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學研究文學碩士-AD

我的小革命

第271期明覺   文:小西| 2012-03-07
《我的小革命》《我的小革命》
在何榮幸發起下,「我的小革命」系列報導問世在何榮幸發起下,「我的小革命」系列報導問世
為理想而發起「小革命」,左起何榮幸、高有智、黃哲斌、謝錦芳為理想而發起「小革命」,左起何榮幸、高有智、黃哲斌、謝錦芳
大王菜舖子大王菜舖子

說到「革命」二字,人們便會不期然的想到社會翻天覆地的大規模轉變,而歷史上大多數的著名革命(由法國大革命到中國的辛亥革命,不一而足),往往都訴諸暴力,讓大地變色,血流成河。然而,要推動社會變革,必須要訴諸大規模的暴力革命,捨此而無他途嗎?在現實中,有沒有「革命」是由身邊的小處做起,細水長流、積砂成塔,以柔靭有力的方法,耐心地易俗與移風?有說「革命不是請客食飯」,意謂革命往往性命悠關,實在非同小可。但反過來說,像「請客食飯」這樣的尋常事,又能否掀起足以改變生活機理本身、一場又一場的「小革命」?答案是肯定的,而我們在何榮幸、黃哲斌、謝錦芳、郭石城、高有智等合著的三大冊《我的小革命》中,正正可以找到無數由「我」做起的溫柔「小革命」的活生生例子。

廢墟開出一花,亂世守護一畝田

或許,應該先說一說這個「我的小革命」採訪寫作系列的由來。話說2008年6月18日,台灣《中國時報》突然傳出裁員一半的消息。消息既震撼了《中國時報》上下,也為台灣平面媒體的寒冬期揭開了序幕。為了迎接如此嚴峻的報業挑戰,《中國時報》在採訪主任何榮幸的領導下,復設調查採訪室,並與黃哲斌、謝錦芳、郭石城、高有智等四位資深記者合作,從2009年1月起,每週六推出「我的小革命」專版。

何榮幸解釋, 專版之所以取名「我的小革命」,是因為在這個「全球化」與「在地化」相互激盪的年代,他們發現在台灣的各個角落,有不少人早就躬體力行,以具體行動顛覆傳統觀念、挑戰主流價值,打造新時代的社會價值,靜 靜地掀起自己的小小革命。但跟主流媒體的「跟紅頂白」習套不同,「我的小革命」系列更關注台灣各領域小人物打破傳統的努力與實踐,希望藉此守望台灣社會很多正在發生但未被人們確認的重要變化,並鼓勵更多人以具體行動改變社會。系列的寫作目的,是希望「 廢墟開出一朶花,亂世守護一畝田 」。由此可見,三大冊的《我的小革命》,可謂活生生的正念行動小故事的大集合,讀來既有趣味,也有意味深遠的啟發性。

由小處做起

例如,喜愛兔子的海綾月,大學時代常在BBS兔版出沒,眼見不少人因為畢業、搬家、就業,無法再養寵物,加上兔子繁殖力強,飼主只好上網尋找領養者,甚至乾脆把兔子遺棄荒郊。有見及此,愛管閒事的海綾月決定開設「海綾月兔兔認養專區」部落格,撮合飼主與領養者。

然而,事情卻比海綾月想像中的複雜。例如,她不久便發現認養糾紛層出不窮,有些兔子被認養後不久便死亡; 甚至有寵物店假冒認養者,騙取兔子。為了解決與減少飼主與領養者之間的糾紛,海綾月在部落格上設立「領養黑名單」,同時咨詢熟悉法律的朋友的意見,設立一份具契約效力的「認養切結書」,約束雙方,而同類糾紛亦因此而大幅減少。

海綾月凡事親力親為,會親自檢視每一份送養申請書,合格才公告供人領養。多年來,「海綾月兔兔認養專區」促成了無數成功領養案例,部落格也成為了台灣重要的寵物社群平台,而海綾月亦一直以淺白的文字,灌輸正確的養兔知識,尊重動物的個體生命,而不僅僅把牠們當成一項物品或自己的財產。

與此同時,海綾月也跟許多愛護動物團體或個人,積極參與動物保護運動,促成「動物保護法」與「特定寵物業管理辦法」修法。可見海綾月跟同道的「小革命」,其實還不小,雖然由看似微小的行動做起,最終卻能夠掀起一場廣澤所有動物的深度社會運動。

小農「革命」

又例如四十多歲的王福裕(朋友稱他為「大王」),本是台灣成大城鄉所的博士生,跟着老師在花蓮規劃行政院委託的城鄉發展計劃時,卻意外的發現,串連當地有機小農銷售蔬果比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更具意義。事情是這樣的,王福裕在花蓮規劃城鄉發展案時,妻子懷孕了;由於長期在農村作田野調查,王福裕熟知慣行農法的蔬果,對人體的威脅很大,於是與兩個朋友到熟悉的有機小農家買菜回來吃。然而,一傳十、十傳百,到他們差不多有四十戶共同採購時,竟有七家小農戶找上門,希望供應蔬果給他們。他由此發現,自己竟然幫助到小農,「原來吃也有力量」。

後來,王福裕放棄攻讀博士學位,開了「大王菜舖子」,專心幫助有機小農賣菜。他效法歐美流行的「社區協力農業」模式,串連本地消費者,直接向當地小農戶取得最新鮮的有機蔬果。一般小農戶的農地不大、產量不穩定,而王福裕則以「社區協力農業」的方式,為這些小農戶打開貨路,也減低因「食物里程」而導致的能源消耗與碳排放。

另外,為「大王菜舖子」供菜的農戶幾乎都經過有機認証,但王福裕在包裝或網站卻並不強調「有機」二字。因為他認為認証是為了解決人與人不信任的機制,而治本的方法,該是重返人與人、人與土地之間的信任。他指出,消費者可以到田裡找他聊天、認識農人、實地觀察,然後再決定是否相信他。 由此可見,王福裕要做的,不單是幫助小農戶重興社區農業,與此同時,也在推動一種新的社會倫理與價值的革命。

革命是否真的很遙遠?一切都只是徒勞無功?從《我的小革命》中眾多的例子,我們知道「正念小革命」就在不遠處。

推薦閱讀:

《我的小革命》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50340

《我的小革命:顛覆主流》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94702

《我的小革命:永續生活》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00566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