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比編劇還厲害的思緒:正念陪我渡過媽媽沒在家的日子

文:麥思齊| 2017-10-11
當思緒沒完沒了,嘗試聽著念誦、以正念呼吸,讓人平靜下來(圖:Pixabay)。當思緒沒完沒了,嘗試聽著念誦、以正念呼吸,讓人平靜下來(圖:Pixabay)。

這幾天媽媽沒在家,自己獨自在家中。雖然這些情況我已經習已為常,但潛意識總會不時跑出來嚇唬一下自己。

事發是這樣的,那天晚上在房間做學校的工作,突然聽見門外咯咯聲響,聲音像是敲門聲,又不像平時所聽的敲門聲。由於已經夜深,因此不太敢打開門看,只是不理會,然後上牀睡覺。當我快要入睡時,電話突有來電,顯示著來自馬來西亞的電話號碼,發覺自己原來忘記了關掉電話。當時已經是凌晨一點,我毫不猶豫地按上拒絕來電的按鈕,但不到一分鐘,同一號碼再次來電。出自我的恐懼和來電的不合理時間,我再次毫不猶豫地拒絕接聽。

然而,當我正想再次入睡時,突然一陣寒氣和恐懼感湧上心頭。腦袋中一直重現之前所聽到的敲門聲和剛才聽到電話聲的情況。我聯想那個敲門聲和來電的人是同一人,雖然不知為何會是一通由馬來西亞來的。然後,我甚至想像會否有人想闖入家中,更想像那通電話是不是一些威脅來電,更無理的,是我想像會否有人把炸彈放在家門口⋯⋯

我越是想像,就越感害怕。本來的睡意全然間被這些思緒趕走得無影無蹤。我感覺到四肢完全無力,心臟跳得厲害,眉間一直皺著。我知道不應該一直維持著這個狀態,於是努力叫自己運用深度放鬆的練習讓自己放下思緒,亦讓整個身體放鬆,並令自己在自己中找尋到安全感。

但是,這些思緒仍然沒完沒了。因此,我並沒有逼迫自己或要求自己放鬆,而是把雙手放在自己的心口上,這是一個擁抱自己的動作。然後,我播放梅村僧團的「觀世音菩薩唱誦」給自己聽。這個念誦是把祝福和療癒送給自己和身邊所有的人,亦希望能夠藉僧團的力量擁抱自己的恐懼,和把祝福送給世界上所有的人。聽著念誦,加上一直的正念呼吸,大約四十五分鐘後我便平靜下來。

第二天早上,我一早起來去梅村蓮池寺。雖然我每個星期都會上山,但這次特別感恩自己能夠有生命起牀,平安走出門口,又平安上山。回想起來,整件事情亦頗沒有邏輯,但我實在想像不了一些有焦慮症的人可能每天也會這樣,甚至更嚴重。同時亦發現自己的思緒有多強大,可以把小小的事情弄得如此戲劇化。因此,若果我們不能好好照顧自己的情緒,特別是恐懼,又沒有正念的話,我們作出的行動可以帶來莫大的傷害。
 

作者 - 麥思齊
香港中文大學人類學系一年級學生,自小在梅村修習一行禪師的教導,有「梅村Wake Up女孩」之稱。在單親家庭長大,與母親張仕娟一同撰寫佛門網專欄【正念父母】。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