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把童年敲響了

第300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3-04-17

我的母校,只有兩個時鐘。一個掛在教務處,另一個則和一個椰子般大的校鐘,高高地安置在五年級的課室裡。由於長得高頭大馬,又會看時鐘,小五那年我就被老師指定為敲鐘之人,奉命坐在校鐘的下面。時間一到,我就像隻報時的小公雞,昂首挺胸地站在椅子上,抓緊掛在校鐘裡的鐘錘,用力地敲,喚醒睡意正濃的同學。

下課時,意猶未盡的同學常會唆使我遲一些才敲鐘上課。憑着老師的教誨:“勤有功,戲無益”,自命清高的我不會為之所動,但慧黠的骨子裡頭,我卻詭計多端。上心儀老師的課或聽故事的時候,我會故意拖堂;相反的,一旦老師大發雷霆,我就先發制人,敲鐘“攆”他出去。同學們紛紛在桌底下蹺起大拇指,讚我夠義氣。

如果說抽屜裡的漫畫是我們愛不釋手的書本,那麼,放學的鐘聲就是人人引頸期待的聲響了。我會“鐺鐺鐺鐺”拚命地敲,敲到同學們拎起了書包,呼啦啦像一群牛衝出門檻為止。那一年,主掌了老師和同學們作息的時刻,我“躊躇滿志”。

有一天,下課吃飽後,肚子忽然絞痛,我心知不妙而往廁所衝去,還吩咐“跟班”隨後送上廁紙。廁所遠在草場的另一端,馬桶是還需由號稱“夜來香”的清道伕來處理的。校園雖是涼風習習,鳥語花香,廁所卻是臭氣熏天。為保住一條小命,上廁所時,我們通常開着廁所的門透氣,一起“公幹”。

等了老半天,那個矮矮胖胖的同學才跑過來。我一見他遞過來的是我寫滿了墨字的大楷簿,就狠狠地把他臭罵了一頓,怎麼個用法?不是弄到滿手墨汁,就是把屁股擦得黑糊糊一片。傻乎乎的他恍然大悟,敲了敲自己腦袋,只好再多跑一趟。

這一回,他喘着氣帶來了新的練習簿,嚇壞了我:“你撕下了誰的簿子?”他說出了一個大家都討厭的名字,我才鬆了一口氣。忽然間想起上課的時間也該到了,就吩咐他代我敲鐘,我則繼續“辦公”。

等了良久,鐘聲還沒響,這位同學卻氣急敗壞地跑了過來,我問:“怎麼一回事?”他說不夠高,敲不到那個鐘,這可氣壞了我:“笨蛋吶!怎麼不找他人代勞呢?”憨直的他答說:“校長週會有令,沒有你的吩咐,誰也不能碰那個校鐘啊!”

這一回,輪到我屁股沒擦乾手也沒洗,抓緊褲頭,就飛奔回去敲鐘了。結果,那多“屎”之秋,也讓同學們無端多了五分鐘的玩樂時間。

我因而被召進了校長室。裡頭掛滿了一條條長短不一的藤鞭,令人不寒而慄。怒髮衝冠的校長說那是學校創建以來,下課時間最長的紀錄。失責的“小公雞”委屈地將實情稟告,還好我吉人天相,沒被記過也不需退職,因為校長也笑彎了腰。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