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擺脫生命的陰影

文:梁錦萍 | 2014-07-23

過往曾經做過的錯事,都變成了生命的陰影。在《莊子》<漁夫> 篇中,客人對孔子說了一個故事:

「有一個很畏懼自己的影子、也憎惡自己足跡的人,他常東跑西逃的要拋棄影子和足跡。他拼命地跑,足跡卻愈來愈多;跑得愈快,影子卻追得愈緊。那人見足跡影子隨己不去,於是再加快速度去擺脫它們;結果,弄得氣絕身亡。」

隨著年紀越長,膽子越粗,能犯、會犯的事更是難以計量。接觸佛法之前,我總會把這些陰影,用唐璜的心理學理論包裝著,輔導員的身份更方便我藏身於「指導」別人的超然角色裡面,用不著面對自己的陰暗面。可是,認識佛法後,開始肯承認自己跟接受輔導者一樣,受無明煩惱困擾,不同的是對方有勇氣找輔導員傾訴,而自己則要跟緊隨自己的陰影日夕相對。外表強裝沉著理智,免得別人嘲笑能醫不自醫。為了擺脫自己的陰影,今年四月中旬,參加了生平第一次的閉關。十日的閉關在台北舉行,主題是懺悔往昔諸惡行,重拾待人待己的柔軟愛心。

導師指導參加者心存正念,並以慈悲為動機,有系統地把過犯清楚列於紙上,逐項思維因果,從而怖苦發心,向菩薩懺罪並立志不再違犯。與此同時,觀想受到自己傷害的眾生,也同樣得到菩薩的淨化和祝福。導師按著參加者的各種提問,給予鉅細無遺的回應,這些問題和答覆都增加了我對平日修行的見識。

進入閉關的第五天,我開始感到無聊。心裡暗忖自己不是已經把過往的錯事,都向菩薩們懺得十之八九嗎?心裡繼而想到:我多好,多清淨。我畢竟是個好人,十天不到就完成了懺悔。正洋洋得意之際,四下張望,環顧佛堂,約兩百多位師兄姐們,專心致志地懺悔。我心想:皈依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要愧疚的地方嗎?我帶著驚詫望向講台,瞥見導師專注地懺悔著。偶爾,他還極速地抹去臉頰上滾動的淚水!一剎那,醒覺過來。原來我是無明無知,而不是無過犯要懺悔!

成長的過程裏,我們都學曉了自我封閉,把過去身語意的惡業,一件一件埋藏在記憶某個隱蔽的角落。生活裏,習慣了否定這些惡事,甚至找些似是而非的理論去合理化它們。受到導師和參加者的感染,自己當下認認真真,把早四天懺過的過去──如對父母未盡孝道、對待施恩的師長們的善忘;對曾經幫助自己的朋友們的誤會和不滿等等,一一重新仔細地看待。細看每件事是如何開始,惡行是怎樣增生,事情如何完結,事件中的人物跟自己的至今的連繫……本以為早已忘卻的往事,竟歷歷映照目前;登時淚水奪眶而下,緊閉的心扉逐漸張開。入關前,頭腦上雖然認知佛菩薩有無量的慈悲,感受上卻對他們抱著遠距離的觀望心態。今次閉關,清淨了很多內疚,放下了不少重擔,對佛菩薩生起了很強的信心,連心也變得柔軟起來。原來,在很久很久以前,不少智慧大德早已創建了如此有用的自利利他的心理治療法門!

懺罪閉關讓我深深讚嘆肯向輔導員,心理醫生和社工求助的朋友!他們為了滅苦,勇敢地請求專業人士幫助。其實,所謂專業助人者,都一樣有自己的困惑,有自己的陰影。若為自己的過犯強加保密、抑壓內心負面感受,出來的結果,可能會像 <漁夫> 篇中的主角般弄得孤獨無助,甚而身心疲憊。要擺脫生命的陰影,其實並不困難。只要用心去「瞭解」、「接受」和「放下」生命中這些負面的歷史,它便不能再肆意張狂!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