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的香港夢:六根清靜

文:關伯倫 | 2015-03-06

新春期間,除了自己的個人夢想外,我還有一個香港夢,因為我愛香港,愛這個都市獨一無二的文化和生活。這時我的耳邊突然響起約翰‧連儂 (John Lemon) 的名曲 Imagine。有一句歌詞是:“You may say I am a dreamer, but I am not the only one.”,「你可以說我是個造夢者,但我並非唯一的一個。」

也許因為自小有位智者的說話烙印在心中:「不要懷有渺小的夢想,它們無法打動人心。」我這個香港夢很大,包括優質教育、社區發展等的範疇,因篇幅有限,未能在此盡說,待接下來的拙文,再與各位分享。

眾人皆知,香港的環境汚染十分嚴重,不容坐以待斃了。可是,空氣質量差、水質差、噪音等問題之外,還有一種另類污染。近年雨後春筍的大大小小網上討論區或論壇並不是用作討論,而是用作謾罵之用,稍有與己方不同意見的留言時,就是非我族類,勢必群起而攻之。不同立場的兩方猶如十世冤仇,動輒破口大駡,甚至粗言穢語,嚴重污染人們的六根。他們都自以為擁有真理,但其實只是觀點而已,包括我所講的一切,量子物理學亦有印證這一事實:「沒有任何被觀察者是不受觀察者影響的。」

我夢想香港是一個縱使不能令人六根清靜,也不至於令人六根嚴重污染的地方。所謂「六根」,在佛家是指眼、耳、鼻、舌、身、意。唯一能令此夢成真,就是大部分人都有共贏的理念,即是情理兼備,透過合理地滿足持分者的需要,以獲取己方的利益,最終令大家皆有得益。不諱言,共贏是難能可貴的理想目標,很難實現,但並不是絕對沒有可能。事實上,無論你喜歡與否,在現實世界裡,沒法總是我贏你輸。

還值得一提的是,中國人一向重視仁義。「仁」的字形由「二」和「人」組成,其內涵是不可光愛自己,還要愛別人也。「義」者,「宜」也,合適的意思。希望大家在攻擊別人的時候,都堅守仁義的原則。

維護言論自由是無可爭辯的,爭辯甚至激烈批評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引擎;不過,小弟認為前提要有3R:尊重 (Respect)、理性 (Rationality) 和道理 (Reason)。怎樣貫徹呢?不同立場的雙方應將人和事分開,以同理心設身處地進入對方的內心世界,讓對方感受到被尊重。關注己方利益的同時,也考慮對方的利益。盡可能採用客觀標準,共謀良策,尋找互惠的替代方案。那麼,污染六根的嘈音必然大量降低。

總而言之,希望我的香港夢並不是小眾的願望。香港曾經累積了不少寶貴經驗,只要大家同心協力、共同努力、協作融合,必能創造一個圓夢的好環境。我的香港夢縱使踏實,但現實歸現實,很難在羊年圓夢。即使有追求圓夢的雄心壯志,卻不應苛求圓夢,否則很容易掉入沮喪或憤世嫉俗的深淵。古希臘哲學家亞里士多德 (Aristotle) 說得好:「希望是醒着的夢」(Hope is a waking dream)。無論如何,命運在自己手中,一切由自己做起,我會時刻抱着希望,並付諸行動,我的香港夢才有望實現!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