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水深火熱的大寮

第286期明覺   文:傳燈法師| 2012-10-03

每次法會,師父都鼓勵我們,每人負責煮一兩道菜,懂什麼就煮什麼,跟大家結緣。

大寮即是廚房,也叫香積廚,平時由精於烹飪的師兄把關,也負責教導其他人。佛門裡的每一份子,就是這樣被鍛鍊,人人都要入得大寮,上得殿堂。

出家,她一心只想修行。剃度前,知道人人要領職,便想專精學好煮湯,反正廣東人最愛喝湯,其他的不學也罷。原來只懂煲湯是不合格的,還要學不同的煮食。當她被分派到大寮負責大眾的飲食時,簡直要她的命。她不愛下廚,因此對大寮很抗拒,學起來格外吃力。

但她很有責任感,也願意服從安排。當要準備早齋或午齋時,她會慎重地請教師兄,需準備什麼材料?怎麼做法?每次她都硬記死記,或者寫下來,再三細心揣摩。有時需要煮數道菜,實在吃不消,煮到中途便緊張到無法承受,腹部開始絞痛,全身乏力,面色蒼白,必須馬上躺下休息,由其他人接替。

大寮的任務是照料全寺住眾的膳食,不容輕視啊!她不想失職,每當輪值時便提早開工,心想慢慢準備,必萬無一失。但師兄們卻不准許,說本來只需兩小時的工作,哪需花三、四個小時去慢慢摸?她無奈聽從,好幾次,難過得差點掉下眼淚。

爐火開了,她在默唸之前背熟的筆記:點火、下油、放薑、放……才背了幾句,油太熱,薑也焦了,她急忙倒掉然後從新開始,再背:點火、下油、放薑……。手忙腳亂,急得滿頭大汗,師兄弟們卻笑到捧腹。好幾次,勉強煮好了,卻在吃飯前撐不住,又倒在床上。

大寮的鍋子、鏟勺比普通的大,火力也猛數倍,煮的菜式需有不同口味。熬過了不知多少趟笑中有淚、淚中帶笑的折騰,她終於開始掌握烹飪的竅門,粥粉麵飯,或者不論煎炸蒸煮燜焗任何方法,抑或甜酸苦辣哪種口味,都懂得融會變通。

有一次,大家為翌日的大型活動製作披薩,眾師父一起搓製餅皮,但後來覺得餅皮口感不佳,怎麼辦?有人提議開粉重做,她第一個贊成。那一次的披薩,人人都讚不絕口,說任何專門店都比不上。

我聽著大家細說她的故事,感受到那份濃濃的道情。廚藝可經培訓而學得,興趣、耐心和愛心也可經薰陶而培養。當技法達到爐火純青時,任何問題便不存在。就如我不擅長烹飪,但煮咖喱卻難不倒我,只因從小吃到大,怎樣也忘不了那味道,即使現在煮素的,也人吃人讚。

廚房近火,當時間緊湊又逼迫時,最容易有磨擦起衝突,更容易成為是非糾紛之地。曾見過有些團體的廚房,裡面的人就分成幾派,水火不相容,連米也不肯共用。

常說服務大眾能夠修福,真要修,還需先改變自己。我們本身都是好材料,必須經過爐火的鍛煉,才能熬出味道來。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