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金鼠賀年篇-ads

探索藏傳佛教的治療修行:專訪Tulku Lobsang

文:Lyudmila Klasanova    圖:Lyudmila Klasanova| 2017-08-28

根據佛教信仰,心是一切問題的根源,包括我們所感受到肉體上的不適。因此,佛教對付病症的傳統方法採用整全的取向,糅合了改變色身和心念的治療技巧。在藏傳佛教中,西藏醫學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其理論提出要長期維持治療效果,就不能單靠藥物和其他治療方式,更需要同時針對源自心念的因素;若果不能根治心念,各種問題會重複出現。

我有幸於4月6至9日在西班牙馬略卡參加了佛法導師兼醫師Tulku Lobsang仁波切的課程,得以探索藏傳佛教的治療修行。

由提倡「內在醫療」的Nangten Menlang Islas Baleares在馬略卡籌辦的課程,包括了於該島首府帕爾馬舉行的公開講座,題為「開發我們的治療潛能」,以及在卡爾維亞鎮進行的氣脈(可算是西藏式的瑜伽)靜修。在兩項活動之間,Tulku Lobsang也以西藏醫學的醫師及靈性導師的身份提供醫療診斷。他會藉著把脈觀察各器官、血液及三種體液(風、火、黏液)的狀況,然後建議用營養、身體運動、呼吸或禪修等方法來處理體內的不平衡。

在帕爾馬舉行的講座中,Tulku Lobsang向來自世界各地的出席者解釋,我們可以透過解決負面情緒及運用自己與生俱來的治療能量獲得快樂和健康。天氣、食物和行為會影響健康,但是負面情緒卻對人體有直接影響。他強調,恐懼是另一個會引發健康問題和招惹病症的因素。上述各項都是健康和快樂的真正敵人。

在講座中,Tulku Lobsang將病症分成三類:環境條件的病症,是由天氣或錯誤行為導致的;由業報造成的病症,那是較難處理的;以及由心念投射產生的病症。訪問時,我邀請仁波切闡述醫治最後一類病症的方法。他解釋:「我們對由心念投射產生的病症認識很少,因此難以發現,有時診斷也會變得複雜。病人有徵狀,但是醫生卻找不到問題所在,即使你感到不舒服,醫生仍說你是健康的。」

仁波切認為,這些問題可以由身兼西藏醫師和佛法導師的人,運用西藏醫學和驅病的修行方式來處理,給予適當的建議、指引和祝禱。不過,在西方靈修往往已給心理學和心理治療取代。他這個說法引發我的好奇心,問他驅病的修行方式指的是甚麼。仁波切答道:「這是指某些佛教儀式,藏傳佛教接受薩滿主義,這不屬於我們的基本修行方式,但卻是我們文化的一部分。」

Tulku Lobsang形容情緒問題為一種特定的病症,需要以深層的佛教修行來治療。這些病症通常要花較長時間來治療,因為像愚昩、憤怒、執著等負面情緒是深深植根於我們的心念之中的,需要特別的醫生,既能像佛陀那樣解救苦難,也能以大慈悲和大智慧用藥。他建議,如果大家有「正常問題」,就應該去找醫生、心理學家或心理治療師,但是如果大家有更為特別的問題,已超越醫學和心理學所能應付的範疇,那麼佛法或其他靈性的教化會有幫助。

西藏醫學以整全的取向作治療,考慮病人的整體狀況:處理他們的肉體、精神及情緒健康、生活方式,以及他們與環境的互動。仁波切是執業的藏醫,依循以下的取向:「如果你是好醫生,就需要觀察整體,這樣才可以深入細節,但是你不能失去整全的視野,因為一切是互相關連的。」

除了向醫生或靈性導師尋求協助外,Tulku Lobsang也教導我們如何運用與生俱來的治療潛能。自我治癒的修習來自心念的力量:「生命是心念的投射。而心念是宇宙間力量最強大的工具,具備使你快樂或悲傷、健康或生病的力量。如果心念在做我們想要的事情,那是對心念局限的解放。這是我們要訓練心念,以及培養智慧和慈悲心的原因。」

在帕爾馬,Tulku Lobsang教授了我們三個運用心靈無盡潛力的自我治癒練習:自然的力量、對立的力量和形象化的力量。第一項要求我們接受心的自然狀態,也就是將心完全放鬆。而對立的力量則指我們與其抗拒患上的病症,倒不如接納它:「我喜歡這病痛,想要更多。」仁波切指出,這個意念聽起來很瘋狂,但是若大家循這方向修習,心念就會逐漸改變。至於形象化的力量則包括將我們的肉體形象化為亮了紅燈的空虛治癒身體。這項全面的治療練習可以減少痛楚、釋放身體內的壓力,以及移除心心念的障礙。

由Tulku Lobsang領導、在卡爾維亞鎮舉行的氣脈靜修是令人得到治癒和耳目一新的經驗。氣脈練習要求我們屏住呼吸來移動身體,來將由「氣」和「脈」組成的體內系統中的障礙物釋放出來。按照西藏醫學的理論,氣脈健康是我們肉體和心理健康的基本。這種傳統的西藏練習旨在治癒我們的氣脈。當脈能打通,氣可以自由流動,這種能量就能用作自我治癒和治療他人。

當然,我們需要有適當的外在和內在條件,才可以培育我們的治療潛能──外在的包括適當的地方和環境;內在的包括適當的動機、情緒狀態和認識。像馬略卡的多個海灘那樣具備靈性和平靜的地方,無疑可協助我們連繫到自然的力量,從肉體或精神的問題復元過來。不過,按照佛法,最主要的治療者是我們的心念。心念是我們所居住世界的創造者,是我們部分苦痛和病症的成因,但也是治療的方法。或許我們可以說,心念是這本題為「生命」的書的唯一作者。或許在心念以外還有更高層的東西?佛陀的笑容可以解答:「真理在於中道。」

原文: https://www.buddhistdoor.net/features/exploring-the-healing-practices-of-tibetan-buddhism-interview-with-tulku-lobsang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