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楊定一 天才的心靈哲思(上)

文:鄺志康    圖:由受訪者提供| 2015-03-04

大家都形容楊定一為天才。 在他人生的旅途中,不論是求學或從事醫學研究都是一帆風順。 天才二字,他當之無愧。

然而就在眾人皆以為他會繼續留在醫學院研究和教學時,他毅然離開了這座高聳的象牙塔,踏上心靈之旅,用另外一種形式將自身奉獻給醫學和身心治療。

不久前楊博士來港舉行靜坐講座,藉著這個難得的機會,我採訪了他,希望能跟大家一同分享他在心靈、科學和哲學層面的一些獨到見解。


人生的意義在於未知

最近的新書《靜坐的科學、醫學與心靈之旅》中,楊博士告訴我們他自幼便努力尋找人生的意義,甚至心裏有團火在燃燒,渴望要知道更多。經過這麼多年,到底他是走近了一步,還是離目標更遠呢?有沒有一種懂得越多便越不懂的感覺?

他是這樣回答的,「一個人走到最後,會發現自己真正甚麼都不懂。越踏進去,海便越大。既然如此,不要去懂、不要擔心懂不懂。可以你會覺得,如果我們把全部的 unknown(未知)都弄清楚,這樣子會很好。但我跟你說,有些事情不知道較好,讓它保持未知性質,甚至有些事情是unknowable,不可知的。你要把 unknown 都變成 known(已知),永遠也講不完。」所以結論是,把自己交出來,套他的說法,就是「surrender」,交給上帝也好、佛陀也好,只有這樣才會得到真正的平靜。

對他而言,其實已經沒有甚麼好尋找的了,最好保持天真的感覺,像年青人初次墮入愛河那樣,抱一顆純真的心去探索、體驗。「知道這點以後,你內心便會充滿信仰,然後讓它來引導。」

聽起來好像很不科學,也不合乎邏輯。其實不然,楊博士說,它包含了邏輯,你依舊可能運用科學思維來做你的事情,只是你的角度從此會不一樣,「你仍然會有你的人生和事業,照常去掙錢過活,但價值觀則會截然不同。」


讓我們活在感恩中

楊博士多次提到感恩,我很有興趣多了解它對身體的健康扮演了怎樣的角色。「感恩是最重要的。如果要排次序的話,它會給放在肉體前面,因為它屬於心靈的一部分,而心能夠改變身體。人早晚會走,但有感恩心的人,他們離開時體質會不一樣。一個人應該將每天都視為最後一天。」

佛教特別著重感恩,那麼醫學上又是如何看待這回事呢?楊博士從邊緣系統(Limbic System)說起,有科學家發現感恩的念頭會讓由系統控制的視丘(Thalamus)產生共震,從而分泌一種令我們感到快樂和滿足的化學物,看到的世界都因此變得很美。感恩除了改變感知能力外,對心臟健康也有幫助。「簡單一個念頭便使我們穩定下來,很舒暢。」


大幻覺下的人生遊戲

談到心念對物質形態的改變,我們很自然地把焦點轉移到宇宙去。「人跟整個環境不停地互動,這是一種依存的關係,雙方互相影響。佛陀不是也這樣教導嗎?只是他稱之為因緣。佛陀最了不起的是他領悟出追求因緣到頭來都是沒意義的,是空的。」他又補充,佛陀絕對不是鼓吹消極主義,在這個人生的大幻覺下我們依然可以「玩遊戲」,追求一點甚麼的,只是不要認真就好。

空性這回事,楊博士也有其體會,「有時候退下來沒有甚麼不好,大海嘯來的時候難道你不避開?雖然如此,這並不是菩薩會走的路。菩薩是往火坑裏跳的,他們往地獄裏去,為的是要幫助眾生。即使知道前面有危險,但有人痛苦,怎樣也要跳進去。可是有時在火坑裏,好像真的有救人這一回事。本來就沒有人,也沒有誰在救誰。」對於這種表面上的矛盾,他留待讀者們自行思考一下。


醫學、宗教、物理的討論

楊博士是醫學專家,以前也曾發表過中、西醫將來必定會結合的說法。藉此這個難得的機會,我向他請教這方面的事。「其實已經發生了,你可以稱之為 New Medicine (新醫學) 或Intergrated Medicine (整合醫學)。透過科學驗證,兩者再慢慢結合。物理學有全像宇宙論(Holographic Universe)的理論,簡單來說是從一個角度便能看到整體。這個全像的概念跟中醫很吻合,我從你一個小處上著手,便把你整個人都看透了。」他說道。

中、西醫涇渭分明、彼此分離的情況從來沒有任何改變,西醫不會用中醫的技術來治療,中醫也是如此。楊博士的看法是,病人其實不太在意醫生是哪個領域的專家,只想知道他/她治過多少病人,結果怎樣等等。他們對治療成果的關心遠高於對中西系統的執著。「這跟宗教一樣,佛陀、耶穌......很多人不覺得當中的分別真有這麼重要。」他這句話,對於宗教分別心較重的人,頗有玄機。

我們的話題不久便由醫學跳到「光」身上去。阿彌陀佛的別稱是無量光,他散發不可計數的光輝,其國土也遍佈光明,照耀眾生。我們對「光」這種能量, 應該怎樣去理解和運用?「這很有趣的,光的英語是light,覺悟則是enlightenment。甚麼意思呢? 有光線照明便有智慧。西方除了光外,也談聲音。光和聲音,都是love particle(愛的粒子),而人類都由這些粒子組成。我們運用光運用聲音,因為這些跟我們很接近,是我們的一部分,把本性顯現出來。」光明不是黑暗的對立,聲音也不是無聲的對照。他解釋說,一旦套用了這種二元對立的語彙,便是起了分別心。

「光包含一切,聲音包括一切,甚至黑暗和無聲。」

(待續)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