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普賢菩薩告訴善財童子,菩薩應修的第四個功德門便是無間斷地誠心懺除往昔所造的一切惡業。眾生從無始生死以來,因貪、嗔、癡三毒煩惱所造作的身、語、意惡業無量無邊。假如這些惡業有一個實質的形體和相狀,即使整個虛空也不能容納。故此,菩薩應該以清淨的身、語、意業於一切佛、菩薩前,誠心懺悔,並立下重誓永不再造,從今以後守持佛制的戒律,以及護持這個戒相的功德。
文:羅偉輝| 2020-12-04
人生感悟
法相津塗
2018年7月,我突然發現患上胰臟癌,隨即做了一個大型手術,以及十二次猛烈的化療。一年後發現轉移到左盤骨及肺(癌症第四期),又做了電療和吃口服化療藥;因覺化療對身體的損害很大,也只是一種拖延,故決定不再接受化療。我知道這是致命、極其嚴峻的病,病情多反覆崎嶇,也不知道生命還有多久;無論如何,像生死教育學會謝建泉醫生的建議,每個人不論有病與否,都應該寫下「遺書」,將要想表達的寫下來。寫下「遺書」後,有機會的可每年更新一次,看看甚麼要補充的。我更建議可及早張揚及交給相關的人,這真是一個對「安」自己和親友的「心」的好方法,讓大家有足夠的心理準備,輕鬆的面對一切。「隨時為死亡作好準備」,其實是每一個活著的人要做的事。
文:李少慧| 2020-11-20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佛陀的教化是最根本的離苦治療法,令我們徹底認知生命的真實層面和運作,以透徹的分析和理解,賦予我們如實的智慧,加上隨之而改善的行為,包括減退我們的貪、瞋、癡、慢等,使我們在順境中不貪不慢,遇逆境時也不瞋不懼。
文:黃彥鳳| 2020-11-06
法相津塗
佛家是相信輪迴的,而有情生命於三界(欲界、色界和無色界)中輪迴 ;但有情生命皆自覺有意識的存在,所以說「三界輪時易可知」。法國大哲笛卡兒說「我思故我在」便是明證。至於唯識學說的第七末那識和第八阿賴耶識(往後再談第七和第八識)都是微細不可測,故就沒有「易可知」了。
文:吳炳榮| 2020-10-23
法相津塗
法相唯識宗說的是「阿賴耶緣起」,以「阿賴耶識」涵攝一切種子的功能而為一切法的根源,更是有情眾生流轉還滅之所繫。愚痴無聞凡夫如筆者,便總是將整個「賴耶緣起」的重點只放在「阿賴耶識」上,直至最近於讀書會完成了解讀《成唯識論》中有關第七「末那識」的部分,才驀然驚醒自己輕視了此識之重要性,亦忽略了整個「賴耶緣起」系統的環環相扣。第七及第八識的建立為瑜伽行派之獨議,並不見於其他印度或中國的佛教宗派。有關此兩識的作用及體性等,於《成唯識論》中有非常詳盡的陳述,故不在本文中討論。筆者感興趣的是,第七及第八識是如何與前六識建構成為瑜伽行派這套完整而緊密的思想系統,圓滿地闡釋有情生命體的生理、心理認知,以及生死流轉的真相。
文:鄭紫薇| 2020-10-09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修辭的目的是要讓讀者能理解,生感受,有共鳴。這也正是嚴復所說譯事三難「信、達、雅」中「雅」的任務所在,「言之無文,行而不遠」三難中重在一個「雅」字。
文:吳國寧| 2020-09-25
法相津塗
東晉時期,著名僧人和佛教學者僧肇,是佛經翻譯家鳩摩羅什的得意門生,被稱為「解空第一」,其《肇論》是印度中觀學說中國佛教化的經典之作,對中國佛教有深遠的影響。佛教史家湯用彤稱頌這部典籍說:「所作〈物不遷論〉、〈不真空〉及〈般若無知〉三論,融會中印之義理。於體用問題,有深切之證知。而以極優美極有力之文字表達其義。故為中華哲學文字最有價值之著作也。」  現選《物不遷論》幾段原文進行解讀,藉以介紹僧肇的作品,亦助我們剖析世人對世間現象的誤解。
文:黃首鋼| 2020-09-11
法相津塗
一般人都會認為學佛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要求證得無上正覺、成就佛寶,必定要沉沒在浩瀚經書、嚴厲戒律之中,更須度化無量眾生,學佛似乎係是一件「苦差」。這樣的誤解,往往會令很多有志學佛的同修,心生恐懼,而退卻行菩薩道之心。然而,發菩提心度眾生之願,在宗教信仰上是否等同實踐「苦行」?
文:姚雯雯| 2020-08-28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在眾多高僧中,玄奘法師的臨終經驗很值得參考,因為其傳記中詳細記錄了法師面對死亡時的處理方式;其臨終的修持也全面地顧及到社會、身體、心理與心靈各個層面;更重要的是,玄奘法師在死亡時能夠達到身、心安樂無苦的善終狀態。因此,本文將探究這位一代高僧的臨終情況,以及對其臨終的修持方法稍作分析。
文:李嘉偉| 2020-08-14
法相津塗
在正式討論以前,讓我們重溫一個耳熟能詳的故事:相傳有數個天生視障人士爭論一隻大象的「真正」形態,有觸及象足者認為象便如竹筒;有觸及象尾端者認為象當如掃帚;有觸及象肚皮者則認為象應如大鼓;有觸及象耳者卻認為象如簸箕;亦有觸及象鼻者認為象實如粗繩,其他觸及象的不同部位而認為象該為不同形態者不一而足,大家均為象的「真正」形態究竟為何爭論不休,卻原來所有人實只是蔽於一己所見而未能一窺象的全貌...
文:趙敬邦| 2020-07-3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