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新奇、有趣、刺激、幸福、快樂⋯⋯修習路上,你真正想要的是甚麼?

文:麥思齊 | 2019-05-08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兩個星期前,我的朋友Roisin從愛爾蘭來港探望。我們2011年在法國梅村的青少年組認識,去年我們一同回到梅村的青少年組做義工。我們都覺得有一個同齡朋友,能夠在修習道路上互相支持是一件十分幸運的事。我們仍是青少年時,每年暑假在梅村都會認識到很多年紀相約的朋友。大家在禪營中都敞開心扉,分享自己在家裏、學校、朋友之間的煩惱,也會分享認識這個修習後如何受用於生活中。每次禪營結束後,我們都會交換聯絡方式,希望下一年能夠一起參加禪營,甚至能夠隨時在社交網絡上傳送信息,互相支持和提醒。

隨著時間的過去,我們都一個一個進大學,也從青少年組「畢業」。其後每年夏天都看不到她們來,只是透過社交網絡偶爾知道她們的近況。最近兩年,我在社交網絡經常看到的,是一些她們穿著性感的衣服、畫著濃妝、手裏不是拿著酒瓶就是煙頭的照片或影片。有時候甚至會看到她們錄下自己和大學朋友們喝醉躺在地上的影片。這些對我而言其實頗衝擊,她們都跟在梅村時的形象十分不同。當Roisin在港時,我也有問她,我在梅村認識的其他愛爾蘭朋友的近況,因為只是在社交網絡所看到的照片,並不完全代表她們所經歷的。Roisin跟我說,她也覺得那些照片和影片很衝擊。

我們其實都知道,對很多人而言,大學的環境中有許多新奇的事物想要嘗試。但是,我們都打從心底裏知道這些喝酒狂歡、夜夜不眠的生活只會為身體健康帶來痛苦和負擔。Roisin也特別提到,自從她接受了五項正念修習後,她在日常生活中所有的決定,都是基於是否跟從五項正念修習的指引作準則。我也如是,因為自小接觸修習,我知道有些生活習慣或者別人覺得「新奇」的事情,是會帶來痛苦的。因此,雖然我們不能完美地跟從五項正念修習的教導,也會犯錯,但我們以修習作為自己的錨,不讓自己走向歧路。

Roisin又說,其中她比較擔心的,是一位比她小一年,而且跟她就讀同一所大學,甚至是同一個科目的朋友。但她似乎不太喜歡這個科目,而任由自己每天飲酒作樂,每晚跟朋友出外直到深夜。我們都覺得,其實偶爾打扮一下,跟朋友出去玩是沒有問題的,但擔心的是,她好像並不是在做真正的自己。這是因為以往在梅村時,她也非常喜歡梅村的修習,且覺得梅村的修習能夠引導她的生活方向,她覺得最能夠幫助她的是,她不用隨波逐流而做自己,並能作出讓自己快樂的選擇,可是看她的近況並不如是。幸好的是,我知道她八月時會回到梅村參加禪營,那我便會有更多機會跟她談天,了解她的近況。

其實就算認識到修習,很多人都沒有足夠的條件,讓他們隨時隨地記得修習。記得有一年的夏天禪修營,有一位青少年在問答環節時問一行禪師:「我怎麼才能喜歡讀書?我讀書的目的是甚麼?生命的意義是甚麼?」禪師並沒有直接回答,他先問一句:「你真正想要的是甚麼?」如果我們知道真正想要的是甚麼,知道甚麼會為自己帶來快樂和幸福,那我們就需要修習經常灌溉幸福的種子。同時,當看到一些不能滋養自己的事物,或一些帶來痛苦的習慣時,也要修習轉化這些習慣。因此我們也經常要問自己:「我真正想要的是甚麼?」才不會感到迷失,和有更多的定力,不被身處的環境所拉走。同時,我們如果隻身一人,力量是不夠的,因此要找到屬於自己的僧團,像群鳥一樣在修習路上一起走。

沒有人在修習上是完美的,所以我們才稱之為修習。如果是一個完美的人,那他也不需要修習了!我也知道自己是一個非常容易受環境影響的人。例如,就算大學成績並不會為日後生活帶來特別大的影響,有時後也會過分擔憂自己不夠努力;成績不好,讓我有很大壓力。因此禪師的教導經常提醒我要培養快樂,那是一種內在的幸福感。這讓我能不被外界那些看似「好玩」的東西拉走,也能夠隨時記得要在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上,加添一點喜悅,培養真正的幸福。

作者 - 麥思齊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三年級學生,自小在梅村修習一行禪師的教導,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稱。在單親家庭長大,與母親張仕娟一同撰寫佛門網專欄【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