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釋放正能系列講座

最後一刻

文:鍾玲| 2018-10-28
(圖:Pixabay)(圖:Pixabay)

編按:自2014年開始,鍾玲教授每月都會寫一篇佛教短篇創作,名為掌上小說。這些作品以一般人為對象,希望讓大家從中得到一些小領悟,讓精神境界得以提升。

忽然間建平看見正下方自己躺在床上,被子一直蓋到下巴,眼睛閉著,額頭、眼角都是皺紋,的確是那個八十三歲的他。鼻子上罩著呼吸器,綫路接向一個電腦儀器。兩隻手的手背上各插了一個針管,綫連著兩個不同的吊瓶。床側挂著一個尿袋。看來他身體的狀况危急。建平想起來了,他所記得的最後幾秒是:他住在兒子的家,已經住十年了,那晚自己在臥室中看電視,突然後腦勺劇痛,他用手抱住頭,接著胸口作悶欲吐,他又用手撫住胸,視覺模糊到看不清楚電視的畫面,他大叫一聲,聽見兒子進他房間的脚步聲,就失去所有的知覺。

這大概叫做「離魂」罷,離奇的是建平同時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知覺。一種知覺是漂浮在空中的他看得見病房中的一切,甚至知道病房中每一個人心中在想甚麼。另一種知覺是他能感受躺在病床上的自己所有的痛苦。真的是一是冷然,一是炙烤。有六個人圍在床周圍:兒子、媳婦、女兒、女婿、孫子、外孫女全都在。他們臉上都很悲戚,女兒和兒媳臉上還挂著泪珠。兒子的手握住建平被子下的手,六人之中心裏最難受的是兒子。他們父子感情很深,建平相信養兒防老,兒子自小崇拜父親,加上父子有共同的夢想,建平從事土木工程,兒子是建築設計師,雖不同行,但是對創新的建築都興趣濃厚,兒子長大後,父子倆常一同研究國際上新的建築設計,建平退休以後,父子去了一趟美國,專門去各地觀賞前衛的建築。

而那個皮囊呢?建平承受大的煎熬。指揮中心的腦子已經溢血了、停工了,身體靠人工呼吸、人工輸入的營養、人工排泄,來維持運轉全身的大小器官,運轉不太動了。喉頭積了痰、肺部發炎、心臟跳得吃力,其他器官也開始發炎了、腫了,到處都針刺般地痛,這不是受刑嗎?他已經重度昏迷,疼痛却口不能說、手不能表達,分別的痛、加總的痛苦,他得全部孤獨無依地承受,這不是活在地獄中嗎?

建平疼愛的兒子在這裏,但是他最思念的人呢?他的妻十年前先走了。對夫妻而言,先走的那個比較幸運,因為有老伴相送。忽然建平瞧見她正走過來。仔細看,原來是在他們家附近的社區公園,在林蔭小道上她向他走來,她頭髮還是全黑的,笑得很甜。建平拉起她的手說:「我們散步去。」

她說:「啊,我是來接你走的。」

他說:「我很想看一個地方。」

她解意地說:「最想看甚麼呢?可以先看了再走。」

建平一動念,兩個人還是手牽手,不過是在另一個地方,那是在陽明山上,這對年輕的夫妻在星期天到山上來走走,櫻花季已經過了,所以山上的人不很多,沿著山路樹上結了花生米大小的、綠色的櫻花果。他轉身問妻:「你有甚麼事要告訴我?」

她說:「今天看醫生,驗出我懷孕了!」

他用力摟住她,滿山的青翠和他們的生命相映,那是他最幸福的時刻。於是他滿足地跟她去另外一個時空。

在那一刻,建平的心跳停止了。


《佛門網》蒙鍾玲教授允許刊載掌上小說系列作品。本篇原載於《香港文學》
    
延伸閱讀:
專訪文學家鍾玲:與白雲老和尚相遇、在創作中參悟人生……一切皆是緣!

作者 - 鍾玲
1945年生於重慶,成長於台灣,年輕時曾留學美國,在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獲得比較文學博士學位,並先後在紐約州立大學艾伯尼分校、香港大學、台灣國立中山大學及香港浸會大學從事教學、學術研究及行政工作,現為澳門大學鄭裕彤學院院長。1977至1982年間,曾為名導演胡金銓擔任編劇及製片,胡導演名作《山中傳奇》的劇本,便是出自她的手筆。文學創作方面,著有詩集《芬芳的海》、《霧在登山》,散文集《愛玉的人》、《日月同行》,以及小說集《鍾玲極短篇》、《生死冤家》、《大輪迴》等。
分類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