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搞搞新意思?——「21世紀佛法的定位」講座略記

第297期明覺   圖、文:Peter Mao| 2013-03-06
討論開始前,法護法師(左)示範、衍空法師說明怎樣用靜心板-港大佛學研究中心當天致送各嘉賓講者的禮品。討論開始前,法護法師(左)示範、衍空法師說明怎樣用靜心板-港大佛學研究中心當天致送各嘉賓講者的禮品。
四位講者妙語如珠,不時引起滿堂笑聲。左起:倪啟瑞先生、法護法師、衍空法師、梁文道先生。四位講者妙語如珠,不時引起滿堂笑聲。左起:倪啟瑞先生、法護法師、衍空法師、梁文道先生。
衍空法師提出在21世紀弘法要懂得變通以呼應時代的需求衍空法師提出在21世紀弘法要懂得變通以呼應時代的需求
梁文道先生提出一些以佛教形象包裝的商業行為,不堪作為現代弘法的借鏡對象。梁文道先生提出一些以佛教形象包裝的商業行為,不堪作為現代弘法的借鏡對象。
倪啟瑞先生分享舉辦青年活動的經驗,發現東西方青年對佛教的印象截然不同。倪啟瑞先生分享舉辦青年活動的經驗,發現東西方青年對佛教的印象截然不同。
法護法師主張弘法要走入社會大眾,特別是用年輕人認同的方式,才能產生好的效果。法護法師主張弘法要走入社會大眾,特別是用年輕人認同的方式,才能產生好的效果。

一個平常的星期六下午,大家會做什麼呢?去酒樓吃下午茶?逛商場shopping?還是乾脆呆在家裡呢?

就在上星期六(2013年3月2日),不少人去香港大學參加了一場免費講座,講座題目為“21世紀佛法的定位”。佛法在不同的年代均有其獨特的演繹,在21世紀的新環境、新形勢下,她如何回應人們的訴求?佛教經過2500多年的發展,在傳統與創新之間,該如何去平衡和取捨?

講座由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佛門網聯合主辦,東蓮覺苑贊助,並經佛門網B頻道作全球視像直播。當日全場滿座,没有座位的都坐在樓梯上了。反應如此熱烈的原因,除了是講座的主題吸引外,當天的講者亦是一時之選,包括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總監釋衍空法師、佛門網總監法護法師、資深傳媒人梁文道先生和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校友會會長倪啟瑞先生。

衍空法師先作開場白,講到在佛教的歷史上,不少大徳都因應時代的變化,對佛法作出合乎時代觀念與地方文化的演繹,將正見融入世間法,善巧地弘揚佛法。踏入了21世紀,我們實有必要去探討佛法的傳播該如何變通以呼應時代的需求。

佛教在現代社會的形象

隨著衍空法師開展的引子,幾位講者就佛教在現時市場主導的社會中所表現的形象討論起來。討論焦點先落在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的碩士課程招生單張上,今年單張的設計創了新猷:以卡通形式繪畫一個少女,用自在觀音的姿態坐在一彎新月上,目光望向“In Search of Sustainable Happiness”(尋找可持續的快樂)的字句,也就是今年的宣傳口號;其設計意念來自衍空法師(詳情可參看佛門網B頻道的訪問)。不少人卻對此設計有意見,認為太過前衛了,不符合“佛教的形象”。梁文道先生則認為其實在内地和外國,人們演繹的佛教形象比這個更大膽得多;眾講者也認同佛教從釋迦牟尼佛開始就是革新的、進步的及合乎時代精神的,所以大膽或新潮本身並非問題所在,倒是藝術形象或圖像符號背後傳達的信息需要認真看待。

梁文道講述了令他啼笑皆非的反面例子:有次去西安,正對佛教名勝大雁塔前廣場上豎立的玄奘法師像讚嘆不已時,卻發現立像對開的街道上,開了一列的烤肉店,還有一間接一間的酒吧,甚至稱“酒吧一條街”,一片燈紅酒綠,與莊嚴的三藏法師像形成強烈對比,教人哭笑不得。而在歐美,以至最近在香港也出現了那遠近馳名的連鎖式酒吧——Buddha Bar,酒吧內都放有偌大的佛像,客人就在佛像前買醉尋歡,勁歌熱舞,夜夜笙歌,就更加不可想像了。(眾笑)

佛教徒雖然包容,但也絕不會認同這種商業噱頭是佛教的時代形象。那人們心目中的佛教是怎樣的呢?

幾位講者由此談到東西方當代社會對於佛教的看法和接受程度有著明顯的分别,佛教在東方有著悠久的傳統,因此在不少年輕人眼中,是父母輩、長輩的東西,談不上時髦。西傳佛教歷史較短,西方人反而認為那是新興的事物。倪啟瑞先生回憶起 5 年前在香港大學組織寺院探訪活動,兩星期下來竟沒有一個大學生報名,正焦急之際,靈機一觸轉以外國學生為主要招募對象,把宣傳材料改譯英文,並在外國學生居住的宿舍做宣傳,結果兩天就滿額了。他們甚至說:“It's so cool!”(真酷啊!)(眾笑)

倪啟瑞先生進一步指出,在西方人眼中,佛教教義與現在的普世價值相契合。例如佛教眾生平等的概念,就相當於現代社會所主張的兩性平等、種族平等,甚至是動物權益等,而且在2500年前佛陀在世的年代,就已經接納女性出家,這種對女性、女權的尊重在當時是革新的創舉,這種平等觀到了今天已成為當代社會普遍認同的價值觀。

倪先生更以現場法護法師(南傳佛教)和衍空法師(北傳佛教)不同的著裝作例子,反映佛教如何適應不同社會文化而變化。另一方面,法護法師指出,他穿的僧服與原始佛教時期的一樣,這是超越時代潮流的,永遠不會過時,此話一出,全場即報以熱烈掌聲。

21世紀的定位

佛祖在世時能够做出大膽的變革,但又並不是所有東西都應該或需要改轅易轍,那21世紀的佛教該如何轉換形象,以適應時代呢?

倪先生認為其實佛教不需要標奇立異,信眾也不需要刻意標榜自己是佛教徒,簡單來說就是取之中道,在生活中實踐,不必宣之於口,自有公論,以免引致反作用。反作用背後的原因,是本地社會不少人對佛教或佛教徒執著一套標籤,往往一知半解地批評起來。不過法護法師倒贊成表白佛教徒身份,並應引以為傲,希望慢慢可改變人們對佛教的既有觀感。

法護法師在針對時代需要的弘法工作上頗有創新的一套,而且與各講者不謀而合地特別重視對年青人的引導和教育。他認為佛法僧三寶中,佛陀向世人解釋何謂“苦”及離“苦”的方法,他教導的就是“法”,佛法透過經律論記載和流傳,而僧寶負起了教導眾生如何解脫的責任。法師認為現代弘法方式可以在佛法僧三寶的倒序下工夫,即是由僧人用入世法,走向社會大眾介紹佛法,讓人們知道佛法的好處並嚮往解脫,走上成佛之道。所以,弘法必須走向社會,以適應時代需要的方式來進行,例如設立佛門網(buddhistdoor.com),透過網絡宣揚佛法;再者例如開設LCS(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集合一班願意提昇自己的年輕人,在僧人和社會領袖的帶領下,逐步認識佛法,進而改進自己,更一起服務社會,而同樣的有心人走在一起儼然是現代的僧團。這些非常生活化的舉措得到的反應非常好,成效越來越明顯,當天(2013年3月2日)的《蘋果日報》更有LCS的專題報導呢!

衍空法師則特別提示,形象是外在的,外在的東西固然可善巧變通,但發心更加要緊,在轉換形象之餘,必須注意是否仍然保留佛教的核心價值,例如慈悲、離苦、不執著貪嗔癡等。

觀眾對於臺上講者的討論反應十分熱烈,在講座尾聲紛紛發言或提問,對於在目前社會的現狀下如何為佛法定位,不少觀眾提出了自己的意見,與講者展開了互動的探討,非常具啟發性。

最後由香港大學佛學研究中心管理委員會主席李焯芬教授總結致辭,他鼓勵大家為21世紀的佛教作出貢獻,用現代人的語言和方式,契入社會,接引青年,使世人在激烈的生活競爭中,得到快樂自在。

有關是次講座詳細內容,請留意“B頻道直播系列”之節目重溫:
http://channelb.buddhistdoor.com/cht/overview/category/12569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