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際遇把我帶到此時此刻--我在香港梅村的十年(一)

文:聽步    圖:聽步| 2019-03-23

今年是香港梅村的十週年,回顧過去總發現很多回憶,決定把這些回憶好好整理一下。記得當年還未接觸正念修習時,自己是怎麼的模樣。那時我是個飽受欺凌、欠缺自信的學生。身體不好、學業不好、人際不好,一切不盡如意,或許今天認識我的朋友不會想像當年的我是怎樣的不同。是的,人生的頭十八年不太好,呱呱落地時帶著先天缺陷,成長階段則往返醫院,做成了壓根底的自卑。在小學中學托不起頭來生活,結果在副學士的那年捱不住倒下來了。

有人說學佛修行有兩種人。第一種是尋找智慧的人,他們福報很好,沒有甚麼大問題,喜歡尋找人生答案;另一類是大災大難,不是惡病纏身,就是經歷風浪,而我大概是後者了。在身體與心靈倒下來的那一年,也是生命得到重新開始的一年。當外在追求走到極限,人便需要回到內在休養。那時的問題是因為自卑感而不斷尋找外在的認同來定義自己,為此曾成為了「街童」、「學霸」等等。後來才發現原來不同的身分不過是基於相同的心理原型,就是那顆希望滿足別人眼光而成就的自己。學生時代需要透過反叛來定義自我,就成為了穿耳帶銀的野孩子;高考落難的時代需要透過奮勇向上來定義自我,就成為了那幾年的學霸。這種由自卑驅動的自大心理待去到了接觸正念修習的幾年後才發現出來,再拿他修了十年才回到本來的面目。如果有人問,這十年修習學到了甚麼,我想我學會了做自己。

這十年的成長實際上與之前的二十九年從不分割。我需要多謝每一個不論是好是壞的際遇,沒有他們的出現,也沒有此時此刻的自己。或許我可以這樣的想:「為何老天就是要給予我這個殘破的身驅?」。我也可以這樣的想:「為何老天就是要給予我傷痛的童年?」。但每當我深入觀察,我能慶幸我的身驅把我帶到香港梅村這個靈性的家庭中,我能慶幸我的際遇把我帶到此時此刻。所謂煩惱即菩提,人生若在「點」上看可能是痛苦,但若在線上看就明白其中的道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