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把《如夢幻泡影》幻化成聲音的實驗旅程 —專訪音樂人于逸堯、盧凱彤

文:李玉櫻    圖:佛門網,部份圖片由進念.二十面體提供,特此鳴謝。| 2014-08-05
平常一拿起結他就彈個不停的盧凱彤(Ellen),演出《如夢幻泡影》一劇後,反覺留白更有力量︰「就是用力掃完結他弦,然後手一放消音。那一刻,那個沒聲的狀態才最強大。」平常一拿起結他就彈個不停的盧凱彤(Ellen),演出《如夢幻泡影》一劇後,反覺留白更有力量︰「就是用力掃完結他弦,然後手一放消音。那一刻,那個沒聲的狀態才最強大。」

當中有一幕,舞者前去伸手掃她的結他一下,盧凱彤(Ellen)頓時覺得很有感覺︰「嘩,那一刻是真正的互動﹗整個演出頓時很有張力。」她回想起《如夢幻泡影》音樂舞蹈演出中最難忘的一幕,神情瞬間變換成驚奇的模樣,似乎回味那一揮即就的一刻。


音樂人眼中的「如夢幻泡影」﹖

本身不是佛教徒的Ellen,擔當進念.二十面體主辦的《如夢幻泡影》一劇中的結他演奏,因此表演才初次接觸「如夢幻泡影」的概念,她先用了自己的方式去感受︰「之後才再看經文的注解,我覺得當中『如』字最難表達。」探索如字的過程中,讓她發覺這世界有很多時都是「如我們形容一般去存在的」,她感覺︰「可以是如花、如詩、如風、如綠草,存在是因為我形容到它,要如何形容我腦裡的概念,才能讓這個概念在別人的腦內也栩栩如生呢﹖」結果她用最大的「嘈音」去做這個「如」字的處理︰「刺耳的音色為何就不算是音樂﹖」為突破大家對音樂的框框,每次她參演《如夢幻泡影》時,都會選幾支最多用途的結他,「在台灣演出,我拿了一支雙頭的、一支只有一條弦線的、一支可拍打的結他,就為了要做到結他不像結他音色的效果。」

曾參與《華嚴經》舞台劇音樂設計的于逸堯,這次擔任《如》劇的音樂總監,認為「如夢幻泡影」讓他聯想到音樂的本質︰「音樂是觸摸不到的,是一種很抽象的存在。即使寫在樂譜上的音符也不能代表音樂存在,有別於其他的表達方式,它的存在只在弦線振動的一刻,過後便沒有。」

「巴哈有首作品,原本是寫出來給管風琴彈奏的,若我們改用弦樂或電子樂器去演奏,聲音不同了,那它還是不是原本的作品﹖ 」于逸堯發現,很多人只喜歡聽現場演奏,覺得沒經過修飾的才算得上是真的音樂,但怎樣才算是真﹖他比喻︰「即使盧凱彤在我身邊,我聽到她彈結他的過程,也得經過弦線、空氣振動、耳朵接收等等,還要我在這之前聽過結他聲,我的腦袋才能感知它是結他聲。這和透過錄音去聽那一段音樂,分別在哪﹖ 當她彈奏的時候我的心在想什麼﹖有什麼感受﹖我是否又能完全感受演奏者的感覺﹖」

于逸堯、盧曉彤大談在今年三月在台灣演出《如夢幻泡影》舞蹈音樂表演時後台間的趣事,以正能量對話作互相支持。于逸堯、盧曉彤大談在今年三月在台灣演出《如夢幻泡影》舞蹈音樂表演時後台間的趣事,以正能量對話作互相支持。


實驗性的音樂舞蹈旅程

「大家可以一起去想這個問題,也不一定需要有答案。」《如》劇以實驗性質登上舞台,並沒有指定目標或效果,純粹想分享問題,了解其他人的看法;Ellen則覺得,沒有標準答案反而是《如》劇的成功之處︰「這種表達形式很有餘韻,在台灣演出後設分享會,九成人都留了下來,他們對這個演出都有很多問題想發問,我覺得很感動。」

「因為沒有樂譜,要讓結他和舞蹈演出互相擦出花火,全都是即興的彈奏,所以需要很專注。」《如》劇中Ellen為舞蹈作結他伴奏。在台上觀察著舞蹈員狀態的她,既是觀眾卻又同時是表演者。彈得一手好結他的Ellen,和結他有深厚的默契,按她形容,就像兩個小孩子在舞蹈員之間穿插。當她看到一位很嚴肅的舞蹈員出場,她就會俏皮地刻意彈奏些幽默的旋律,又或者索性留白不作任何彈奏,這樣創造了一種強列的反差,呈現出張力, 這個過程訓練她對自己每一刻身處的狀態變得敏銳︰「彈奏的那些旋律並不在記憶之內,那是隨著內心狀態改變而創作出的一種新的音樂。」

九月《如》劇將會在香港首演,這次演出可有什麼新的元素﹖她回答得很妙︰「現在的我跟三月時的我已經不同了,人是不停改變的。」


從心的交流改變狀態

「在演出期間,我不斷找一種適合的狀態去迎接一場表演,有些時候可能需要放任,有些時候則需要專注。」整個演出都是在Ellen和舞者的狀態交流,她因此需要留心自己的狀態︰「在後台準備演出時,我會和于逸堯談天說地,講講音樂、逛街、美食,每次我在對話中會察覺自己,然後我感知自己今天的狀態有點磨蹭;有時候又太興奮。」

于逸堯則會把握在後台的聊天時間,調整表演者的狀態︰「因為在她準備演出前的說話會直接影響表演,我會說一些令人感覺舒服的話,令她在上台時放心,並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

正面語言的能量不容小覷﹗盧凱彤說出那個難忘的經驗︰「某次還有半小時就要上台,後台裡沒半點風,我感到翳焗,就提出調校一下冷氣機。大家說今天的冷氣機有點問題,就只能這樣了。于逸堯在這時候站出來說︰『怎麼可以﹖你還得待在後台半小時呢。』」15分鐘之後,盧凱彤突然感到有陣風吹來,回頭便見到有個座地風扇直直的立在門口,風直吹到房間。那電線還插在拖板上,她聯想到電源必來自更遠的地方,肯定費了很多工夫才有這個效果。「其實那陣風不是真的讓人感覺涼快,而是我的一個小小要求,有人這麼認真對待,感到被關愛和重視。」她一直都惦記著這件事,那天晚上,她感覺自己的狀態回復到良好的水平。

本身是結他發燒友的她,平常一拿起結他就彈個不停,演出《如》劇之後,反覺留白更有力量︰「就是用力掃完結他弦,然後手一放消音。那一刻,那個沒聲的狀態才最強大。」

如果要讓他倆大膽假想,把這套劇搬到任何地方,兩人異口同聲的表示,能呈現強烈音樂共鳴感的空間是首選,于逸堯說︰「我想在教堂演出,你看唱聖詩時那共鳴多悅耳﹗」Ellen大膽假想︰「山洞應該不錯﹗那回音很強,有沒有觀眾都沒關係。反正山洞就是人類的原產地嘛﹗」

《如夢幻泡影》

主辦及製作︰進念.二十面體
日期及時間︰19-20/9 (Fri, Sat) 8:15pm
21/9 (Sun) 3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節目查詢︰2566 9696
票務查詢︰3761 6661


伸延閱讀︰

《如夢幻泡影》(香港) 宣傳片01 Dream Illusion Bubble Shadow (HK) Trailer 01

舞蹈空間DFT - 盧凱彤現場音樂演奏 - 談《如夢幻泡影》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