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比丘尼──佛教、斯里蘭卡、革命》剖析上座部佛教女眾出家運動

文:林思瀚    圖:Małgorzata Dobrowolska| 2019-04-17
電影製作人Małgorzata Dobrowolska電影製作人Małgorzata Dobrowolska

泰國發生過很多信奉上座部佛教的婦女出家的戲劇化故事,傳媒的報道焦點往往集中在女眾出家運動兩個領袖人物身上──阿姜布拉姆(Ajahn Brahm,現已遭驅逐離開他本來所屬的森林派)和達摩難陀比丘尼(Ven. Dhammananda)。不過,婦女出家的抗爭真正成功首先出現於斯里蘭卡:1998年,一群上座部的比丘尼在中國比丘尼的協助下,依四分律剃度出家。但在斯里蘭卡婦女爭取獲認可出家的漫長過程中,這只是開端。電影製作人Małgorzata Dobrowolska就在電影《比丘尼──佛教、斯里蘭卡、革命》裏記載了過程中的進展和障礙。

Małgorzata出生於波蘭,成長期間深受羅馬天主教會影響,自小已對教會內男女地位不平等的狀況極感不滿。她表示:「即使是童年時,我已感到奇怪,為甚麼女性不可以成為神職人員。我後來了解到,這種不平等在世界上所有重要的範疇都出現。於是我開始尋找想擺脫這些模式的女性。」她成為了社運分子和專注於女性故事的紀錄片製作人;另一方面,她因為探索佛教,最初前往泰國。」

她憶述:「2015年,我到了泰國的松達瑪卡利亞尼寺院,那是該國第一家比丘尼寺院。該寺的住持達摩難陀比丘尼,是泰國第一位剃度出家的比丘尼。住在這寺院令我印象深刻。我遇到一群很傑出的女眾,但她們不獲政府、大部分泰國僧人和一部分在家人接納。而泰國的比丘尼傳統其實是源於斯里蘭卡。我的紀錄片其中一個主要人物達摩難陀,正是2003年在那裏出家的。」

對Małgorzata來說,攝製紀錄片是重要的探索旅程:「當然,有時我會遇上困難或壓力沉重的處境。我孤身一人來到斯里蘭卡,對這個國家沒有甚麼認識。在我離開波蘭那一刻,我不知道有沒有比丘尼會答應成為這部紀錄片的拍攝對象。結果我發現,自己的憂慮是多餘的。那些比丘尼熱烈歡迎我,令我感到賓至如歸。她們很樂意和我分享自己的故事和目標,也說出自己的恐懼,並且引領我進入她們的世界。我覺得,對她們來說,能夠自己訴說本身的故事,記錄下重新建立比丘尼傳統的歷史,也是重要的。」

在歷史中,阿育王的女兒僧伽蜜多在斯里蘭卡建立起女性出家的傳統,因此該國在對於創立比丘尼制度擔當著重要的角色。Małgorzata認為:「現在這個制度能在南亞重生顯得更重要,因為很多在自己的國家未能剃度的女眾都會來斯里蘭卡出家,然後返回祖國。我很幸運,能在影片中記錄了2016年的國際上座部佛教比丘尼出家大會。那是歷史性的盛會,有來自孟加拉、泰國、越南的女眾在會上剃度出家。那群孟加拉女性是國內首批上座部佛教的比丘尼。她們的領袖叫Gautami,就成為孟加拉第一位比丘尼。」

這部紀錄片於斯里蘭卡拍攝,但是三個主要人物卻來自三個不同國家──Kusuma比丘尼來自斯里蘭卡(1996年在印度出家);達摩難陀比丘尼來自泰國(2003年在斯土蘭卡出家);以及Gautami比丘尼(2016年在斯里蘭卡出家)。她們在現代歷史中都是自己所屬國家的第一位正式出家比丘尼。

不過,即使在斯里蘭卡,對女性剃度出家這種觀念,大眾的接受程度不一。Małgorzata解釋:「在眾多以上座部佛教為主要宗教的國家中,斯里蘭卡比丘尼的情況明顯已是最好的。該國部分僧人支持女眾出家。多得他們,比丘尼的傳統才得以重新建立,而新的國際出家大會也得以舉辦。但是,斯里蘭卡政府和很多僧人仍然不認可比丘尼,幸好政府不會將試圖成為比丘尼的女性關進監牢,而即使最為保守的僧人也不會強逼比丘尼還俗,因此該國可說對比丘尼運動還算頗為包容。」

運動的進度並不完全取決於對戒律的關注或性別主義的觀點。有某些制度會容許「灰色」地帶,將比較截然劃分的「在家女眾」和「比丘尼」角色重疊起來,例如dasa sil mata,就是一些按照佛教十戒生活的婦女,但卻不會被當作出家的僧侶。“Dasa sil mata”是近代才從緬甸引入的概念(約一個世紀前),與泰國的mae chee制度相似。Małgorzata認為,這方式在像斯里蘭卡這樣的國家不會長期持續下去,因為按照上座部戒律的女眾出家制度,已在該國重新建立。她這樣比喻:「現在就像在大堂中等待醫生,但卻未有機會真正走進醫生的診症室。」

Małgorzata認為,最重要的是在家人認同比丘尼的制度,以及大眾認識到這制度。她表示:「我相信有關比丘尼歷史的教育至為重要,以及要大眾得知重建女眾出家制度已經成功。這個建議不單適用於斯里蘭卡,更應遍及全世界。」

目前,Małgorzata正在發行該部紀錄片。她承認,這是整個電影製作過程中最為困難的工作。她說:「在現代社會,我們在任何時刻都受到廣告和各種邀約轟炸,要擺脫這種商業噪音,為觀眾提供一部關於上座部佛教女眾出家制度復興的紀錄長片,實在不容易。不過,這是非常重要的議題,大眾並不知道,上座部佛教作為其中一個最古老的佛教派系,已作出了重大的突破,甚或是革命。在一千年之後,女眾再一次可以授比丘尼戒。佛法已回復到佛陀想要的狀態。大眾能認識到這一點,並作出支持,是非常重要的。」

原文刊於Buddhistdoor Global:
Bhikkhunī – Buddhism, Sri Lanka, Revolution: A Film on the Epicenter of Theravada Female Ordinations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