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打開了一道純粹的淨土門」(下)

文:鄺志康    圖:由受訪者提供| 2014-12-31
康榮正在著手翻譯安徽弘願寺住持淨宗法師的作品,圖為他與法師的合照。康榮正在著手翻譯安徽弘願寺住持淨宗法師的作品,圖為他與法師的合照。

(續上期)

上回提到,康榮眼見坊間缺乏英語的淨土著作,感覺這對傳播弘揚善導法脈頗不利,於是打算親自翻譯。「那時候我有一位在德國的朋友,他是修密宗的。我們相互交換學佛心得和經歷,然後很自然便談到淨土。他對念佛法門也頗有興趣,但因為不懂得中文,著我介紹一些英語的入門讀物。我打算找最精彩的給他看,怎料卻遍尋不獲,以英語寫成的善導流著作基本上沒有。唯一勉強、算是有關連的只有淨土真宗的書籍。」他回憶說。


分隔三地的翻譯小組

日本淨土宗的開山祖師為法然上人,其弟子親鸞上人則創立了淨土真宗,兩位大師的思想源頭可追溯至善導大師。雖然親鸞提出的「惡人正機」、僧侶能娶妻生子等說極具爭議性,然而不可否認他們一脈跟善導流是最接近的。康榮表示,經過數百年的發展,淨土真宗現時是日本最大的教派,大量僧侶先後往西方求學,因此不少著作均以外語撰寫,也有經論的翻譯,但畢竟不能隨意把那些當作純粹的淨土宗。「既然沒有的話,何不由我自己做起?想到一直以來工作都跟文字、編務有關,不妨先準備一些簡單的英語資料,盡量跟人分享。」

但他的目標不止於此,將來因緣成熟的話,他希望西方本土能夠出現一些看過淨土經論著作後深信不疑、願意弘揚和傳授他人的信徒,無論這群傳道者是否出家人。不過他承認現在說這些還是太早了,當前要務還是先譯出三經。他跟另一位法友關其禎(法號淨普居士)認識已久,二人同樣是純粹淨土的信徒,自然一拍即合,投入到這回事去。「我2011年在慧淨法師座下皈依,然後認識了一些台灣的法師,當中有一位叫淨和法師,他的角色更像是顧問;每當我法理上有疑問的話,便向他傳遞信息,他會替我們向慧淨法師請教,所以他也算是我們的一員。」當說到這個分隔三地(關其禎在溫哥華居住)的三人翻譯小組時,康榮臉上不禁露出一絲微笑。

暫時翻譯小組已出版了五本口袋書,內容都是導引性質為主,適合入門者閱讀。暫時翻譯小組已出版了五本口袋書,內容都是導引性質為主,適合入門者閱讀。

基礎已建 展望將來

「我們每次翻譯都會小心翼翼,務求不能出錯。由2011年底至今,我們先後出版了五本書,都是採取口袋書的形式(pocket book),一來是小巧便於攜帶,二來內容是以基礎為主,是入門性質、不複雜的。」除了書籍外,康榮和其餘成員早已看清楚互聯網的威力,因些年前便設立了一個名為purelandbuddhism.org的網站,紙媒和網媒,雙管齊下。「在這個上網如此普及的年代,希望能讓提供多一個弘法的媒介。即使只是在起步階段,反應還是不錯的。」他補充道。

康榮現在手頭上有兩本比較大型和重要的作品有待翻譯,當中包括淨宗法師的開示。法師早年追隨慧淨法師研習淨土思想,約十年前開始於安徽辟建弘願寺,弘揚純粹淨土,現為該寺住持。他又說,「除了法師的著作外,我們打算正式開始翻譯三經一論。雖然日本佛教學者稲垣久雄已將之譯成英語,但他卻是根據淨土真宗的學說來翻譯,在選詞和義理的詮釋上都有不同,而我們的新版本將由善導流出發。」熟悉善導大師的讀者可能會問,那麼《觀經四帖疏》呢?「此帖是善導大師至關重要之作,可惜連一本英譯也沒有,不諳中文的人士根本無從入手。所以它的翻譯工作我們會和三經一併進行,」聽他這樣形容,可以想像得到工程將有多浩大。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翻譯的過程,他們感到有必要將一些淨土宗專門術語歸類、整理,弄成一個詞庫。此舉一方面讓懂得中文的信眾能夠跟英語作互相參照和對比,另一方面也好等將來輔助學者研究之用。他認為能有這個機會自利利他是一種福氣,「這項工作令我有很大得著。首先你先要掌握經論裏的所有東西,每一句你都要清楚了解才能順利譯出來,所以這是個邊學邊譯的活動。其次,有時候我跟另一位成員的譯文都不盡相同,甚至有商榷餘地,於是又會詳加討論、研究,這樣累積下來,知見上又會有所進益。」

最後,康榮笑言目前的情況下他是默認為整個計劃的主譯和主編,因為暫時未能找到中、英、佛學同樣優秀的成員,惟有寄望日後有更多人加入。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