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探訪原始佛教聖地──記斯里蘭卡之旅

第221期明覺   圖、文:陳慧儀(Carrie Chan)| 2010-11-24
斯里蘭卡之旅大合照。前排右二為筆者,中間右二出家人為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斯里蘭卡之旅大合照。前排右二為筆者,中間右二出家人為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
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樹)獻花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樹)獻花
Jetavana 佛塔非常宏大Jetavana 佛塔非常宏大

我的心總是難以安靜。這次一行二十九人到斯里蘭卡之旅,在參與組織安排的過程中,我生怕這個做不好、那個會否出問題(應該是信心不足吧);在「忙亂」中,未能好好觀照自己,未能安住自己的心,而此行就是一個洗滌心靈、教人觀心的奇妙歷程!

此行的緣起是為了探訪我們的老師──於港大任教巴利文的Ven. Professor K. Anuruddha,大部分團友皆是他的學生,包括筆者在內;當然,也不忘藉此暸解這個滿載佛教歷史文化的國家。

XXX

甫到達哥倫坡(Colombo)機場便有三名團友遺失了行李。在相當於香港時間凌晨一時多的時候,拖著疲乏的身軀,首次經歷這種場面的我,內心不期然產生不安的感覺,想到遺失行李的同學們一定很焦急了。但他們的安靜不單釋了我的疑慮,更使我明白日常修持的重要──若境界來了,心不動搖,煩惱自然減少。想不到在第一個「景點」便獲得一個很好的修習機會。

在當地導遊(法師的弟子)和Maggie團友的細心安排下,我們翌日懷著期待的心情前往Sati Buddhist Centre 探望 Bhante (巴利文,即法師,這裡指Professor Anuruddha)。Bhante站在二樓平台向我們微笑,望著Bhante 的面容,那種久違而熟悉的溫暖感覺又出現了。每次見到Bhante都有一種莫名的喜悅,他那無憂、知足與快樂的神態,能喚醒人的赤子之心,讓人無牽無掛。Bhante帶領他的一名學生(出家人)為我們誦讀巴利文經。雖然我不是很理解經文內容,但也感到平安。參觀Bhante建立的佛法中心,享用他為我們準備的茶點,跟他合照等等,都是很難忘的點滴。

其後,我們北上向著Anuradhapura進發。Anuradhapura是著名的佛教聖地,很受遊客歡迎。參觀的第一個佛教景點是Jetavana Stupa;Stupa是塔的意思。相比在中國內地所見的塔,斯里蘭卡的佛塔真是又圓又大,加上在塔邊安裝了射燈,整座塔晚上就好像會發光的龐然大物!我們都被這個殊勝的情景深深的吸引著,實在是太美了!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夜遊佛塔呢!住持法師接待我們,除了為我們唱誦經文,還送上熱茶及很像黑糖的棕櫚樹糖,很有地方特色。我被委以重任,向法師呈上大家的供養;戰戰兢兢的我表達得結結巴巴的,真的不好意思!

第三天,我們首先到Mahavihara (亦即Great Monastery,大寺院的意思)。在這裡再次得到住持法師的祝福,兩位同行的衍德法師及法星法師代表我們及眾生到Sri Maha Bodhi (大菩提樹)下獻花禮拜。

當天中午,又回到Jetavana。為什麼?這是導遊精心設計的特別節目。她跟Maggie訂製了五百支佛教旗,好讓大家一起把佛教旗圍繞佛塔一周。我原以為這是一件很簡單的事,大家的智慧具足,事情又不是很複雜,應該很快可以完成。但Jetavana Stupa實在是太大了:當團友拿著若干旗幟分頭四散,很難瞭解彼此情況,加上風勢頗大,旗幟不時移位,甚至給吹攏到一角;一時之間,事情好像膠著了。幸好,有團友自發當統籌,在一番努力下,總算完成了行動。這也讓我們再一次體會人與人之間是需要溝通和無私合作的。

XXX

第四天,世事無常,原本安排的行程有變。導遊建議我們改變計劃,從而看到更多佛教遺跡。經過討論(和內心的掙扎──錯過另一個本來應該到的景點) 之後,大家決定隨喜到Polonnaruwa去。

Polonnaruwa 位於斯里蘭卡的東部,是古時政治與宗教中心。在那裡,我們見到不少寺院的遺跡,並參觀多組大型佛像石雕。在臥佛像前,我們做禪坐練習。不知是因為那殊勝的環境,還是因為大家一同修習的緣故,雖然只是坐了五至十分鐘,內心清明而喜悅的感覺卻油然而生。

離開Polonnaruwa之後,我們便前往位於中部的Kandalama Lake地區。這個地方實在令人難忘。我們到達酒店時已入夜,無法一窺它的全貌,只知這個依山而建的酒店極具大自然的風味。淋浴間及洗手間的外牆均用玻璃建做,有團友早上淋浴時更和猴子相互對望呢!可惜逗留的時間實在太短,來不及湖邊漫步及飽覽風景,便要離開了。在車子開出不到二十分鐘左右,有團友發現自己不小心把內有財物的小背包遺留在酒店門前。坦白說,我一方面期望團友可以尋回小背包,另一方面估計財物可能早已給人撿去了(在香港生活,有這種想法是很平常的!)。驚喜的是,導遊致電回酒店後竟跟我們說,有職員拾了小背包並正等待著我們去取回,斯里蘭卡民風之純樸可見一斑!

由Kandalama Lake到Kandy,沿途風景皆好。Kandy的首站是The Temple of the Tooth (意即佛牙寺),內裡擠滿信眾,尤其是很多媽媽帶著剛出生的嬰孩來禮拜。原來,這是當地的宗教文化特色。導遊又一次帶給我們難忘的體驗──親近佛牙舍利!在Kandy 湖邊的書店,原來有很多佛學書,令大家非常雀躍,選購了不少,有同學更要用箱子裝載,我也買了不下十多本呢!

XXX

不知不覺,已到旅程的尾聲。由中部的Kandy到Ahungalle約需六個小時的車程,Ahungalle位於斯里蘭卡的西南部,臨近海邊。海岸線連綿不絕,濤聲回盪,早上在海邊漫步或是靜坐禪修,心靈份外澄明。在Ahungalle,我們參觀了海龜養殖場,小海龜非常趣致可愛,其中亦有被船隻弄傷的海龜。該處曾受海嘯破壞,海龜養殖場除了宣揚保護海洋及生物的信息外,更協助籌募經費重建災區。

下午回程到哥倫坡,最後一站是Kelaniya Temple。夜遊寺院,但覺清涼。寺內佛像建築繁多,但由於趕半夜的航機,大家只好快快的走一圈,向住持禮拜後便離開。

雖然我們學習要放下,不要有所執著,但此行的所見、所聞及所感,令我常常細意回味。我相信是因為斯里蘭卡的純樸簡單,能提示我要找回自己的初心,懂得感恩知足吧!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五日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