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段 食 kabalinkaro aharo

達摩 洒甘露 著| 2010-04-11
(一)段 食  kabalinkaro  aharo
這是人類求生的主要食物,即凡是以口服食的食物,為物質之食料,以香味觸之外塵為體,諸如飯、面、果子等類,可以分為多次進食,並且是一節一節,一口一口吞吃及嚼 啜的食物,為肉體所仰賴的食物,主要是以姿口腹。
 
段食的功用︰
如壯牛的老去,只增長筋肉,不增長智慧。
法句 152
 
 
人類在數千年前只有水果、菜蔬及肉類等食物,飲料則是清水,所以不會有肥胖問題,但在近50年來,市面出現大量的快餐,使全世界肥胖迅速增長。尤其是富裕強盛的國家培養出許多腸肥腦滿的公民,特別是成長中的孩童養尊處優,個個都養得肥肥胖胖,令人見之不禁想起電影(瘦身男女) 的主角般,肥得那么累贅和不自在。
 
飽食終日的結果就是導致身體向橫發展,肌肉發達。食的功用就是能養得我們肌膚肉潤及促進體內的新陳代謝,使生命得以持續生存(Upatthambhanto)。由業所生的這個色身,仰賴食物的滋養方能維持十年、一百年,直到生命結束為止。此類食物主要是供給色身產生基本的八種需要。即:四大、色、香、味及營養(ojatthamaka-rupani)。
 
段食與身軀間的關係佛陀將它比喻為
 
恰如一間房屋依於木柱而得於不倒,同樣的,此色身因食物而得持續。
milinda panha
 
段食的禍患
在這個人欲橫流的社會,人人皆以金錢掛帥,名利為主的理念來處世。為了自己的利益,就得與人打交道,搞交際。於是飲食 就是最佳之媒介,成為拉近人情、要買人心的途徑。應酬晚宴 自然就成了社交上的管道,以吃喝玩樂的節目來討取對方的歡心,美味佳肴再加上美酒佳人,怎不叫人動心呢? 何愁萬事不通呢?
 
中國的滿漢全席,可說世界首推的最豐富佳肴,它講究食物的色、香、味。大唐皇帝三餐飲食,都得經過百名廚師的細心烹飪,特別調理,其隆重與奢求可想像而知。從帝皇苗家姑菜,從佛缽飄香馬來風光,各式各樣的食物弄的嗜欲於飲食者過於沈迷食物的滋味,漸漸在食物的滋味上起諸狂執,不知不覺間,人們被食物團團包圍起來。踏入街市,到處是食檔和餐館。川行在餐館林立、食味香俱全的街道,對著那七彩繽紛的食館及誘人的香氣,總會引的飢腸轆轆,望著餐桌上擺著的大魚肥肉,各種加了調味的食物,充份發揮其刺激味蕾的功能。
 
佛陀住世時,曾經為暴食終日的波斯匿王開了一道節食的妙方。當時的波斯匿王為人十分驕傲怠慢,放縱情慾,終日沈溺於醇酒美人,歌舞美味之間,食物精致而鮮美,起初年壯時還不滿足,珍肴百味,吃的更多,還常時感覺肚中飢餓,御廚裡從早到晚忙個不停,時時供食;因此。波斯匿王便便漸漸肥胖起來,坐的車輦也撐不住了,睡醒起身后呼吸也困難了,有時還會忽然氣閉脈停,這個時候,他才驚覺自己的身體問題來了,他此時經常坐臥喘著粗氣,苦於身體肥胖超重,連翻一個身也要人幫忙了,他深嫌自己過胖,終日為胖而煩惱。

 
一天,他忽然心血來潮要到祗圜精舍去瞻仰佛陀。到達精舍,頂禮佛陀后,在侍者的攙扶下退坐一側。佛陀見他緩慢的行動及笨重的身體,就向他問道︰大王﹗您發福了,看起來你好辛苦哦。

 
波斯匿王即回答︰世尊﹗我也正為這肥胖的身體煩惱著。我實在不了解,是什麼緣故使我的體重這樣急劇增加? 因為我深以為苦,所以才無法常來,不能多多謁見頂禮………

 
佛陀告訴波斯匿︰人在五種情況下,會使身體肥胖。第一是每天吃的頓數多; 第二是喜歡多睡; 第三是縱情歡樂; 第四是終日無所事事。生活在這五種習慣下,就特別使人胖得快了。如果想不胖,就要減食,且要粗茶淡飯,然后才會瘦下來。
 
 於是世尊就說了這么一首偈語︰
 
人當有念意, 每餐知食量;從是痛用薄, 節消而保壽。
 
波斯匿王聽了這首偈,十分高興,便吩咐隨行的御廚道:朕聽了佛陀的偈頌教導之后,從今天起,每次用膳前,都要在朕身邊誦一遍這首偈語,才進食。
 
自從那天起,波斯匿王每次用餐時都要御廚依照先前的吩咐為他念頌佛偈。由於時常的反審,波斯匿王的食量便逐漸減少,體重也慢慢地減輕了,不久便恢復從前的體形。減肥成功后的國王就想到要去禮謝佛陀,於是再去祗圜,頂禮佛陀后國王興奮地對佛陀說:不久前,受到佛陀的教導,回宮之后,就依法奉行,現在體重已減輕,這都是佛陀的慈悲教導啊﹗因此特定前來禮謝世尊。
 
佛陀告訴國王︰----世人都是像你從前那樣好於美酒佳肴,認為只有這樣才會長命,都不知生命是無常的,此身長期陷於情欲。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曾經幾許,我人為養育家庭而在謀求生計上爭的你死我活,致使情同手足的也為因而耐得六親不認。試問有誰要過那種家徒四壁、終日是饔飧不繼的煎苦生活?人為了生活就要謀得三餐足飽,他需要面對一切的困難來博取生計。正人君子者則以正當的頭班謀生,取得飽食安居之舒適生活。惡人虛偽者則以欺騙不實手段,謀求恣欲色身之道。社會上層出不窮的怪繆之事,如老千、扒手鼠輩等,皆因為食而走人邪道。
 
 納求段食,事實上是件苦差事,是件煞費苦心、引生煩惱的任務。只怪我們無慧眼,不能明察食理,成了個食古不化的人。佛陀很慈悲地為我們道出段食有以下幾點麻煩︰
 
1. 樂少苦多
 
一. 耗時費神: 為了飽食一餐,須得耗上三四小時的準備功夫,選購菜蔬之煩,大費周張地烹調五味,到頭來是享用之時短暫,餐后洗滌碗盤勞神,一大堆的煩事縈身。
 
二. 引生疾病︰為了貪圖一時口腹之快,納取過量食物而招惹無名病痛纏身,正所謂病從口入。在(內經)裡有一句極有智慧的話︰
飲不可過,過則濕而不健;食不可過,過則壅滯難化。
 
三. 污垢充盈︰食物在人體內經過消化后,除了營養被吸取,其餘就變變成渣滓,然後經毛孔或排道外泄,全身即被污垢所覆蓋,導致人體會發出狐臭異味。 佛陀即說︰一孔而入,九孔而出。
 
四. 人皆惡見︰食物取用前五味芬芳,令人垂涎三尺,見者一窩峰擁上搶食,食后排泄出來的廢料讓人聞之掩鼻咋舌,各自散開。
 
五. 納入量少,付出極多:以昂貴的高價去購買食品卻烹調出少許的肴饌,最常見的就是暴食過度,引起的整日昏昏沉沉,肚子裡一股鉛重無法消除,總覺得還沒有休息夠,未到行動的時候。頭腦也漲得滿滿的,一用勁就疼,飽吃一頓卻要以極長的時間來調理身心。
 
2. 智慧不增,徒增煩惱
 
玩在蘇州、住在杭州、食在廣州、死在柳州, 華人常以這句口頭禪,來形容追求完美理想的人生觀。此種錯誤的理念非常俗氣,造成虛摹愛榮、玩世不恭的人越陷越深。整日腦海裡是縈纏在聲色犬馬的幢影中。從俗塵生活到宗教生活也有一些人以來推度 修行心地 的邪惡理念,引起諸多爭端。
從食起邪見, 淨化不淨化, 慈心無悲口, 素食及肉食,
大乘或小乘, 菩薩或羅漢, 得度或流轉, 以食作衡量。
 
段食的治理
飢苦是人所難忍        而能節食。
 滋味是人所貪嗜        而甘啖蔬澀。
 白衣飲不知絕極        而進口如毒。
 
愛美是人的天性,時代男女都流行節食,以節食來換取一副苗條的身材,有些人卻因節食不當而導致弄得百病叢生,最後是落得人形不成。由於食道無方,人就要在飲食后服出極大的代價。瘦身使用節食並不是良策,那只是表層功夫。主要的還是在對飲食所抱著的理念,沒有正確的理念,致使您減肥有成,得到一副令人欣賞的身材,但仍然還會對諸美味食物存有強烈食慾,無奈愛美之束縛,強忍抑制著,最後必定會弄得痛生欲死,混身不自在。
 
佛陀在還沒有証果前,也曾以斷食的苦行法來求証菩提,而最後他經過一番的思考,深深的體悟到︰一昧如世人般的只是享受欲樂,固然是無意義的,但若一味的勤修苦行,同樣是無意義的。因為斷食最終是造成體力的削弱,無異等於智力的消失,可是真正的大道,沒有智慧是不能得的。飢餓體弱怎能得到智慧? 沒有智慧怎能體解大道? 想到苦行的非是,他決意放棄苦行的生活,要回複一般人的受用飲食生活,以恢復自己的體健,並借用飽滿的精神與體力取証菩提。由此可見,飲食有道,自然就會取得它的良好效果。
 
節食固然是能減肥,但不能減弱食慾,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就得擁有一棵健全的心態,而明確的態度是來自正視於食物的特性。泰國的禪師 阿璨 放 在其著作熄滅之時一篇裡提及︰當你吃東西時,保持心在呼吸上,觀想你為什麼正在吃。如果你只是為食物的滋味在吃,那么,你吃的東西便能傷害到你。
 
斷食不如斷欲,正所謂欲不斷,塵不出。從根本上下手方才是明策,佛陀也就這關鍵問題給予清澈的教誡,並指示出其對治的四個方法。
 
一.  食厭想          
 
這是一種專門給貪著於美食,執著於滋味的人所修習的方法。這種減底食慾的方法並不是常人所說的厭食症,它是一種以理性來看待
食物所起的理念。好比說在尋覓食物、食物料理過程、受用進食時及納食后所引生的種種瑣碎問題,令人煩惱無限。
 
二.  飲食適量
 
飲食無節製就會使人容易陷入昏沉與瞌睡,精神不振,辦事工作的效率就會怠慢。修道的人更是不能暴食及多食,佛陀曾說︰比丘若為貪食之故而作惡,將來得生為沙門鋨鬼。所謂多吃無益,經常保持少吃的習慣,自然能得到健康的身體。
 
三. 父母食子想                                 見 S.12.63 Puttamamsa
 
在雜阿含的子肉經裡記載了佛陀對段食所當作的一種觀察法︰譬如有夫婦二人,攜帶著獨生兒到外遠行,由於迷失了方向,就陷入曠野險道危難之處。在多日的掙扎下,糧食漸漸告缺,在飢俄困極下,無計可行,於是夫婦二人就商議一番,丈夫即言: 為了求生存,我們唯有將疼愛的兒子殺掉,取其肉食,才能度脫危難,勝過在此三人一同餓死。夫妻二人商量妥當后,在無奈下悲傷地將兒子殺死,委屈地強食兒子肉,這樣才能度過曠野,保存生命。
 
比丘們﹗你們說那夫妻倆在吞食兒子肉時,有沒有享受的意念呢? 他們絕對不會存有任何吃子肉的快感。 要是能夠如是觀察者則能斷除五欲功德之貪愛。
 
修學佛法者在飲食方面就當保持著「為求脫離險地而納食」,不作沈溺於食物及呆滯於滋味的食虫。
 
四. 藥物想
 
「吾人取食,應視為藥,治腹飢病,並非取樂。」佛陀另外在強調我們在納取食物上應當持以「食藥」的理念,飢鋨是疾病,引生身心上的痛苦,要去除這種苦唯以「食物」來對治。藥到病除,就能舒適地生活。
 
「段食真可厭,苦中最為極,猶如食子肉,增長諸煩惱﹗」
(有部法律卷14)
 
達摩 洒甘露 著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