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們百分之九十的概念,都是不正確的──所有事物皆無常

文:張仕娟 | 2019-06-05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五月中旬我再赴泰國梅村參加Wake Up Retreat (覺醒年輕人禪修營)。每次我去任何禪修營前,我都會提醒自己放下期望,因為一旦抱著期望時,除了當這些期望沒有被滿足後會帶來失望外,帶著過多的期望亦代表我不能完全在當下享受及觀察所有自己內外發生的事情。然而,是次禪修營前我發覺自己並非抱著期望,反而是另一個極端──作「最壞打算」。

有這種想法的事緣,是基於兩次在法國的覺醒禪修營。禪營中,來自西方國家的參加者為大多數,他們普遍較亞洲人「開放」。當他們到達梅村時,我感受到一股十分興奮、想要結識朋友、甚或想要「找對象」的氣氛。雖然禪營中的活動及法師的修習和開示都有助緩和過分興奮的氣氛,但「年輕人的能量」仍然十分旺盛,四周不斷有談話聲,入夜也不停有音樂聲,音樂多得連十分喜愛音樂的我也覺得有點煩厭。西方的參加者亦對於性、性取向等的話題十分開放。事實上我非常驚訝他們對這些話題的開放,亦敬佩法國梅村的法師對於這些話題抱有開放的心之餘,亦能帶進許多正念和包容,幫助轉化因爲性取向等問題而受苦的參加者。然而,有時候我覺得有些參加者似乎需要大量空間分享這些話題,且利用了禪營中各人對任何事都不批判的修習,而過分地想表現和表達自我,這樣反而忽略了回到自身觀察自己的身心狀態。對於這些情況,雖然整體而言我看到不同人的轉化,但始終都令我感到有點疲倦。

由於前兩次的經驗,在泰國的禪營前我都有不同的念頭:「年輕人就是會過度興奮的」、「他們都是想來識朋友的」、「我可能會受不了這些氣氛,不如自己留在房間算罷。」到了禪營開始那天,我幫忙接待參加者。每當看見他們因爲到達而感到興奮,我的第一反應竟是「慘了」,又會像之前的禪營一樣了⋯⋯當我有這些念頭,就會覺得沉重無力,亦看到自己對很多人事物的批判,無緣無故地為自己和整個禪營增添了負面情緒。幸好,我記得提醒自己回到呼吸,全心地接待參加者,以讓他們感到已經到家。

禪營的第二天,我「最壞打算」的情況一點也沒有發生,當然不排除因為參加者是亞洲人為主的緣故。我感覺到所有人對於修習的渴望,在分享中也以自我轉化為目的而深入分享自己的感受。我聽說當中有幾位來自越南頗有名氣的藝人,然而我並不覺得他們需要自我表現,他們只是跟大眾一起修習,一起進行所有活動,甚至到我離開禪營後才知道我所屬的小組中有一位朋友是出名的藝人。

禪師常提醒說:我們百分之九十的概念都是錯誤的。很多時候我們以為是自己經驗過的事情,一定是對的,但我們忘了所有事物皆無常,我們的念頭本身也是促成事情發生的條件之一,所以要常提醒自己停下來,不要讓錯誤的概念無限擴張。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