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正確認識出家──弘法精舍南傳短期出家後記

文:侯松蔚   圖:侯松蔚、區詠麟| 2013-01-25
短期出家參加者到九龍城體驗托缽乞食短期出家參加者到九龍城體驗托缽乞食
住宿寺院,禪修課誦住宿寺院,禪修課誦
南傳出家儀式中,包含出家者感謝、辭別雙親,並由父母交付袈裟的環節。南傳出家儀式中,包含出家者感謝、辭別雙親,並由父母交付袈裟的環節。

天下叢林飯似山,缽盂到處任君餐,黃金白玉非為貴,唯有袈裟披肩難。

  上文據說是清順治帝所作的讚僧詩。有人可能誤會僧人的日子過得十分悠閒寫意。事實上,一位認真的僧人除了捨棄世俗享受,過著簡樸的生活外,每天還要忙於學習、修持、服務大眾,並不輕鬆,故古德謂:「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將相所能為。」即使世間事業上卓有成就的將相之才,也不一定能忍受出家的刻苦。

  又有一些人以為誰都能隨便出家,出了家可以甚麼都不管,其實不然。漢傳、南傳共通的經律均說出家需得父母允許,而且出家後也要繼續孝順雙親。

佛門重孝 錙素同遵

  《中阿含經‧佛說護國經》記佛語「父母不聽,不得出家。」《十誦律》亦載:「父母不放,不得與出家。」《四分律》曰:「佛言若父母不聽,如來不聽出家。」因此,南傳剃度出家、傳授沙彌戒的儀式中,包含出家者辭別雙親,感謝父母養育之恩並慈悲允許出家,祈願父母壽康;以及由父母交付袈裟與僧人日用器具給兒子的環節。

  由於佛教極重視孝道,故弟子不論出家與否,均必須侍奉雙親。佛陀本人出家後也曾回鄉度化父王及親族,並嘗前往三十三天為母說法;目犍連尊者千方百計救度墮落餓鬼道的母親;地藏菩薩因地時更深入地獄救母。《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父有慈恩,母有悲恩。母悲恩者,若我住世於一劫中說不能盡……是故汝等勤加修習孝養父母,若人供佛福等無異,應當如是報父母恩。」《五分律》中,佛陀教令「從今聽諸比丘盡心盡壽供養父母,若不供養得重罪。」《根本說一切有部尼陀那》也說:「假令出家,於父母處,應須供給。」

  某些華人覺得僧人不孝,一方面是受電視、電影誤導;另一方面可能是因為中國傳統「不孝有三,無後為大」的觀念。事實上,沒有子嗣是否不孝,不同時代、不同文化背景,即有不同看法,並非絕對。現代都市人即使不信佛、不出家,也有很多選擇不生育的,故不能以此為由批評僧侶。

出家乃一大鍛鍊

  弘法精舍每年都舉辦短期出家,讓有興趣人士體驗一下僧伽生活,更深入地修學佛法。2012年的活動於12月22日至30日舉行,共18位善信參與。18位「沙彌」如法受戒後,每天晚上十一時就寢、清晨五時起床,跟隨法護法師及諸師反覆修習坐禪、行禪、慈心禪,唸誦巴利文經典,並依南傳傳統過午不食。日日如是,沒有娛樂、沒有消遣。其中一天,更赤腳步行於九龍城區,托缽乞食。這種生活對參加者的身心都是一種鍛鍊,具足毅力、恆心,才能堅持下去並從中受益。

  活動圓滿後,眾「沙彌」捨戒還俗。筆者與其中三位參加者:(巴利文法號)Sariputta、Visuddhi、Sodhana談過。

  身為醫生的Sariputta,經常面對生老病死,覺得佛教對人生的透視很合乎其所見所聞,而且佛教又能提出有效的離苦方法,故發心學佛。他之前已看過一些佛書,但覺得僅有知識而體驗不足,就像在看藥物說書而非服藥,故來參加短期出家。是次活動讓他有機會實踐佛法,把佛法化為一種生活方式,對自己改變很大,例如學懂放下、不糾結,明白無須任何是非對錯都追究到底。這對其現實生活亦有裨益。

  問到短期出家過程中哪方面最辛苦,他表示最辛苦的是來自個人。他以前不曾坐禪,活動期間卻每天坐禪,雙腿坐得很痛,而心裡面也會想起外面的事情和壓力,他盡力以法護法師所教的觀呼吸技巧克服雜念,若心隨念頭走了即盡快拉回來。這種減壓方法,日常生活中也能派上用場。

  第二次短期出家的Visuddhi,最初想在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找些課程進修,當時被一個名為「頓悟人生」的課程名字吸引而報讀。該課程由佛光山法師教授四聖諦、八正道等,他聽後覺得這些道理很偉大。他本身對人生也有些疑問,例如為何自己活在世上、應該做甚麼等。他曾就讀其他宗教背景的學校,其他宗教不能解答其問題,但他在佛教中找到答案。

  他兩度參加短期出家,是因為有意長期出家,打算先磨練一下心智。他覺得短期出家不僅能近距離跟僧人學習,參加者之間也能學懂互相尊重、包容,調伏自心不為外境所轉。

  讓他感受最深刻的,是到九龍城托缽時,生活不富裕的人也虔誠地供養他們。自己沒甚麼德行應供,善信也知道自己只是「短期沙彌」,後者純粹是出於尊重佛法、尊重僧伽,覺得出家人是佛陀的使者而獻供,這令他十分感動。

  年輕的Sodhana則希望從佛法中學懂管理情緒、認識自己,於紛亂的社會裡面保持內心平和,甚至把這種平和散播出去。他表示,短期出家期間透過行禪、坐禪所獲得的平靜,是俗世難求的。而他托缽時,看見善信忍受痛楚、長跪獻供(很多人在托缽隊伍未到前已跪著),為其堅持與付出所感動。

  Sodhana同時是弘法精舍「領袖才能與溝通技巧培訓課程」學員。他自述過去只知讀書、工作,畢業時發現該課程的宣傳海報,覺得是一個思考人生方向、使命,追求心靈成長的好機會,於是就報讀了。他希望下年再參加短期出家,將來能為佛教出一分力。

出家一日 利益無窮

  三位受訪者都說,弘法精舍的衣食住行均安排得很好,讓他們沒有真正的出家人那麼辛苦。然而,從上文可見,即使是短期出家,也是一次磨練心志、淨化心靈、啟迪心性的豐富旅程。

  再者,僅僅短期出家,功德已不可思議。《出家功德經》云:「於此一日一夜清淨出家故,此善根,六欲天中,七反受福,二十劫中常受生死世間之樂。最後人中,生福樂家。壯年已過,諸根熟時,畏於生、老、病、死、苦故,出家持戒,成辟支佛。」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曰:「若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一日一夜出家修道,二百萬劫不墮惡趣,常生善處,受勝妙樂,遇善知識,永不退轉,得值諸佛,授菩提記。」

  有人聽說男性一生限出家、還俗七次,女性更只得一次,故不敢隨便參與短期出家。其實律典所指乃受比丘戒及比丘尼戒的次數限制,短期出家所授的是沙彌戒、沙彌尼戒,次數不限。因此,2013年底弘法精舍再次舉辦男眾短期出家;或4月中舉行專為女眾而設的同類活動時,大家可以毫無顧慮地來挑戰自己了!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