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們要學會「聽」禪────明海法師談「禪心三無」(二十一)

文:明海法師 | 2020-10-11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續上期) 

我們在禪堂的靜坐,從修行的時間分配來說肯定是少數,更多的時間我們是在生活中,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不斷地和六塵發生著接觸,內心的念頭不斷地在生生滅滅。在這樣一種狀態下,如何落實禪修呢?這就是凈慧老和尚提倡「生活禪」的立意之所在。在生活中修行,我們首先可以直接進入的一個法門就是「聽」,用耳朵聽;我們要學會聽。前不久,我聽到一個新詞「聽」德,我套用這個新詞,再加一個新詞——「聽」禪。

專注地「聽」

我們可以坐禪,可以行禪,我們用耳朵聽,也可以禪修。當然「聽」所關聯、所培養的不僅僅是禪修功夫。在生活中,首先是我們和其他人之間的溝通問題,人和人的溝通主要是用語言,語言的接受就是靠聽。佛經中講,娑婆世界的眾生比較發達的是耳,也就是說,接受資訊比較重要的管道就是耳根。所以,人和人的溝通,「聽」佔了很重要的一部分。要養成一種好的傾聽的習慣,要瞭解一個人的心態,瞭解他的意思,就傾聽他說話,要少說多聽,而不是多說少聽。就是在你的時間分配上,說話佔的比例少一些,要多一點聽對方說,這樣你才能瞭解他。一個有著良好傾聽習慣的人,在和別人的交流中應該沒有障礙。

這種傾聽的習慣,重要的就是要有一顆開放的心、一顆空的心。甚麼是空的心呢?就是你在聽別人說話的時候,先要把心裏很多先入為主的見解——預想的東西、假設的東西、道聽途説得到的印象,放到一邊。其實別人講話,你以空的心專注地聽,是一種非常好的禪修。這樣做時心裏沒有甚麼雜念,在聽的過程中,也沒有甚麼分別,只是純然地、客觀地去傾聽。這種習慣的養成,既是一個人、一個社會人必要的修養,也是我們在生活和工作中首要的溝通技巧。

人和人的誤會,有時就來自於你沒有聽清對方的話,或者來自於其中一方不願意聽對方講話。生活中兩個人吵架,經常會講一些話,比如,「住口!」意思是不要講了,我不想聽。當你不想聽的時候,矛盾就來了。還有的時候我們經常重複地說,「你聽我說」這句話。也就是說,每個人都有一種願望,希望別人傾聽他講話。

在禪堂裏打坐所培養的基本技巧,我們都可以在生活中運用。你聽別人講話是不是專注呢?這個專注,就是在禪修中通過數息、念佛、參話頭等方法訓練過的。在你聽的時候,能否專注,能否比較好地把你的心放空?要完全放空,可能一時做不到,能夠比較客觀、比較開放、比較深入地去傾聽,這其實也是在靜坐的禪修中培養出的一種心態,不過你把它運用在「聽」之中而已。

如果我們能夠養成傾聽的良好習慣,和別人的溝通會事半功倍,人和人之間的和諧有了保證,矛盾、爭吵、鬥爭、會減少,誤解會消除。當然,還有其他很多奇妙的效果,例如,很多時候人們講話時不知道自己在講些甚麼——那往往是他被一種情緒俘虜或者被錯誤見解左右的時候。為甚麼我們在禪七中要禁語?因為嘴巴的很多活動實際是受無明支配的,所謂「無明」就是一種盲目的力量、盲目的情緒、盲目的見解,是身心內在的浮躁推動嘴巴在那裏絮絮叨叨地說。還有的時候,我們的心不夠平直,我們講的話和我們想的有偏差,想的是東,講的可能是西了;有時候自己也不知道,講出來的不是自己真正的意思。

凡此種種,對於一個有「聽禪」功夫的人呢,靠聽,他就能夠瞭解對方的真實狀態。所以,以專注的心、放空的心去聽,恰恰不會被聽的內容所迷惑。做管理工作的人有這樣的經驗:有時候身邊的人跟他講很多的話,而意在言外。你能否聽明白言外之意,這也是一個能力;還有的時候,講的人有他自己身心的很多困惑。很多狀態,在他的語言中包攪著,你能否聽出來呢?所以,我們在平時,特別是跟人交談交流時要養成這種「聽德」,訓練聽的專注。以放空的心去聽,是一個很重要的修行法門,這裏面很多內涵、很多妙處,需要你親身去體會。
 

(待續)

作者 - 明海法師
一九六八年生,俗姓肖,湖北潛江人,一九九一年畢業於北京大學哲學系。

一九八九年開始留心佛學,一九九○年於北京廣濟寺結識禪宗巨匠淨慧上人,從此歸心佛門。一九九二年九月,於河北省趙縣柏林禪寺淨慧上人座下披剃出家,一九九三年於洛陽白馬寺受具足戒。二○○○年於淨慧上人座下得臨濟宗第四十五代法脈傳承,二○○五年得曹洞宗第四十九代法脈傳承。

現任柏林禪寺住持。多年來參與柏林禪寺的興復工作及生活禪的弘揚。著作《禪心三無》簡體版(三聯)及繁體版(天地圖書)分別於二○一○年及二○一七年在中國內地與香港出版,其佛學與禪修開示亦散見於佛學網頁及報章期刊。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