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新的一頁——對方既然不懂欣賞,為何不可以欣賞自己?(一)

文:張仕娟 | 2020-08-27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新書《非暴力正念溝通——活出生命力量》初稿完成,我邀請衍空法師寫序,他一口答應了,這是他第四次為我的著作寫序了。出乎意料的是,空師閱稿後,竟主動提出希望跟我逐章逐章談論書中內容,以優化之。我既驚且喜又感動!

我們相約在他的覺醒中心見面,與會的還有Venus(王蓓恩博士,她也為我的新書賜序)。我們三人討論了書中內容,空師修改了目錄,他認為目錄要突顯主題,讓讀者一看便能大致理解全書架構和內容,因此要多花心思。一切進展非常順利。

及後,話匣子轉到家庭,我分享了近日為各群體帶領非暴力正念溝通工作坊的體會——精神復康婦女、戒毒者,單親母親等,話題很自然地談到我自身的離婚經驗。聽著我述說單親的經歷時,空師慈悲地嘆氣說:「離婚,對於被拋棄的一方帶來的傷害真的很大!」空師這麼一說,我心生共鳴,離婚二十一年了,我心中的傷痛仍在,所以當他這麼說時,我猛烈地點頭說:「真的很傷!」

接下來的個多小時的對話和探索,有笑有淚,對我非常療癒。感謝空師的慷慨,允許我節錄當中的內容在這裏 跟大家分享,但願這分享能對與我有雷同經驗的朋友,能獲得療癒和解脫。

空師說:「被拋棄時,妳可能假設自己一定是輸了,或覺得自己不漂亮,或覺得自己不夠好,這樣的反應是合理的。事實上,只是妳『錯』在沒有戴眼識人。」

我大笑起來,並說:「多謝您這麼說。」我忽然感到很釋放。

空師接著說:「你認識了並愛上了一個人,他不懂得跟妳相處,也不懂得欣賞你。」

我搶著問:「這是不是命運?是否業力作祟?」

空師答:「我不理會是不是命運,也不理會是否業力,這些東西我不知道,我又不是佛陀,也不是阿羅漢,我不知道妳的命和業(大笑),所以我不跟妳討論這些。妳『錯』在『識錯人』,後來發現大家不合,他不懂欣賞妳,繼而妳受了傷害,而妳心中一直帶著這傷害,沒有放下⋯⋯然而,妳可以對自己好一點,對方不懂欣賞妳,妳為何不可以欣賞自己?為何不更愛自己?妳可以欣賞自己的美,承認自己的好,容許自己說:『其實Christine很不錯呀!』」

我打蛇隨棍上,笑著說:「師父,那麼我邀請說說我的美好呀!灌溉我的美好種子呀!」(大笑)

空師慈悲,真的說起我的「好」來:「妳有一顆很真的心!很美麗、很善良的心!擁有這樣美好的心的妳,是值得妳更愛錫她!不要因為他(前夫)而令自己覺得好像永遠崩了一樣。人生是可以有錯的,只是這一次『錯』得大了一點,但別因此令自己活在遺憾中,妳值得妳對自己更好!認識妳那麼多年,看見妳做每一件事都那麼用心、投入,總是希望做得盡善盡美,渴望活得更慈悲,當然有些成功、有些失敗,妳的本質很好,很有勇氣⋯⋯」

聽著師父真誠、誠懇的話,我忍不住流淚。

空師再強調說:「妳值得妳對自己好一點,因為妳真的是那麼美好!我再三叫妳要對自己好一點,不但是為了妳自己,而是妳現在已成了我的『行家』(指我們都是在做關懷他人心靈的工作),妳越能復元,越多成長,越是健康,越有自信,妳越能幫助更多人。我相信能夠做到!」我仍在流淚。

「其實妳心深處有一個真心想笑的部份,妳把它壓得很深、很實,它很想笑,但已經很久沒有笑了。她也許一直很想跟妳說:『我很想開心,我很想笑,請讓我笑吧!請不要常常覺得我有瑕疵或有崩毀!我其實是很好的,我是沒有問題的,我是完整、圓滿的。』妳聽到她的呼喚嗎?」空師問。聽到了,我以淚水回答。

           

(待續)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