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母親與貓

第226期明覺   圖、文:神野貓| 2010-12-29

在這短短幾年間,癌症像跳華爾滋那樣,不斷在我的生活圈子中轉轉轉,沒有人知道它將會跟誰一起轉,也沒有人知道它將會轉到哪兒。只知誰跟它一起轉都會被轉得頭暈眼花,連帶旁觀的也會看得頭暈眼花。轉著轉著,她以幽雅的暴力把死亡為我帶來的震驚一步一步削弱……我一直以為是這樣。

直到昨夜,收到從日本來的噩耗,お母さん(媽媽)原來已經跟癌症搏鬥了幾個月,現時情況有點惡劣。我未及想到過去共處的點滴,已不禁悲從中來。之後,想到上次回去時,她跟我說,希望我下次能回去跟她過新年。至今已兩年半了,還有兩星期新年便到,我是多麼想回去見她一面,但似乎來不及今年回去了。明年?有誰知道她能否多等一年呢?

我真的很想去看看她,可是除了流涙跟嚎哭之外,我甚麼都做不到。那種無力感開始迫使我怪責自己,但另一面卻提著自己要振作,兩極的情緒在我腦袋中廝磨著。最後,為了讓自己能倒頭大睡,我喝起紅酒來……

今早醒來,我以為自己變了鬼,眼皮腫得全無輪廓可言,咀唇因沾上紅酒而發黑,鏡子中看到的完全是一張日本能樂小面。或許被自己的樣子嚇醒了,腦海即時浮出一句「怎可這樣子?我一定要振作起來!」於是一面聽著Mantra讓自己回復平靜,一面想想可以為お母さん做些甚麼。

我首先需要一點鼓勵,因為單靠自己,很容易便會沉溺於淚泊之中,難以提起勁來。於是我給幾位朋友寫了一篇電郵訴說心情,也拜託老師為お母さん頌經祈福。非常感恩的,很快得到大家的回覆。有朋友寫了一首很漂亮的英文詩送給お母さん,有朋友幫忙把詩譯成日文,有朋友到佛舍求來藥師佛的供燈祈福,有朋友幫忙唸彌勒真經,有朋友幫忙找來特價機位……還有很多朋友給我的正面支持與鼓勵。這一切都是令我從傷痛之中振作過來的力量。

晚上,我穿上跑鞋,回到久違的跑道上,給自己充一充電。這是入冬最冷的一個晚上,但我一點也不覺冷。我不能改變氣溫,但我能穿暖一點保持體溫,想到這一點,對悲傷的怨懟也就輕了。我不停地跑著,務求把正能量都跑出來,這是我能為お母さん做的事。

在生命中跟我相遇的眾生都是會死的,至於可不可惜,那便看大家怎樣活。我跟お母さん一生中相遇的時間不多,但中間的故事卻足夠集結成一本畢生鼓勵我的手冊。

我會在她還認得我之前回去見她一面,我會一如過往給她看到我傻笑的樣子,一如過往倒在她懷裡撒嬌,我會讓她愉快地活著,不管她還能活多久。

在短短不足廿四小時中,我得到了一個換來無限祝福的噩耗,讓我與お母さん在漆黑與心酸中找到福氣,也看到正在枯萎的生命帶給我的回憶,原來仍可綻放出最美麗的風景。

我一直沒有告訴お母さん,她有一個美麗的名字──芳美,那正是她帶給我的所有回憶,所有芬芳又美麗的回憶。

謹以此曲,為お母さん送上祝福,謝謝大家的心意。

藥師琉璃光如來心咒

2010/12/17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