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一般人都根深蒂固地認為自己是獨立不變的個體。但佛陀告訴我們,前一秒鐘的自己,和現在這一瞬間的自己,其實已經不同。所以,由出生、成長至現在,每個人可說是已經完全是另一個人了。
文:趙錦鳳| 2019-06-07
法相津塗
佛教十分強調因果業報之說,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這幾句通俗的俚語,即使非佛教徒想必也有所聽聞。
文:羅偉輝| 2019-05-24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常聽到有人說:「我這樣做,是無愧於心的!」也聽到有人說:「真慚愧!這事我做不來。」那麼,到底慚愧在佛的教法中,是否有一個標準?
文:黃笑鳳| 2019-05-10
法相津塗
學佛都一段時間了,前一陣子反思究竟有甚麼收穫,忽然發覺日常生活中點點滴滴的專注,是非常重要的。從學佛上來講,這亦是佛之所教的重要精神之一,此話何解呢?
文:吳炳榮| 2019-04-26
法相津塗
日前在一個佛學班的聚會,期間談起了佛教對器官捐贈的看法,同學們引起了頗為激烈的討論,各人都有其支持及反對的理據,這確實是一個極為複雜及不容易協調的問題。
文:鄭紫薇| 2019-04-12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戒、定、慧三學以戒為先;六度雖持戒第二,但廣義說除了禪定和智慧,布施、忍辱和精進亦屬戒學;正語、正業、正命、正精進,八正道中這四項同樣位於戒學範疇。由此可見持戒對佛教的傳承和信眾的修行是何等的重要。
文:吳國寧| 2019-03-29
法相津塗
一般人說到「慈」,只會想到「好人」、「樂善好施」等正面的形容詞。做一個「慈」心的人,是否只需救急扶危、解人之困便可?行「慈善」是否單單存有一顆善良的心,便能救濟他人?世俗的好人理應做到如此。不過,在佛教的角度,慈與悲乃是一體,兩者不相離。慈悲乃是大乘菩薩修行的重要心志,誓願度無量眾生離苦得樂的大宏願。慈悲度化眾生固然是菩薩行的根本基石,般若智慧亦是善巧引領不同根器眾生的法輪,能破除各種煩惱、執著的邪見。「慈悲度眾生,般若為究竟」,菩薩道的修持應是慈、悲為根本,般若智慧為方便,三者缺一不可。本文將會以「四無量心」的「慈無量心」及「悲無量心」,以及六度中的「般若」,探究兩者的關係為何是菩薩修行不可或缺的基石。
文:姚雯雯| 2019-03-15
法相津塗
四攝指布施、愛語、利行、同事,是菩薩饒益有情的四種方法。菩薩發了菩提心,所以不能只求自心清淨而持守別解脫戒;也不能只求自己在佛法的修持上時時進步而持攝善法戒;一定要積極去作利益眾生的事情,即所謂「饒益有情戒」。
文:黃首鋼| 2019-03-01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若我們不懂控制自心,即如醉象,造下種種不善業而不自知;但若能把自心調伏,使它受控,便能運用它強大的力量,成就智慧,斷除煩惱。
文:李嘉偉| 2019-02-15
法相津塗
由佛教有建構倫理學的可能,到佛教有明確的倫理立場,凡此均是建基於佛教「空」的概念。惟前文[按:〈佛教建構倫理學的步驟(二)〉]指出,倫理的判斷若只是停留在效果論的層面,則佛教的倫理學還是有可供人詬病的地方。幸佛教的倫理判斷尚有一重要基礎,此即為心性論。
文:趙敬邦| 2019-02-01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