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2020佛光大學-ads

死後便是虛無?

文:小西   第221期明覺| 2010-11-24

筆者之前在本欄提過(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15635),在奇連伊士活執導的電影《此後》(Hereafter)中,除了男主角通靈師佐治(麥廸文飾)與一對孿生兄弟的故事外,還有瑪莉(Cécile de France飾)在南亞海嘯中「死過翻生」的故事。

話說瑪莉是法國某間電視台的當紅女主播,她以在時事節目中向公眾人物凌厲的追問見稱,與此同時,她也是一位著名的作家。可以這麼說,無論在名和利上,瑪莉都可謂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但好景不常,瑪莉與電視台編導男友在海外渡假期間,碰上南亞海嘯。或許是因為福報不薄,雖然所住的酒店就在海邊,二人最終卻並沒有給突如其來的淊天巨浪沒頂,可謂萬幸。不過,跟編導男友不同,在巨浪掩至的瞬間,瑪莉經歷了一次前所未有的「瀕死經驗」。在浮沉在大水的半昏迷狀態中,瑪莉似乎是進入了某個「死後世界」。在那裡,她經歷不斷閃過的模糊人影與聲音,正循着某個方向往某個未知的世界進發。只「可惜」在電光火石之間,瑪莉獲救了,「有幸」回到她所熟悉的世界。

俗語有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但表面看來,瑪莉瀕死之後,卻似乎不再走運了。首先,或許是因為南亞海嘯的衝擊過於震撼,回到法國之後,瑪莉遲遲未能回復之前的工作狀態。結果,瑪莉的主播位置,在她一次休假期間被其他人所取代,而編導男友亦跟主播新貴搭上了。其次,瑪莉有關法國前總統密特朗(François Mitterrand)傳記的寫作,也因為她的「出神」,而處於膠着狀態。事實上,自從南亞海嘯「死過翻生」回來以後,瑪莉一直為那個「死後世界」所困擾與迷惑。「到底我在瀕死的一刻經歷到的是什麼?那是死後的世界嗎?」這大概是瑪莉現在心裡最大的疑問,與此相比,密特朗風雲變幻的政治生涯,也就顯得無關痛癢。

事實上,在死亡的面前,一切看似唾手可得或理所當然的事物,都顯得脆弱和不恒久。一場南亞海嘯固然一下子毁掉了瑪莉那如日方中的事業和歷劫生死的愛情,但更重要的是,瀕死的經驗從根本上徹底改變了她對於生命的觀感,而她的生命軌跡亦隨之改弦易轍。

瑪莉最終決定放棄密特朗傳記的寫作,改而埋首寫作一本有關「死後世界」的書。然而,對於原本的出版商來說,瑪莉的決定自然是違約,而對於她的新寫作計劃,合作多年的出版商也不看好,認為:「這是法國,不是美國呵!」意思是法國人對這類New Age題材沒興趣。不過,「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瑪莉的新書最終得以在美國出版,而更重要的是,瑪莉得以在倫敦書展跟佐治碰面,打開人生的新一頁。

筆者之前提過,因為通靈的異能,佐治根本無法跟其他人有正常的交往。同樣地,瑪莉也因為經歷了「死後的世界」,打亂了原有生活的軌跡。可以這麼說,在他們碰面之前,他們都是孤獨的,因為他們都無法他人分享他們那些獨特的死亡經歷。但他們卻最終碰上了,他們知道他們分享一個共同的死後世界,他們通過對方,知道與確認死後並不是虛無。本來,死亡每每意味着生者與死者、生者與生者之間的分隔,但奇連伊士活最終通過電影《此後》告訴我們:對於死亡的意識,並沒有把我們分隔,與此相反,它將會把我們拉得近!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