯力健,至今仍每年出門往台灣的道場參訪,獲弟子細心接待。談到養生之道,她相信命運。

「說實在的,人的壽夭是命運。同年同月生的人,際遇不同,年壽的長短也不一。我的生活正常,不刻意追求甚麼,心境很平和。」

回顧近百載的人生,老師父可有最感滿足和自豪的事呢?

「沒有,沒甚麼特別,都是一樣。」

簡簡單單的一句,卻是看透世情、放下釋然。在老師父心中,甚麼滿足、自豪,只是個人的感受,算得甚麼!

和澄真法師對談,聽她細數往事,好像閱讀一卷又一卷的史書,知識增長;聽她暢論人生,好像走出一重又一重的迷霧,眼界頓開。和澄真法師對談,感覺她心境澄明,專注無罣礙,和藹又真誠,令人如沐春風。老法師八十多載弘法和修行,以「度眾生,育菁莪」為己任,教人肅然起敬。

「大家記得在午飯後吃荔枝,很新鮮,都是朋友從我家鄉茂名專程送來的。」上星期某天,澄真法師喜孜孜地向大家說。

老師父與人為善,有好東西總不忘和大家分享。我連吃了三顆,真的是核小果香,甜味打從心底湧出來。

後記:本文於2015年6月25日修訂完成,同日晚上,澄真法師於東蓮覺苑安詳示寂。謹以此文,懷念我們德高望重的老法師。


轉載自阿彌陀佛關懷中心出版之《大象腳印》,特此鳴謝。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