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戒壇警鐘

第270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02-07

要能披剃、受戒,做一個真正的出家人,需要有善根、福德因緣。

多年前,我承師命到台灣高雄受三壇大戒──沙彌尼戒、比丘尼戒、菩薩戒。有大約二百位來自台灣本土,和世界各地的戒子來求戒,大家海會雲集,心誠意切。對一個剛出家的戒子來說,受具足戒是人生大事。

戒期為期約一個月,除了上戒律課、聽開示、早晚課、懺摩、背誦和演練受戒儀軌外,戒子們都聽從戒師父們的教誡,把握早晨或午後的短暫空暇,誠心禮佛求懺悔,祈願業障銷融,能順利圓滿三壇大戒。

在短短的一個月裡,戒子們都面臨許多障礙,其中以病苦為主。

有位來自美國的戒兄[1],年近五十,她雖然是外國人,但很嚮往大乘佛法,希望受完戒後回到美國,好好持戒,用心弘揚佛道,饒益西方人。可是她剛到戒場不久,未受沙彌尼戒已哮喘病發作,喘得很厲害,加上有其他疾病,身體又比較肥胖,不但不能禮拜,連久立也成問題。她初時還很有恆心,但身體一日比一日差,最終受完沙彌尼戒就被逼抱憾離去了。

另外一位戒兄,年紀稍大,但身體相當硬朗,也很用功,平日需要背誦的儀軌和演習的功課,她全部都能跟上。但受過沙彌尼戒後,她就咳得很嚴重,咳嗽時肺裡轟隆作響,有痰卻無法咳出來;去看醫生,醫生勸她入院治療。眼見快受比丘尼戒了,她跟常住商量,最後得到同意,受完比丘尼戒才離開。

受比丘尼戒當天,大家內心如臨大敵,深怕不知在哪一分鐘,會發生什麼事,障礙受戒。每個人的心都很殷重、慎重。引贊師父安排我們三位班長,照顧那位患病的戒兄,她羸弱地跪在佛前、在三師七證前虔誠禮拜答話,承諾盡形壽好好持戒,盡形壽續佛慧命。好不容易受了比丘尼戒,還沒有受菩薩戒便入院了。

感冒菌肆虐地在戒場散播,病的人一日比一日多,咳嗽聲一日比一日厲害,報名看病的隊伍一日比一日長。我生大怖畏,加緊拜佛、禮懺,心更懇切,因過去聽太多經歷,一旦業障現前,冤親債主會來障礙。

好不容易等到第三壇──傳授菩薩戒,即戒期圓滿的前一天,大家正忙着在浴室外剃頭,一位戒兄動作緩慢地、有氣無力地剃着頭,見她唇色蒼白、面色發黑,我便過去慰問,她卻不答話。翌日,還有二、三個小時戒壇即將結束,突然見她奄奄一息躺着,說呼吸困難,臉色更難看了,趕緊請引贊師父來,一看便說:「馬上送院!」聽說,約一週後她便往生了。

還有一位外國來的比丘戒兄,受完戒後,和幾位戒兄一同駕車外出,卻遇上了車禍,斷了腿。

在肅穆莊嚴的受戒堂上,在餘音遠播的晨鐘暮鼓聲中,戒師父們諄諄善誘,傳授身為出家眾應有的僧格教育,我們摯誠懇切,銘記在心,依教奉行。

我常警醒自己,為什麼要割愛辭親出家?受大戒只是當出家人的開始,不是目的,受戒後任重而道遠。近百年來社會的生活模式起了顯著的變化,現代科技、資訊太發達、太先進了,如何在傳統的佛教思想中發揚應世的慈悲精神、普渡眾生?要自利利他,要承擔如來家業,先要抵受得貪慾引誘,否則自己很易成為自己的冤親債主。

 

[1] 同期受戒的出家眾,不分男女,皆互稱「戒兄」。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