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世界是有顏色的 自閉症畫家賀梓峰

文:老樹    圖:佛門網| 2015-11-06
自閉症畫家賀梓峰。自閉症畫家賀梓峰。

十九歲的自閉症畫家賀梓峰,他不太會說話,僅用一枝畫筆,將自己的內心世界躍然紙上。梓峰的畫作線條細緻,色彩豐富,構圖生動、有趣。如果圖畫是畫家的內心表徵,那麼從梓峰那令人愉悅的作品,可以窺探他的內心世界是多麼的美麗!

梓峰之所以能夠畫出一幅幅美麗的圖畫,原因可要回溯到十六年前的那段故事。

 

十六年的一幕

「阿仔,你唔好咁啦!」賀太向正抱著陳瑞燕教授雙腳的兒子梓峰大聲喝止。這是十六年前,發生在中文大學心理學系陳教授研究室內的一幕情景。也是正值賀太和家人從各方面都聽到「自閉症還沒法醫治」的時候。

(左起)梓峰爸爸,陳瑞燕教授,梓峰,梓峰媽媽。(左起)梓峰爸爸,陳瑞燕教授,梓峰,梓峰媽媽。
陳瑞燕教授指出梓峰接受療法後,他畫畫的內容、色調比以前變得豐富。陳瑞燕教授指出梓峰接受療法後,他畫畫的內容、色調比以前變得豐富。

那年梓峰四歲,被診斷患有自閉及過度活躍症,還被評估為輕度弱智。這樣的一個兒童,怎麼會和一位腦功能心理學專家「扯」在一起呢?陳教授微笑著說:「也許這是一種緣份。」那時候,陳教授正研究自閉症兒童的認知功能和腦部變化。賀太得知梓峰病情,四處為他訪尋名醫,不過仍藥石無靈。無助之下,遂求救於陳瑞燕教授。

陳教授憶述十六年前的那段緣份:「我初次見到賀梓峰時,只覺他很躁動不安,不能安靜地坐下來。他沒有言語,甚至忽然會大喊。我跟他媽媽Pinky說,自閉症目前還沒得醫。」原本仍抱著一點希望的賀太,以為腦神經心理學專家能夠給梓峰一線曙光。然而,她這一點希望,卻為她帶來更大的失望。「當時Pinky聽完,眼濕濕哭了起來。」

正當賀太準備離開辦公室時,坐不定的小梓峰突然抱住陳教授的雙腳。賀太說:「梓峰就像樹熊一樣,抱住教授的雙腳不肯放手,無論我怎樣扯,也扯不開。」為甚麼梓峰會突然間抱住陳教授呢?相信沒人能夠回答。

不管如何,他的舉動令陳教授立下宏願。「那天開始,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找到治療自閉症的方法。就這樣,他抱著我不放,我也『抱著』他不放,就這樣走了十六年。」陳教授如是說。

梓峰近期作品,題為「母與子」。梓峰近期作品,題為「母與子」。

其實你不懂我的心

自閉症人士不擅用語言和人溝通,所以我們只能透過他們的行為表現,去了解他們。然而,只透過行為去推測他人的內心世界,這種認知方法是有偏差的。陳教授認為:「一般人的眼中,自閉症患者的行為古怪、僻好特別,甚至覺得他們沒有情感的,於是對他們產生害怕的情緒。其實,他們都很善良,只不過我們不懂他們的內心世界而已。」

表達內心世界的途徑,其實除了語言,還可以訴諸於畫畫。梓峰藉由畫畫來表達他的思想。陳教授說:「畫的內容就是梓峰內心想講的東西。以前,他畫的畫較孩子氣,表達的內容簡單,線條簡陋。譬如,畫中的人物是頭大、身細。而情感表達也較為負面。」2009年,陳教授採用「德建身心療法」治療梓峰。這療法源自少林禪武醫,只是去除它的宗教色彩,並賦上現代心理學元素。那麼,梓峰接受這療法後有甚麼改變呢?

「治療八個月後,梓峰的自閉症便有顯著改善。從他現時的畫作,能夠看到他畫畫的整體構圖,顏色配搭相當豐富,甚至有些畫的內容未必是他自己的親身經歷。

「根據畫的內容所表達的語意(semantic),能夠判斷梓峰的思維概念逐漸提高。」甚麼是語意呢?陳教授以實例解釋這個抽象的概念:「梓峰畫屋子,表示他必須明白甚麼是屋子,它有別於公寓。還要知道甚麼是磚頭、四層樓房等等。這都是種有層次的思維和認知功能。自閉症患者的內心世界其實是有情感的,只是他們表達不出來。」

那到底甚麼原因令他們「表達不出來」呢?

5歲時,梓峰開始在中文大學接受不同的療法。5歲時,梓峰開始在中文大學接受不同的療法。
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療法」前的畫作。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療法」前的畫作。

禪武醫如何醫治自閉症

傳統少林醫學禪武醫認為,許多疾病都是由炎毒引致的。這觀點與西方認為自閉症是腦神經元發炎(inflammation)引致的觀點不謀而合。

假如它們的看法都正確,那麼根據「禪武醫」提出的解決方法是,除了修習「禪武醫」之外,我們要避免吃產生炎毒的食物。是哪些食物呢?包括肉類、魚、蛋、薑、葱、蒜等。

梓峰接受療法三個月的畫作。梓峰接受療法三個月的畫作。
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療法後六個月內的作品。梓峰接受德健身心療法後六個月內的作品。
梓峰的近作「快樂的森林」。梓峰的近作「快樂的森林」。

禪武醫戒食物的觀點,並非空穴來風,甚至是療程中重要的一環。陳教授表示:「我們做了實驗,結果證實飲食習慣確實能改變小朋友的行為、認知功能。」

其實,「禪武醫離不開佛理,而佛理又離不開慈悲。」因此,陳教授認為,療法要見效,過程中家長必須對小朋友慈悲。否則,「整個治療都會崩潰。」那麼,家長該如何對小朋友慈悲呢?「慈悲是不要求回報的,要放下任何標準。譬如說,能夠畫畫的小朋友,就鼓勵他們畫畫,不必勉強他們寫字。對自閉症兒童要多點包容、多點慈悲、多點體諒以及接受他們。我覺得,沒有父母的愛,任何治療都沒用。」這便是療法中的「正念」。

「德建身心療法」確實為自閉症患者帶來裨益。譬如,以前梓峰沒法控制自己,不能畫畫。而在接受治療後,現時他已經能夠平靜地作畫,時間甚至長達九小時之久。然而,陳教授指出這療法只是啟發他們的認知、智商和增加他們自我控制的能力,未必能完全根除自閉症。的確,記招會當日,梓峰的情緒曾出現波動。

2010年賀太一家決定移居瑞典,以提供梓峰合適的居住環境。賀爸爸為此放棄他在香港的專業工作,到瑞典的餐廳當侍應捧餐。依照瑞典的條例,現年19歲的梓峰已可申請入住院舍。不過,賀太堅持親自照顧梓峰,並時常到圖書館搜查資料,教導他繪畫。


自閉青少年畫展

由即日起至2016年1月31日,中文大學心理學系及大學圖書館合辦,一個名為「天生我才:自閉青少年畫展」。陳瑞燕教授表示希望藉著是次的畫展,改變大家對自閉症患者的觀點,並希望社會大眾對自閉症有個正確了解,給自閉症患者多點接受與包容。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