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智者知「知」及接納「不知」--表達很多時是自己內在的投射(一)

文:張仕娟    圖:網上圖片| 2020-12-30

我們的表達很多時是自己內在的投射。真正體會此話的意思,是那次被師父Fr. Chris「質問」之時,事情經過是這樣的(下文是節錄自《非暴力正念溝通--活出生命力量》一書,此書是我和Fr. Chris合著,計劃2021年3月出版。):

一天,與師父Fr. Chris 傾談《非暴力正念溝通—活出生命力量》進階課程——【單元一:活在連結與慈悲中】時,他問我在帶領非暴力溝通工作坊時是怎樣介紹它的四個步驟?我回答說我會設計活動讓參加者覺知自己無意識的自動反應模式……還未有機會說下去的時候,他問:「覺知在非暴力溝通來說即是甚麼?(What is awareness in NVC?)」我覺得很奇怪,覺知便是覺知了,哪有分在非暴力溝通還是在正念中?我答我不知道,他說你必須要知道。我說我真的不知道,但他還在問,連續問了至少三次,咄咄逼人的,我感覺很不舒服,我承認不懂,他卻不就範,好像逼人招供一樣。我嘗試用我所知的各種方式回答,仍然過不了關。

之後,他轉而問我怎樣介紹非暴力溝通?當天,我剛好為一間學校的全體老師帶領了一場非暴力溝通工作坊,我便列舉那個例子,解說我如何一步步透過活動,讓參加者從自身的經驗,去體驗、去覺察、去感受,有了親身的體驗感受後,我再加以理論講解。他聽了後,似乎沒有甚麼可挑剔,卻冷不防說了一句:「你是不是很滿足於這樣呀?」我感到愕然,回答說:「這不是滿足不滿足的問題,而是這是我的經驗,這個分享途徑,參加者覺得受用,有很正面的回饋,我便繼續而已。這是我嘗試過不同的方法,所總結出來的有效方式。我仍然在學習和尋找其他方式,如果有更好的方法,我當然願意嘗試,我沒有想過我滿足於我所做的。你這樣問,我覺得很奇怪。」我開始覺察到自己內心有不悅的感受生起了。

接著,他又問我過往到世界各地學習非暴力溝通,上了近百場的工作坊,哪些印象最深刻?我隨即列舉了兩個印象深刻的課。想不到,我說完,竟遭他「全盤否定」……我開始不耐煩了,跟他理論起來。過了一會兒,我再也按捺不住說:「我覺得很混淆,我不明白,我不知道要怎麼樣,我做不到你的要求……我覺得你今天的能量充滿判斷,好像變了另一個人般!我覺得你在判斷我、批評我,你不信任我…我很難跟你溝通,我很混亂,我不明白……」我邊說邊哭起來,有種趕狗入窮巷的感覺。

那邊廂,他卻如泰山般安穩。他同理我,我漸漸平伏下來時,他清晰平和、語重深長地說:「我不是批評你,我只是在跟你一起探索,我問你的問題其實也是在問我自己,我只是希望與你一起來探索,弄清楚非暴力溝通是甚麼,探索一些我也尚未清楚的東西。我們跟學員分享非暴力溝通,目的是幫助他們發掘NVC ,讓他們能夠用它NVC來導航他們的生命。作為分享者,我們要清晰所分享的,不能含糊,無論所分享的甚麼,均要連結到NVC,將它的核心精髓帶出來,別與其他東西混淆。這是作為導師很重要的課題,要緊記!」他續說:「千萬別懷疑你自己的能力、知識和理解。感到混亂是可以的,它是幫助我們尋找理解之路,讓我們更清晰。有智慧的人之所以有智慧,是因為他知道自己知道甚麼,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不知道甚麼,而且很能夠接納自己的不知。修習『不知』是很重要的!承認自己所知的很少,不知的很多。謙虛的真正意思是完全開放,而完全開放是指接納自己的限制以及讓自己成長。不是有知識就是好,執著於知識會讓自己固化。」我淚流滿面,不過此刻流的是感恩之淚。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