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正確認識藏傳佛教──再訪索達吉堪布

文、攝:侯松蔚| 2011-08-08
索達吉堪布精解正信藏傳佛教觀念索達吉堪布精解正信藏傳佛教觀念
索達吉堪布(右)受訪後與筆者合影索達吉堪布(右)受訪後與筆者合影
 
  藏傳佛教在華人地區日趨盛行,但行者對藏傳佛教仍存在著不少誤解,對雪域顯密二教的豐富內涵認識很有限。最近,以博學多聞著稱的索達吉堪布,難得來港作公開講座,並於百忙之中撥冗接見筆者,筆者遂把握良機,向其請教一些漢族行者的常見問題。
 
 
藏傳佛教不僅是密宗
 
  華人普遍把藏傳佛教稱為「密宗」,而把漢傳佛教稱為「顯宗」。其實,漢傳、藏傳是地區及文化傳承的分類,而顯宗、密宗則是教法內容的分類,兩者並不等同。可別以為這只是稱謂上的「小事」,因為這些稱謂反映了人們對漢藏佛教的錯誤認知──有些人以為藏傳佛教只有密宗、只是灌頂唸咒,而沒有顯宗的理論與實修法門。
 
  索達吉堪布表示,稱呼藏傳佛教為「密宗」甚至「喇嘛教」,是不合理的,因為藏傳佛教中所有宗派──寧瑪、噶舉、格魯、薩迦、覺囊,沒有一派是單純的密宗,沒有只修密宗不修顯宗的;另一方面,歷史上密宗的確已傳入漢傳佛教,漢地寺院早晚課誦中都有咒語,故稱呼漢傳佛教為「顯宗」也不合理。無論是漢傳還是藏傳佛教,都兼具顯密二宗。上述稱呼出於一些不了解藏傳佛教的人的偏見,而且容易引起更多人誤解藏傳、漢傳佛教的內涵,故堪布不肯苟同。
 
 
灌頂以外當作聞思
 
  香港許多藏傳佛教弟子,似乎偏愛持咒、參加灌頂及法會儀式,有志研習佛法義理的人比較少。當然,灌頂、持咒是很好的修行,本身沒有任何問題,但若只一昧灌頂、持咒,對佛法內涵毫無認識,便可能產生很大問題!
 
  堪布憶述,20年前內地的佛教徒也是這樣子,但後來五明佛學院於中國多個城市建立道場,要求他們系統地學習,先透徹了解法義,情況已大有改善。他覺得香港弟子的觀念同樣可以改變,若不改變則只會流於迷信。
 
  堪布指出,佛法是一門深奧的學問,了解其道理是十分重要的。沒有系統學習及思維,許多法義都不明白,最初學佛的熱情和信心可能會慢慢退失,因為缺乏智慧。五明佛學院提倡系統學習和實修五加行,堪布也希望大家共同努力,通過各種途徑讓香港、台灣等地信眾的學佛觀念回到正軌上。
 
  「其實大家都有能力通達佛法正理,只是過往傳法者沒有強調,人們還未明白聞思的重要性而已。」堪布說。
 
 
經論並非道障
 
  有些人聲稱佛法只管實修即可,無需學習經論,甚至認為經教理論會製造更多概念上的障礙,妨礙開悟。
 
  堪布認為,眾生業力不可思議,沒作聞思、單靠實修而開悟,並非完全不可能。但對大部份人來說,若不了解經論,缺乏基礎知識及觀念,則難以真正修行。而會增加煩惱的,是世間的分別念。佛法全是智慧箴言,佛陀、龍樹菩薩、無著菩薩等的言教,只會減損分別念、增長智慧,並不會助長煩惱。只是某些人不喜歡學習理論,才會不作聞思而專事禪修,但即使專事禪修,也要有口訣才行。近代漢地禪宗發展受到限制,正是因為對理論的重視不足,又缺少了口訣傳承,光是自己看一點書而把心「安下來」,並不算是真正的禪法。
 
  「有些人相信灌頂後專事持咒,便可即身(今生)成佛,有這麼簡單嗎?」筆者追問。
 
  堪布謂:「依靠灌頂、修一些簡單的法門,是有可能成就的;禪宗也有不靠聞思經論,依某些精要開示而悟道的;大圓滿中,弟子的信心結合上師的加持,也可以迅速證悟心的本性,歷史上有許多這類成就者。然而,對大多數人來說,比較保險的是先徹底了解法義,生起體會,這樣對佛法的信心便會越來越堅固。」
 
  「灌頂當然有其意義及加持,但灌頂其實並不簡單,受灌後要修持密法,要修持密法的話須要學習密法理論,從理論到實踐之間有一定的過程。全知無垢光尊者(Drime Ozer, 1308-1364。即龍青巴尊者Longchenpa)《句義寶藏論》說本來清淨的大圓滿,聞思究竟者才能通達;米滂仁波切(不敗尊者Mipham Rinpoche,1846-1912)也說要通達滅除一切戲論的中觀思想,才能證悟大圓滿。」
 
  「以上是針對大多數人來說的,個別行者或許依靠上師的精簡口訣便能大澈大悟。因此,對於任何問題,都應該分兩方面看。不能一概而論,也不可用太簡單的語言妄下定論。」
 
 
反覆研習法義
 
  香港有些弟子覺得自己聽過、看過很多遍法義,已經懂了,所以不再看、不再聽。筆者覺得,他們可能只是理論上或知識上「知道」,裝進了腦子裡,但未必進入了內心,還未算真正的「懂」。
 
  堪布笑言:「可能是我自己搞不通吧,光是理論上明白也非常困難啊!我放棄工作出家修學佛法,至今二十多年,別說大圓滿,連『無常』、『輪迴痛苦』在理論上也未真正懂得。所以我在書店看見新的佛書,都會買下來。十年前看的公案,十年後再看,對我自己更加有幫助。一般學校課程讀完一次就可以,下年無須重讀,但佛法中『無常』、『痛苦』等道理,是須要一輩子去看、去修的。我們佛學院中很多老堪布仍然反覆聽聞前行,巴珠仁波切(Patrul Rinpoche,1808–1887。撰寫《普賢上師言教》的大成就者)一生也聽聞了25次前行。現在人們滿足於自己所學,恐怕是一種傲慢,他們還未搞清楚佛法義理的重要性及利益,沒有把理論與實修結合起來,只是在文字上過去罷了。」
 
 
灌頂須守誓戒
 
  很多上師都指出一個問題:每個灌頂或多或少都有誓戒(又作誓句、三昧耶戒,即密乘戒律。密乘行者於灌頂同時獲授此戒),接受灌頂者必須持守。可惜並非每位傳法上師都有把誓戒說清楚,真正了解密乘戒律的弟子更不多。
 
  上世紀九十年代,堪布來過香港幾趟,知道港人很喜歡灌頂,但對聽課興趣不大。二十年後,狀況仍然差不多,講課時許多人都打瞌睡。這和內地某些城市的情形不同,可能與以往傳法者沒有詳細解釋有關。
 
  堪布繼續說,灌頂很重要,但佛法理論更重要,因此某些大德故意於說法期間舉行灌頂,吸引人們前來聽法。某些「灌頂」可能只是加持一下,但一些比較高層次的灌頂,授灌時上師應該向弟子說明誓戒,正如傳別解脫戒時必須詳細解釋戒條一樣。若灌頂沒講清楚誓戒,等於是害了弟子,不僅沒有功德,而且過失很大。每個灌頂都有不同的誓戒,例如《大幻化網》有五根本誓戒等等,晉美彭措法王(Khenchen Jigme Phuntshog)每次灌頂前後都講解誓戒,堪布希望所有上師都能如是。
 
 
凝聚年輕佛教徒
 
  筆者求學時期曾服務於中文大學佛學會,與香港大學、理工大學、珠海書院的佛學會素有聯繫,畢業後復一直從事佛教工作。留意到內地佛教發展日益興盛,國內學佛的年輕人越來越多,很多大學舉辦的佛學講座或研討會,都有一定數量的學生參加。可是,香港的年輕人似乎仍以基督徒較多,各家大學佛學會活動的參加者中,應屆本科生人數都偏低。堪布是次來港,先後於中文大學及理工大學開示,聽眾亦多為外來的佛教徒。
 
  堪布承認,許多基督徒都非常熱心,為其宗教無私付出,他們有很多資源、做了很多工作,而香港人對佛法理論的接觸才剛剛起步。根據他的所見所聞,學佛的年輕學生其實也不少,只是認同感沒建立起來、沒凝聚在一起而已,故希望教界能通過各種渠道,讓年輕人了解佛法。
 
 
終生聞思修
 
  筆者請求堪布給廣大修行人一些建議。他自言對《大圓滿前行引導文‧普賢上師言教》很有信心,他和內地道友、居士們共同學習,效果很好;當中講述人身難得、生命無常、面對死亡等部份,講得特別透徹,對行者特別重要。他也建議大家把這部論作為「終生修行手冊」,不要只是光看一遍,必須經常看、經常聞思實踐,這樣才是名副其實的修行人。
 
 
佛法就是生活
 
  座上觀修《大圓滿前行》後,座下──日常生活中當如何應用佛法呢?
 
  堪布回答道,平時沒有修行的,比較難把佛法應用在生活中,反之亦然。認真的行者,日常生活不論是吃飯、睡覺、工作,都不離開修行。功夫高的,可以時刻保持一心不亂,明心見性;否則,生活中也可經常觀修人生難得、生命無常等。例如吃飯前後朋友聚散,已經可以用作無常觀;又如輪迴痛苦,在任何環境都可以觀察到。一些「修行人」僅是膚淺地把佛法停留在口頭上或文字上,佛法與生活各不相關,這是不行的,我們應該要做到「佛法就是生活」。
 
 
 
  最後,筆者好奇地問了堪布一條個人問題:堪布的母語是藏語,但漢語比不少漢人還要好,他從藏譯漢的經論都是使用文言文,而且用字十分準確!他是怎樣學漢語的呢?原來直至20歲師範學院之前,他都沒有學過漢語,從師範內學到的也不多。其漢語、漢文主要是通過與身邊的漢族弟子接觸而學習的!
 
  是次訪問,索達吉堪布澄清了許多關於藏傳佛教的錯誤知見,相信可於一定程度上產生震聾發聵的作用。如果您想正確了解藏傳佛教的更多內涵,或想見識一下堪布的漢文造詣,可到智悲佛網www.zhibeifw.com瀏覽堪布的各種譯著。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