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CUSCS-ads

最為珍貴的

第319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4-01-08

下午,病房出奇寧靜,初冬的陽光悄悄地灑落在病房裡,平添幾許溫暖。他靜靜地坐在床上玩手機,一張俊俏的臉蛋,看上去像個中學生,精神不錯,就是瘦了點。


兩周前,醫生宣布他的肝衰竭了,肝細胞正迅速地壞死,可能一夜之間就會喪命。問他,由健康到那段短暫、危急的日子裡,他的感覺是什麼?


他頓一頓,說:「一場好長的夢。」


家中只有他一個男孩,父母不捨不在話下,兩個姊姊更是心疼,平日蹦蹦跳跳的弟弟,怎麼說病就病?親戚朋友也不忍心,四處籌謀解決辦法。醫生說:唯一救命的方法,就是換肝。他們立即排隊驗血,核對血型,又抽骨髓檢驗,看看體質和肝臟是否適合捐出。姐姐還刊登報紙,也透過面子書、電郵,將消息發送到全世界,希望給弟弟覓得一線生機。


病房裡,弟弟生命危在旦夕,肝臟逐漸衰竭,臉都發黑了。研究室檢驗結果顯示,二姊的所有條件都跟弟弟吻合,只是抽取骨髓後她卻發燒了,必須等退燒後,才能做手術,否則會有閃失。舉家上下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片刻都安不下來,媽媽憂慮得直拭眼淚。唯一難得的是,弟弟的疾病,把平日少有聯繫的親人、朋友都連在一起了。


「有一天醫生說:今晚是關鍵了,如果過不到,就沒了。」Tommy回憶道。


只要還有一線希望,家人都不放棄。真無法想像那一晚家人是怎麼過的?他們通宵達旦地守在醫院,只求上天不要帶走弟弟。奇蹟地,他活過了那一晚。翌日清晨,二姊的燒退了,馬上做手術,捐了過半的肝給弟弟。


他沉入回憶裡:「我像睡了很久很久似的,還做了一場好長好長的夢。」


「我像回到古代的某個村落,身上穿著古人的衣服,我看不到自己的樣子,但知道那就是我。我的家境很窮,三餐無法溫飽,我感覺非常鬱悶,極度想跳出那個桎梏,逃出那個困境,使勁想從夢中醒來。」講述時,他仍感覺心像被一塊石頭壓著似的,令他透不過氣。


「當我再次睡過去,那場夢像翻了帶似的,又重演了兩遍。我清晰地感受到,當時的我很無奈、很不開心,從年幼到年青,從年青到年老,生活極度貧苦、潦倒,一世人都是鬱鬱地活著,鬱鬱地死去,一生都很坎坷。我極不想那場夢再繼續下去,但卻沒有能力讓它停下來。」


醒來時,原來手術已完成。醫生說他的身體進展良好,正逐步適應二姊的肝,只要再觀察一小段日子就可以出院了。從他白淨的臉上,真看不出他曾歷經危殆、瀕死。


「當時你害怕嗎?」


「倒沒有怕,但不捨得家人。聽說二姊醒來時,開口就問:『弟弟呢?弟弟呢?他怎樣?』我覺得跟姊姊更親了。」


才20 歲的他就要承受大病大苦,那種經歷不是書本上所能學習、體驗的,亦不是輕易能求得生機的。問他,如今生命中覺得最珍貴的是什麼?


健康和家人。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