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恩人Irene,張俞壽韶

文:心田 | 2014-07-23

一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有很深的感動,由心深處湧出來的感動,眼淚流呀流。Irene,對你的感謝,是不容易用文字說得完的。但是,我一定要為自己表達出來。我要記下,在香港這片土地上,在長洲慈幼靜修院中與你的相遇,多年以來的同行。我要記下,地球上,曾經有這麼美麗的生命存在過。

這麼美麗的生命,是由很深的信仰根基和修行點滴確立出來的。謝謝你誕生在這地球中。你一出生已承受媽媽失去丈夫的痛,爸爸多數在「細媽」那邊。你經歷過不完整的成長背景。謝謝你,兩歲半的時候,被人誤會你患了天花,醫護人員強行抓了你去醫院隔離,以致你經歷了死亡般的驚恐。謝謝你,小學時被老師責罰,胸口掛住一個「我是壞學生」的牌子示眾。你忍受過的孤單、埋葬過的羞辱,都是豐富的資源,好讓你明白許許多多人心中的痛苦。謝謝你,你經歷過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走難的驚恐,也遭受過性侵犯。這些,都造就了一位大師級輔導員的誕生。謝謝你,參加了很多課程,疏通成長過程中的淤塞。謝謝你,早在79年已參加Gestalt完形治療法,80年代參加沙維雅女士 (Virginia Satir) 的課,率先把沙維雅模式引入香港,並在82年邀請她來港。謝謝你,這麼多年來,天天祈禱、靜坐默觀、內省、反思、打太極、書寫心聲,不住抒發內裏壓著的憤怒、驚怕和痛苦。不知多少次,你獨處時痛哭、拳打腳踢的叫罵,甚至講粗口;有時,你也手舞足蹈,雀躍地表達出「內在小孩」的歡欣。你努力的靈修,常常與天主聖神連繫,讓生命不任開展。我一直是認果子不認人的。從你身上,我見到仁愛、喜樂、和平、溫柔、良善、信實、節制、智慧、幽默感、活在當下等種種美德。我欣賞你能非常愛自己、尊重自己,自然能好好愛身邊的人。

天主教徒在她身上見到聖母或耶穌,佛教徒在她身上見到佛陀。

我對她是一見傾心,立即開始修行。真正的師父,是不需要特地「坐定定」聽課、一二三般跟著步驟逐步行的。見到她所結的果子,自自然然被吸引,自自然然想學她,想像她一樣持素、天天靜修,因為也想活出這樣豐盛的生命來。就是這樣,Irene是我人生中第一個遇到的屬靈導師,不過可能她不知道。我要稱她為老師時,她不想,因為她要我和她平等。她在每個人的身上都看到神聖性。她不肯妄自尊大。她就是這麼謙遜,誠心地追求真理。

我多麼有幸,能夠遇上Irene,得她扶持,走上探索內在、越來越了解原生家庭、越來越放下,越來越輕省自在的路上。今年,我又再一次參加她和丈夫Chris 一起主領的沙維雅模式家庭重塑營──一行34人一同努力探索內心,展開一趟又一趟的回家之旅。

窗外有一列姣好的碧綠肚子棕櫚樹,藍天和大海。室內牆壁上懸著一個木製的十字架像,主耶穌被釘在十字架。「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作的,他們不曉得。」Irene哭著,領著一位對母親有極深的恨意的姊妹,跪在耶穌像前。由她口中說出這段經文,觸動著我的心,我這刻更明白耶穌深深的大愛,流著淚,忽然也提升了對人性的了解和愛。Irene說:「每個人都有耶穌的部份。」又說:「人是十界俱具的。」眾人皆有佛性,這不再是停留在頭腦上的虛話,而是我真真實實,藉著她體驗過的。她的爺爺俞叔文曾創辦學海書樓,是虔心向佛的學者。所以她對佛陀有很深的尊重,尤其推崇一行禪師的教導。我信仰的是基督教,非常感謝Irene的啟發,我打開了心,這才能勇敢地跟隨南傳的老師學習覺察。這是一般基督教徒所害怕的。我的神就是這麼幽默的,我要找屬靈導師,在自己教會找不到,卻在天主教和佛教中找到了。Irene是我成長自己、追求真理路上的一盞明燈。

我慶幸我是先遇到她,之後才正式習靜,否則,修行很容易會成為自己逃避成長的繞道。有時隱隱覺得,禪修中心裏的某些師傅最好去見見輔導員。好的輔導員,往往能讓自己審視一些被忽略了觀點。而一個觀點,往往可以影響人一生,甚或幾代,例如重男輕女。

在Irene帶的家庭雕塑中,可以更清晰地了解一個人是怎樣從原生家庭中成長過來的。那麼,爸爸在我的認知中,不再是一個角色,我也逐漸放下對他的責備,不再以為他不夠好或愛我愛得不夠;反而,我能放下指責,明白爸爸從小怎樣在艱辛的環境中長大,受了多少苦楚。幫助我由心情體會這一點的人,是Irene。仍記得11年前她為我做的一幕重塑,我站著呆看那個父親的代表,我有冷漠、對父親有熟悉的鄙夷。心中有些攪動,卻不明所以。此時,她卻哭了出來:「我看到你爸爸的苦……」我才接觸到自己內在的感覺,才能開始由心而發地尊重父親、敬愛父親。由頭腦上的知道,到由心而發的感動,需要很多很多年。此刻,我大哭起來:「爸爸,我好掛念你。我愛你。」經過許多年之後,我終於放下對父親的指摘,尊父親是大的,我是小的。我可以培育出恭敬心,回到自己應有的位置上,不再背負父親的苦。我的生命忽然輕省了,也更有力量。

今年,我想面對心中一個不時會躁動,跳出來攪破壞的小女孩。

「啊!你見到了。」Irene認識我已16年了。她深知我的行為模式,卻一直不道破,等我自己明白。可見她對人有極大的尊重,非常有耐性地,按對方的步幅,點點滴滴地輕敲人的心門。於是,就可以開始了解自己的情緒、背後的渴望,重現原生家庭中一些未了的片段,注入新的洞見,改善了與從前的關係。是的,過去已經過去,但又有多少人真的可以讓過去的過去?許許多多的人,或自知,或無視、或不知道過去的習慣性的應對模式正影響著自己每天作的決定,也影響了身體。

以前每三五年,我就要轉換一個工作環境。內心似有一個想死去的小女孩,甚或是一隻女鬼,會不自覺地把自己陷在失敗中。每過一段時間,就把自己所建立的,一手拆毀,包括婚姻。這個小女孩,有時會突然蹦出來,為人做一些可喜的事,討人歡心;一悶了,就退回去。有時會不顧一切,去做一些認為比較有趣、較激烈的事,不會理會他人會否不便或尷尬。前夫就是很不喜歡我這樣「率性」,又常常轉工,終於離我而去。

Irene叫我多覺察自己的身體。我感受到心口有一種壓力,像被石頭壓著。長久以來都是這樣的。針灸、吃藥、按摩的確有助紓緩。以正念覺察,由得它,也沒有甚麼大不適。但是,這小小的心痛其實是自己長久以來的討好所造成的。我常常覺得自己渺小。我很害怕被否定、被遺棄。討好之後,很自然的就是指摘。「我已經對你這麼畏懼、作出如此讓步了;你怎可以如此待我!」心,就是一次又一次上演這些戲碼,播放一齣又一齣情節老掉牙的肥皂劇。

我是很幸運的,既學習覺察,又能有大師級的輔導員幫忙,令我安全地,又準確地檢視內在的觀點、感受、期望和應對模式。如果我只是覺察心中的壓力,沒有尋求形成及釋放的途徑,可能就會只是一直覺察下去,甚至不理會重壓的感覺會不會離去。

我知道媽媽在懷我時,曾打過三次通經針,想打掉我。

這件事件,造就了我此生的主題:被遺棄的惡懼。既然你不喜歡我,不要我,我不如先下手為強,先不愛自己,先放棄自己。不,我想你喜歡我,讓我努力做好自己,請不要離開我。我會做得更好。我要完美,否則,我就會被人離棄。可是,我不完美,我恨自己……

今天,我隱約見到在母胎中的自己,忍受著被殺、被藥物浸過、不被歡迎的苦。這個非常幼小的自己,大概很生氣了吧!想跳出來搞搞破壞,令自己被看到。這個小小的我,也是很憤怒的吧!想指摘媽媽:「為甚麼要打掉我!」也自憐吧:「我不好,讓我死掉吧!」日子就在狂躁與低沉中上上落落。因為人對媽媽,通常都是又愛又恨的。

怎樣面對母親?這是一生的課題。

問題不是問題,怎樣面對才是。

今年,我被選做一個女兒的角色,我抱著媽媽的腳,媽媽的代表輕撫我的頭。在我心中,與媽媽的愛有了更深的連繫。工作坊中,許多一同成長的朋友,是彼此的鏡子。我頭腦上很同意媽媽殺過我,想打掉我在當時也是沒有法子的事。但實實在在,恐懼很多時仍會阻礙我自在的生活,那個害怕的小女胎,有時仍然會跳出來亮一亮相要人看見。

而愛自己,是持續下去的修行。Irene是我的好榜樣,也是很多遇到她的人的好榜樣。

我對自己有信心,當有痛苦浮上來時,可以不抑壓,接受它,處理它,像Irene般靜處、反省、天天老實修行。我相信,我會漸漸轉化的。黑黑的污泥是肥沃的土壤,可以開出清淨的蓮花。

而我也會努力成長自己,讓自己成為一個越來越自在和快樂的人,結出好果子,並善待我可以遇上的人。

謝謝Irene。祝福你身體健康!平安喜樂!與天主聖神更親近,造福更多人!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