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佛教的輪迴說往往被人詬病為迷信及宿命,但其實佛教的輪迴觀是一套十分精密的系統,只可惜當佛教傳入中國之後,一般人便將其與中國傳統的禍福報應思想混淆起來,對真正佛教因果業力的道理都停留在一知半解的層面。更甚者,每當遇到人生不如意時,大家又喜歡胡亂地強加上「三世因果」之名,開口閉口就說 :「業障呀、報應呀、認命啦……」等等籠統而又含糊的解釋。漸漸地,「輪迴」一詞便淪為愚夫愚婦之說,更為知識分子所鄙視。究竟佛教是如何建構其輪迴的體系?佛教起源於印度,一切便要由印度說起。
文:鄭紫薇| 2021-10-08
法相津塗
「生、老、病、死」看似是一條單程路,一旦踏上這條人生路,彷佛就沒有別的選擇,只能在路上左顧右盼直到盡頭。但事實並非如此,從佛教的觀點來看,如果我們能跳出「我」的框框,不只著眼於自我的一期生命,其實一期生命的結束也是另一期生命的開始。一切眾生都生死流轉的機會,在六道:天道、人道、修羅道、傍生道、餽鬼道和地獄道,因應不同的業報而輪迴。而一期生命的結束,到底要朝哪一道輪迴?
文:吳國寧| 2021-09-24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中國佛教是大乘佛教,以行菩薩道為其特色;而其不同宗派中,最普遍的算是弘揚西方淨土的淨土宗。但是,淨土法門卻非順理成章地在菩薩修行佔重要地位;反而,很多人批評淨土法門違背了菩薩精神。
文:黃首鋼| 2021-09-10
法相津塗
新冠病毒肆虐全球近兩年。每天新聞都報道著各地的感染、死亡數字,不是增加,便是反彈。這些負面消息讓人類時刻都感受著「無常」,直接或間接地體會生命的可貴。不過,剛圓滿結束的東京奧運會像世界的「開心果」,為全球帶來正面、積極、勇敢、堅持、團結及樂觀的信息,驅散疫情的陰霾,使各國人民雖保持社交距離下,依然能夠心連心、共同欣賞精彩的賽事,為運動健兒喝采加油。
文:寂願| 2021-08-27
法相津塗
隋唐時代到中唐為止,佛教各宗並立,寺院規模之大,譯經質量之高,義學研究之成熟與發達,稱得上是中國佛教史上的黃金時代。然而,到了唐末會昌年間(841-846),由於唐武宗「偏信道教,憎嫉佛法,不喜見僧,不欲聞三寶」 ,以及當時「僧徒日廣,佛寺日崇」 、「十分天下之財而佛有其七八」 ,佛教在社會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因此唐武宗決意推行一系列的毀佛政策來打擊佛教。
文:李嘉偉| 2021-08-13
法相津塗
筆者在這裏特意說說菩薩戒中的「不受施戒」,主要是由於近日筆者在大會堂分享佛法的課堂上,幾遇一位聽眾送我物品,情況特殊令筆者有點不知所措。
文:黃彥鳳| 2021-07-30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隨著宗教或社會的需要,佛、菩薩皆有神格化的傾向,而天眾成為了護法,在佛教的重要性亦提高了。不過依這種神格化的發展,到了大乘佛教,佛、菩薩正式成為信仰中心,產生了許多以信仰為主的修持法門,如彌陀法門、藥師法門、地藏法門、觀音法門等。又或在中國佛教中,結合本土宗教及文化而有齋天及供天的法會,乃至密教時期,天眾亦可成為本尊,作為修持的對象。
文:麥國豪| 2021-07-16
法相津塗
《心經》中提及的「色即是空」,其中的「空」是指空性而非虛空,但空性與虛空又並非截然不相關。其中虛空也分為「有為虛空」與「無為虛空」。
文:蔣錦兆| 2021-07-02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生與死都是我們必須經歷的,有人用自己的生命上課,也有人從親人身上學習,這些都是深刻的生命教育,也是人生經驗的深度與厚度的錘煉。
文:陳芷涵| 2021-06-18
法相津塗
關於淨土的修行方法,自古以來,廣見於不少大乘淨土經典論籍之中,筆者偶然遇見一大乘經,名為《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 。引起筆者探究此經的動機,是經文中沒有特別明顯指出是往生西方淨土的修持方法,但佛說此經是九十億菩薩摩訶薩專為「於此娑婆國土,最後時中」的應機者流通而說。對於能持、能聽、能受此經者,於臨終時決定親見阿彌陀佛及諸聖眾,為此本人深感好奇,於是撰寫本文,祈能窺探一下其中因由。
文:趙錦鳳| 2021-06-04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