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日本律宗之祖──傳燈大法師鑑真六次東渡的故事(一)

文:葉德平    圖:網上圖片| 2021-07-07

前文〈山川異域,風月同天——尊崇佛教的日本長屋王〉說到長屋王,提及鑑真法師,今文接續前緣,詳細論述他六次東渡日本的故事。

國內文獻:《宋高僧傳》與《佛祖統紀》

目前有關鑑真和尚的古文獻不多,國內的主要是宋代贊寧法師(919-1001年)等撰的《宋高僧傳》,和志磐法師(生卒年不詳)的《佛祖統紀》(大約於1269年撰成)。《佛祖統紀》記載十分簡單,僅僅在卷四〈玄宗〉和卷五十三〈律宗垂範〉有數十句紀錄。按時序和內文推測,《佛祖統紀》當參考自《宋高僧傳》。《宋高僧傳》有〈唐揚州大雲寺鑒真傳〉一傳,紀錄相對詳盡,從鑑真法師的童年到東渡日本,以及日本國王禮尊法師的事都收錄了。其中,最重要的是文章末端一句「僧思託著《東征傳》」。這一方面指引了文獻的追蹤路線,另一方面也說明了該傳應該是參考了《東征傳》。

已失傳的文獻:思託《大唐傳戒師僧名記大和上鑑真傳》

「思託」是鑑真法師的弟子,生年約是唐開元十一年(724年),卒年則不可考。他隨鑑真法師六次東渡,「始終六度,經逾十二年」。鑑真法師圓寂後,思託與法進、如寶等弟子,繼承了法師的精神和遺願,完成了唐招提寺的修建,並於日本各寺講律傳戒,使中土律宗在日本開基立業,成為日本佛教一大宗派。

思託並且撰寫了《大唐傳戒師僧名記大和上鑑真傳》三卷,即《宋高僧傳》提及的那本。它詳細紀錄了鑑真法師六次東渡日本的過程,是在鑑真法師在世之時寫成的,所以內容理應是為他所認同。然而,這本著作已經散佚。

傳世日本文獻:真人元開《唐大和上東征傳》

幸好的是,與思託份屬好友的真人元開看過這本書,並在它的基礎改編成《唐大和上東征傳》。真人元開,本名淡海三船(721-785年),是日本天智天皇後裔,少年曾於唐僧道璿門下出家,並於日本天平勝寶三年(751年)被選為赴唐留學生,敕令還俗,賜姓真人。後,拜入鑑真法師門下。真人元開深諳佛理,精通儒學、文學,詩文成就可為獨步當時。其後(大約在公元765年後),他獲敕為「大學頭兼文章博士」,成為奈良學壇的最高權威。

真人元開曾拜鑑真法師為師,並與思託等唐僧相交甚篤,故他的改編應該很接近思託的原本,或者甚至可以說在文辭方面,可能比思託的更為準確和出色。因此,這本《唐大和上東征傳》是目前學界公認紀錄鑑真法師史料「最詳實、最完整、最可靠的原始記錄」,是一部研究者可以信任的史料。[1]

由於真人元開所處之日本「奈良時代」,印刷術還沒有普及,所以書成之後只能靠手抄傳錄。而經歷了一千多年的流傳,目前日本尚存有11個手抄本和11個刊刻本。2010年,中國內地據日本其中一個刊本「北川再刊本」為底本,出版了一本校註本。而這篇有關於鑑真法師的文章,即以此本為主要參考文獻,翔實地書寫鑑真的人生。

鑑真東渡

前文提到鑑真就「東渡日本」一事回應道:「是為法事也,何惜身命?」的確,「東渡日本」真是九死一生。從唐玄宗天寶二年(743年)「初渡」始,到天寶十二年(753年)「六渡」,鑑真一共花了十年時間,並奉獻了一雙眼睛,才能完成這偉大的弘法事業。

初渡:天寶二年春,鑑真率領一眾弟子,造船並備妥糧食。那年,台州、溫州、明州「海賊大動繁多」,造成「海路塞,公私斷行」,而又有僧人如海誣告,報說「有僧道航,造船入海,與海賊連」,指將有「五百海賊入城來」。於是,鑑真等人就給當地官府拘捕了。幸好,鑑真之徒道航十分機智,展示了當朝宰相李林甫之兄林宗的兩封書信,巧妙地解決了這件事。鑑真等被遣返揚州,日本僧四人被送回原來安排配住的持院(即洛陽大福先寺)。至於誣告者如海則被判還俗,並「杖六十」,送回本籍。這裡要特別留意的是,初渡隨行弟子之中,包括了思託,他是跟隨了鑑真六次東渡的弟子,故由其記述之《大唐傳戒師僧名記大和上鑑真傳》的可信程度是很高的。

二渡:雖然初渡不行,但日僧榮叡、普照依然不放棄,懇請鑑真再次出海。鑑真於是「出八十貫錢」,購買嶺南道採訪使劉巨鱗的軍舟一隻,僱用「舟人十八口」,並備妥一應糧食、器具、佛像、法器和經書。這次除了弟子十七人外,鑑真還帶同「玉作人、畫師、雕檀、刻鏤、鑄寫、繡師、修文、鐫碑等工手都有(原文為「百」,筆誤)八十五人」一同出發。天寶二年十二月,鑑真一行人揚帳東下,到了狼溝浦(今長江口狼山),遭到「惡風漂浪」,擊破了軍舟,於是只有上岸稍息。後又再次啟航,卻給風浪吹落石上,船也撞破。因此,鑑真等上岸唯有等待救援。他們「水米俱盡,饑渴三日」,終於等到風平浪靜後,附近的漁民帶來水米相救。五日後,還海官把鑑真等人交予明州太守處分。

到了明州,鑑真被安置在阿育王寺之阿育王塔。這塔傳說是佛滅度後一百年時,有一個名為阿育王的鐵輪王,「役使鬼神,建八萬四千塔之一」。它歷經晉、宋、齊、梁,至於唐代,時時都有人修建,是明州著名的寺塔。安置妥當後,鑑真又應越州龍興寺眾僧之請,到其寺講律授戒。其後又有杭州、湖州、宣州來請法師講律。於是,鑑真依次巡遊,開講授戒。越州僧知法師仍然想到日本傳戒授律,於是向其州官員告曰:「日本國僧榮叡,誘大和上(鑑真法師)欲往日本國。」可憐的榮叡因此給山陰縣尉抓起,送到杭州拘禁。

鑑真法師兩次東渡日本,或因人事,或因天時,都不能成功。然而,他與西來的日僧榮叡皆沒有放棄。由於篇幅有限,我們留待下一篇將跟大家分享「傳燈大法師」鑑真大和尚的故事。

(待續)


[1] 梁明院:《唐大和上東征傳校注》(揚州:廣陵書社,2010年),前言,頁9。

作者 - 葉德平
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文學系學士、碩士,北京師範大學文學博士,博士論文為《釋守卓及其詩歌研究》,專研宋代詩與禪。現職大學講師,業餘擔任香港歷史文化研究會副會長、香港鳳山寺宗教文化部部長等。文章除散見於《香港商報》、《文匯報》、《教協報》,以及國內外學術期刊外,近亦有專著《回緬歲月一甲子──坑口風物志》、《小學生古詩遊》等。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