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我真正需要是甚麼?」──聆聽你內在的聲音

文:張仕娟 | 2019-11-06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九月,初到法國梅村參加秋安居時,梅村新村的住持慧嚴法師問我:「Christine,妳這次來渴望達到甚麼目的?」我毫不猶豫地回答:「我希望給香港送上正面能量!」慧嚴法師斬釘截鐵地說:「不要繞圈,別把焦點放在外面,我要的答案是關於你自己的,妳希望自己能得到甚麼?」她的氣勢把我嚇倒了,停頓一會兒後,我道:「來這裏之前,我身心一直都是裝滿香港的事。這趟來,我真的沒有甚麼個人的期望,只想香港能平靜下來,希望香港人能離苦得樂,大家能和而不同,和諧共處。在這裏修習,我不能實質為香港做甚麼,只能誠心送上祝福,將修習的美好能量送回香港。關於我自己想得到甚麼?讓我沉思一下後再回答您,好嗎?」

沉靜下來,腦海中浮現了我的非暴力溝通指導老師、耶穌會神父Fr.Chris。一天,我問他:「靈性生活最重要的修行是甚麼?」他答:「最重要的是聆聽自己的內在聲音!」於是,我便以「聆聽自己的內在聲音」為我是次修行的目標。

細聽內在聲音,形形色色,有強有弱,有顯有隱。它會表現在我的行為、說話、睡夢中,也出現在我的思想中,或呈現在我的身體知覺及内心感受中,或潛藏在我摧帶的能量中。我會特別留意那些讓我感到愉悅和不愉悅的「聲音」。循著這些「聲音」往內探索,我發現了很多未曾理解自己的部分,非常療癒與滋養。

這裏分享其中一種「聲音」──我攜帶的能量。上星期經過幾天的止語(Noble Silence)修習後,我清楚看見我內裏慣性攜帶著各種「負面」能量──報復、懲罰、苦澀、拒絕、受害、不足夠的能量。這些能量外顯出來的行為是停止與他人溝通,躲藏起來,「收聲」不説話;不敢真誠地表達真實的感受;很容易煩躁;會因別人的一句話、一個行為引發情緒;拉長臉孔;很想懲罰自己也很想懲罰他人,想別人感受到失去我的痛苦;跑開卻又暗地期望別人前來關心、慰問自己,但當別人真的伸出雙臂迎接自己時,我又用力推開,拒絕別人好意,不允許別人靠近;投訴所愛的人不愛自己;或與相關的人斷割等等⋯⋯我留意到我的注意力是放在外面,期待別人能做些甚麼來滿足我的需要。當然,一切只會落空,甚少滿足到我的需要,我常感不足夠、缺乏甚麼的。失望生起,繼而憤怒、絕望,衍生這些負面思想:「沒有我,看你怎樣存活?看你怎麼快樂起來?」、「你不重視我,我也不會看重你!」、「走開,別煩我!」總之心態是不允許你快樂,也不容許我快樂。

覺知這些能量,也承認自己有這些能量,並接受它們,也接納那些行為反應。它們都存在我的身體中。吸氣,呼氣⋯⋯我邀請自己停留在身體上,去感覺它的痛、它的緊。深深地感受它、經驗它。感受到內心苦澀,肩背酸痛,頭部與頸部以下失去連結⋯⋯允許一切身體的知覺及內心感受浮現,與感受同呼吸,與眼淚同呼吸。指導法師說哭是可以的,但要記得呼吸,哭與呼吸同在,才能有真正的釋放。我坐下,陪伴自己,用雙手擁抱自己,百分百地與自己同在。

陪伴,擁抱,我平靜了。往內探索問:「我真正需要是甚麼?」徐徐呼吸,答案慢慢展現,原來是我需要接納和理解!「親愛的,我聽到了,我在這裏為你而在,正在學習接納和理解。」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