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佛誕吉祥大會)HKBuddhist-Ads-18MarTo24Mar

我們生命中最後的目標,就是要找到驪龍脖子下的明珠──明海法師與你「無門關夜話」(十七)

文:明海法師| 2019-04-0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這裏我想用一個比喻跟大家來講坐禪的過程。中國古代祖師有時候喜歡用釣魚來比喻修行,釣魚是個殺生的行為,是佛教徒不應該做的,我們不避諱這個行為本身的問題,只是借用這種行為來比喻一下禪修。對於剛剛開始坐禪的人,在靜坐中我們的身心會發生甚麼,通過靜坐我們能發現甚麼、得到甚麼,很多人心裏並沒有底。這就像一個釣魚的人,他把鉤垂在水裏,至於能釣出甚麼來,可能他心裏也沒底,並不知道。就像釣魚一樣,第一個你需要耐心,守在那裏、等在那裏。

我們禪七時有好幾百人在柏林寺,成天吃了飯睡了覺就這麼坐著,也不出聲,有的閉著眼,有的睜著眼。大家設想一下,如果有個外星人來,看到我們幾百個人這麼待著,會覺得這幫人很奇怪:在幹嘛呢?這相當於有一個人在水邊蹲著釣魚,一直待在那裏一動不動,不知道的人也覺得這個人好怪:長時間地在一個地方待著,一動不動。我們的身心就是釣魚的人所面對的那一汪水,裏面有甚麼我們並不瞭解。

如果你有足夠的耐心,發現有動靜,會釣出甚麼來呢?有的人說:通過念佛、數息,我原來的病好了,原來的頸椎增生通過打坐好了;或者有的人說,我的腿以前有風濕,通過靜坐好像有一股熱流從那個地方通過,最後沒事了。那你就只是釣到了一隻蝦而已。這一汪水裏只有這一隻蝦嗎?那你可就虧了。當然也有的人會有更深的發現:發現呼吸變緩、變深細,念頭變清淨專一以後,對周圍萬事萬物非常之敏銳,心智得到開發。有的人會說:看來打坐的作用就在於此。這應該說,你只是釣到一條非常小的魚。

我們一定要深信這一汪水不是一個水塘,也不是一個湖,而是一個大海。這個大海裏面有大魚,還有龍。我們用這個比喻繼續說下去。古人說,有一種龍叫驪,這種龍的脖子下面有一顆珠子,非常珍貴,是無價寶,所以我們要釣到這條龍,得到這條龍脖子下面的珠子。這一點你要知道。你必須要知道這一汪水裏究竟有甚麼,有蝦、魚、龍,同時你也要知道這水裏面可能還有蛇。有的人扯出一條蛇來就當寶貝,這也麻煩。我們的身心裏有貪嗔痴,有人性的很多問題,這種瞭解是我們坐禪之前必須要完成的。

我以前曾經講過,禪七不適合初學佛的人。參加禪七的人應該對佛法有相當的瞭解,對坐禪目的有很明確的瞭解,知道我們生命中最後的目標是要找到驪龍脖子下的珠子(這比喻我們要開發的般若智慧),然後我們要做甚麼準備,用甚麼工具,用甚麼線、甚麼杆。如果你是要釣一條龍,用很細的魚竿是釣不到的,用很脆的線也不行。這比喻我們在修行止觀之前,要有大量的準備,有正知見,嚴持戒律,道德清淨,良心平衡,積聚福德資糧,對佛經有聞思、有很充分地瞭解。這些都是修行止觀的一些基礎條件。乃至於你在釣的過程中還會遇到甚麼特殊情況,甚麼時候應該去扯鉤——扯早了,扯不上來;扯晚了,也釣不到,這些都是我們要通過聞思瞭解的。

我們通過修止觀,就能更加認識到學習、聞思佛法的重要。我覺得大家特別是佛學院的同學,要樹立一個信念,就是要相信所有佛經裏所有論點都是用來指導修行的,都是用來指導修止觀的。在中國佛教史上,天台宗的智者大師對佛教的貢獻就在於此。他認為所有的經教都是為觀服務──觀包括止。在藏傳佛教的歷史上,有一位高僧對佛教的貢獻也在於此,他就是藏傳佛教格魯派的宗喀巴大師。宗喀巴大師也指出:所有的經都是教授。「教授」是他們的術語,就是對實際修行的指導,也就是說,所有的經論都要用來指導實際修行。在這個意義上,你不能把佛教當哲學、理論,必須把它拉回到修止觀這件事情上來。所有的經論只有在修止觀的這個問題上,才有它真實的價值。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