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明覺洞見】我們是共同體,我願你平安──新西蘭在悲劇時刻發現人性

文:明覺洞見    圖:網上圖片| 2019-05-20
新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新西蘭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

新西蘭在今年3月發生導致多人死亡的清真寺槍擊案,該國總理阿爾登(Jacinda Ardern)的回應既堅忍、溫暖、也感動人心,贏得了廣泛的讚賞。《波士頓環球報》的專欄作家Yvonne Abraham形容她為「每個國家都應有的那種領袖」。

《紐約時報》記者Tina Brown這樣報道阿爾登的行動:「阿爾登披上傳統伊斯蘭頭巾,以顯示新西蘭人團結,全國婦女群起仿效,並且引起阿拉伯國家的注意。在全球最高建築物──杜拜的哈里發塔上,投射了阿爾登的畫像,上面更用英文和阿拉伯文寫上『和平』的字眼。」

我們可以從阿爾登的回應和全球對她的反應領略到甚麼?或許我們可以首先看看多名佛教領袖的言論有甚麼指引。達賴喇嘛在《西藏期刊》立即讚揚阿爾登,表示:「事件發生後你宣佈,暴力事件的受害者屬於新西蘭這個大家庭,而犯案者則自絕於這個群體之外,我欣賞你從中展示的勇氣、智慧和領導才能。我也要讚揚,你和新西蘭人以慈悲之心接觸和支持你們的穆斯林社群。在基督城槍擊事件後,全球各地不同信仰的人都走到清真寺,與穆斯林團結在一起,實在令人鼓舞。」

達賴喇嘛的結論引導我們要培養正面心態和素質:「你(美國人)的政府致力改革槍械法律,會有助推動和平與安全。不過同樣重要的是,你要藉著培養仁慈之心來抗拒憎恨和恐懼。」

這個說法可說與他2015年11月對巴黎恐怖襲擊的回應互相呼應。在發生這宗有逾一百三十人喪生的慘劇時,他表示:「暴力是短視、失控的人的一種反應。我已八十一歲,不會相信單靠禱告和政府措施就可以解決問題。我們要由個人層面開始作出轉變,然後擴展至社區和社會的層面。」

在基督城槍擊事件發生後,佛教和平友誼會(Buddhist Peace Fellowship)發表了一封公開信(在不足十日內後得二百六十個聯署),將達賴喇嘛這種內在靈性的培養延伸至外在行動。在信中,他們首先表示:「在基督城屠殺事件後,我們作為佛教徒,在地球的另一端見證了你們的苦難和悲傷,並且以懇切的慈愛之心為你們禱告。」公開信接著說,任何群體,包括佛教徒,都有可能因貪嗔痴這「三毒」而走上暴力之途。信中說:「我們必須致力摒除三毒──不單從自己身上,也從社會中的各種壓逼結構之中。我們皈依佛陀、佛法和僧團,並且參與各種爭取公義的運動,且讓我們繼續學習技巧地走向和平。」

澳洲佛教善女人協會則表示:「我們代表著仁愛、多元和慈悲。新西蘭總理阿爾登在可怕的基督城屠殺後的說話發人深省。澳洲佛教善女人協會欣賞她向受害者和所有傷心的人展現的積極慈悲態度。作為女性佛教徒,我們只能期望:她那跟佛法同出一轍的慈悲訊息可以獲得廣泛回響;態度得以轉變;和平、愛與諒解的行動可以抗衡由憎恨而生的暴力行為。澳洲佛教善女人協會向這次恐怖襲擊的死傷者及其家屬致以深切的慰問和同情。」

不論大家回應這種暴力的方法,是重新努力培養內心的平靜,還是推動改變圍繞我們身邊的暴力結構,我們都可以從佛陀的教訓中有所得著。在思考怎樣對付殺人狂徒時,最好的參考莫過於佛陀遇上央掘摩羅的故事。

「央掘摩羅」這名字意指「指鬘」(因為他殺人後,會將死者的手指骨剁下來造項鏈),他可能是佛陀在世時殺人最多的兇手。有一天,央掘摩羅遇上佛陀,又動起殺機,但是卻始終追不上以緩慢步伐行走的佛陀,他大叫:「比丘!停下!停下!」佛陀回答道:「央掘摩羅,我已停下,但是你呢?」央掘摩羅不明白佛陀的意思,問道:「你跑得比我更快,為甚麼說自己已經停下?」佛陀答道:「因為你沒有停止殘殺的瞋心,所以永遠追不上我,我很久以前,已停下來了。」就是這番說話令央掘摩羅放下屠刀,皈依我佛。

佛陀憑藉自己的和平態度,就能令另一個人變得和平。佛陀明白,以行徑來說,央掘摩羅是殺人如麻的兇手,但他也是人,值得關懷,也有可能向善。佛陀認為,對付連環殺手的方法可在他的人性之中尋找到。

佛陀一生中也曾將這種建議用於更為廣闊的社會層面,佛教中另一個例子是龍樹菩薩(公元150年至250年)著名的《寶行王正論》。據第九世班禪喇嘛圖丹曲吉尼瑪的解釋:「龍樹不單向國王(指古印度案達羅國國王)教授深奧的佛教義理,也向對方建議如何按照佛法來治理國家。換句話說,龍樹提倡建基於佛教原則的政府政策……他並沒有迴避困難的課題。這再一次向我們示範了,倡議工作應該擺脫敵視和分歧,反而專注於在不同群體的人之中建立共同立場和互相理解。」

331: 國王,出於慈悲之心,你應該一直將心神專注於如何令眾生受惠,即使有些生物犯下最為嚴重的錯誤,也該如此。

332: 你應對犯下謀殺此等嚴重過錯的人慈悲;自毀一生的人其實值得我們慈悲對待。

333: 應該每天或每五天釋放身體最為疲弱的囚犯。這並不意味著其他囚犯要永不獲釋,而是可在適當情況下放行。

334: 當你想到有些囚犯應永不獲釋,就建立起與自己的信條產生矛盾的行徑及態度。你若與自己的信條產生矛盾,就會累積更多負面能量。

335: 這批囚犯在獲釋之前,應該獲得基本生活需要,要為他們提供理髮、沐浴、飲食、衣服及醫療護理等。

上文顯示,偉大的佛學家龍樹也提倡,即使社會政策的對象是殺人犯,亦可建基於人性。佛教一次又一次教導我們,要不停檢視自己人性的一面。那些宣揚暴力和排他論述的人其實在將他們隔絕於人性之外──甚至是自己的人性。我們要認識這一點,不要跟風,反而要與其他人重新連繫起來,再次肯定人類是互相緊靠的。

阿爾登說過:「對於今天跟我們並肩攜手的全球社會、對於擁抱新西蘭和我們的穆斯林社群的人,以及今天聚集在這裏的所有人,我們表示感謝。我們也要求,請由這一刻起將斥責暴力變作集體的回應。這世界由極端主義滋生極端主義,已陷入惡性循環中,必須停止。解決的方法繫於我們的人性。」(英國《衛報》)

對於受這宗和其他暴力事件影響的人,我們以阿爾登在基督城槍擊死難者悼念儀式中向他們致意的說話作結:我們是共同體,我願你平安。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