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水中送炭

第225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0-12-22
2010年11月馬來西亞北部水患災情嚴重2010年11月馬來西亞北部水患災情嚴重
救災中心七扭八歪的草蓆,鋪滿了整室的淒涼,幸有義工「水」中送炭。救災中心七扭八歪的草蓆,鋪滿了整室的淒涼,幸有義工「水」中送炭。

嗚咽的大地,潸潸而下的“淚水”,為這平平淡淡的十一月,編湊了驚濤駭浪的情節,繼而掀開了馬來西亞北部水患的序幕。

剛從手術室出來,我在位於第三樓的診所望出去,對面原本翠綠的高爾夫球場,已被混濁的河水淹沒。乍看之下,草場宛如一片有待插秧的稻田。眼看醫院門前的馬路也漸漸被淹沒,陣陣愁緒湧上我心頭。這一次的災情,要比五年前的,更為嚴重。

鈴聲響起,是一位義工自救災中心撥來的電話。他們正在尋求醫護人員前往災區。電話的另一端摻雜著災民的吆喊和嬰兒的哭啼聲,我當下不勝唏噓:賑災,不需再飄洋過海了;災難,就在眼前!

我與同事商量,要求他代我當值,他想也不想,就一口答應了,我真是感激不盡。

我兩手空空地來到了靜思堂,才獲悉藥劑師的家園也遭殃,而受困於災區。籌備委員們當機立斷,吩咐我到附近的藥行購買急需的藥物。買了兩大箱的藥物,藥行老闆慷概地讓我掛賬,說:“救人要緊,你先拿去吧!”還幫忙把藥物扛上了車,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

兩輛大型的卡車,一前一後載著乾糧和救濟品,像兩棲交通工具,在那汪洋一片的災區,慢慢探路前進。一旦碰上水位過深的道路,卡車還是得繞道而行。平時二十分鐘的路程,如今轉轉折折,花了一個多小時才能抵達。沒有遮蓋的卡車,讓午後炙熱的太陽,把義工們曬得紅彤彤。這一群義不容辭的義工身上所流淌的熱血,我想,就快沸騰起來了。

一路上,氾濫的河流,決堤而出,在兩岸留下許多載不走的哀傷。澎湃的浪花再一次激起了已被人們遺忘了的噩夢。倉皇失措的災民,肩馱著貴重的財物和沈重的心情,涉水逃命,奔向一個不可知的未來;在水中拋錨的汽車,則任由命運擺佈。

抵達災區時,已近黃昏。該救災中心暫設於一間多用途禮堂,面積只有兩個羽球場般大,卻擠入了兩百多位災黎。電流供應已中斷,醫療團隊就在夕陽和月亮交班的餘暉中施診,貼心的義工則以手電筒為我們照明。

災民生理上的創傷,在微弱的燈光下隱隱作痛,但他們的唉聲嘆氣,卻在我耳際嗡嗡作響。隨著河水一起暴漲的血壓,衝擊著腦袋,令他們頭痛欲裂。置身雜亂無章的禮堂,我看著七扭八歪的草蓆,鋪滿了整室的淒涼,心想災民也難以在這突如其來的災難中,找到喘息的隙罅。

不一會兒,發電機“嗒嗒嗒嗒”地響了起來,迷惘的災民在昏暗中高聲歡呼,大家的心情也瞬間和燈光一起亮了起來。

施藥後,我和兩位隨行的白衣天使閒聊時,才知悉她們的家園也遭殃。她們僥倖地逃了出來,卻又因為牽掛著災民的健康,而決定重返災區。她們這一份捨己為人的精神,讓我感佩不已。

當晚九時許收隊。卡車上擠滿了義工,或坐或站,少說也有四五十位,在夜空下涉水而歸。一路上,在卡車隆隆的伴奏下,這群精力充沛的義工唱著歌,還將在水中行駛的卡車妙喻為“法船”。在法喜充滿的氣氛中,我雖為“法船”上的隨喜乘客,也感染著那份能為他人付出,就是一種幸福的喜悅。

在漆黑的卡車上,不知從那個角落傳來了一盒炒飯,飢腸轆轆的我毫不客氣,大口大口地扒著吃。然後又遞過來一大杯熱騰騰的茶,接著又是一個饅頭……在那飄著雨絲的冷風中,把我的心塞得好滿,好暖。

網上片段:北馬水患心繫災黎 醫護奉獻良能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