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打香板

文:傳燈法師 | 2014-04-02

在韓國,我看見禪堂所用的香板,是由兩條竹板合成的,中間有空隙,打下去會發出響亮的「啪、啪」聲,那主要是竹與竹之間碰擊的聲響,跟我們在台灣、香港禪堂常見的香板不一樣。

我曾參加過不少禪七,期間一定有主七和尚負責打香板,當人昏沉或妄想太多時,香板就會打下去。我亦曾有被打香板的經驗,整個人立刻清醒、振作起來,但亦聽過被打的人會嚇一大跳,也有人因而起煩惱:為什麼打我?

以前在叢林負責打香板的禪師,一定是開了悟或有天眼通的,他們在禪堂見到修行的人,如果身體發出灰暗的弱光,表示他的魂魄不在,即使坐得好也只是在打妄想,這個時候禪師的香板就會打下來,將妄念打走,令正念提起。

無論修什麼法門,最重要是專注。有些人坐在課室卻聽不到老師講課,坐在法堂卻聽不清法師說法,甚至看完電影,也無法說出電影的大綱內容。為什麼?就是心散亂。我們學習靜坐,是訓練身心合一,身在哪裏心就在哪裏。無論做什麼事情,心要緊緊相隨,無論用什麼途徑,只要能夠達到身心合一,做事才能成功。

很多人靜坐時很快就睡著,有些睡到東歪西倒,口水流出來,甚至打呼嚕也不知,還強辯自己坐得很穩很定。如果連覺察自己的能力也沒有,又怎能在修法和修道上有得著呢?

出家人頭上大多數有香疤,三個、六個、九個,或者十二個,但通常都是九個;但有些地區,政府卻不批准燃香。以前的師父,不會替弟子一次燃幾個香,因為頭頂是神經線的集中點,燃一個香疤最少會痛十天,弟子在禪堂靜坐時,痛就會集中在頭頂上,為了忍痛,專注力便集中在頭頂。十日過去,第一個香疤不痛了,再燃第二個。又過十天,一直至第九個,持續痛了九十天,弟子的專注力便練就了。

我們最初打坐,前半小時通常都會很舒服,因為心散亂,在打妄想。半小時過後腳開始麻痛,注意力自然就轉移到麻痛上,這時候連打妄想也不能了。

除了打坐,誦經、持咒也能培養專注力。一個人越專注,眼神就會越明亮。別小看專注力,透過它,我們甚至能以意念移走身上的疾病。曾有幾次衍陽師父有演講,但巧逢身體極度不適,師父便是用專注力轉移病痛。

請照照鏡子,看看自己雙眼是否放光?是否炯炯有神?如果不是,就知道是你的心散亂,要趕緊培養專注力了。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