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筆者在這裏特意說說菩薩戒中的「不受施戒」,主要是由於近日筆者在大會堂分享佛法的課堂上,幾遇一位聽眾送我物品,情況特殊令筆者有點不知所措。
文:黃彥鳳| 2021-07-30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隨著宗教或社會的需要,佛、菩薩皆有神格化的傾向,而天眾成為了護法,在佛教的重要性亦提高了。不過依這種神格化的發展,到了大乘佛教,佛、菩薩正式成為信仰中心,產生了許多以信仰為主的修持法門,如彌陀法門、藥師法門、地藏法門、觀音法門等。又或在中國佛教中,結合本土宗教及文化而有齋天及供天的法會,乃至密教時期,天眾亦可成為本尊,作為修持的對象。
文:麥國豪| 2021-07-16
法相津塗
《心經》中提及的「色即是空」,其中的「空」是指空性而非虛空,但空性與虛空又並非截然不相關。其中虛空也分為「有為虛空」與「無為虛空」。
文:蔣錦兆| 2021-07-02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生與死都是我們必須經歷的,有人用自己的生命上課,也有人從親人身上學習,這些都是深刻的生命教育,也是人生經驗的深度與厚度的錘煉。
文:陳芷涵| 2021-06-18
法相津塗
關於淨土的修行方法,自古以來,廣見於不少大乘淨土經典論籍之中,筆者偶然遇見一大乘經,名為《大乘離文字普光明藏經》 。引起筆者探究此經的動機,是經文中沒有特別明顯指出是往生西方淨土的修持方法,但佛說此經是九十億菩薩摩訶薩專為「於此娑婆國土,最後時中」的應機者流通而說。對於能持、能聽、能受此經者,於臨終時決定親見阿彌陀佛及諸聖眾,為此本人深感好奇,於是撰寫本文,祈能窺探一下其中因由。
文:趙錦鳳| 2021-06-04
法相津塗
筆者憶起第一次聽到「隨喜」這個專有名詞,是在中學二年級的佛學課堂。當時老師教導我們如何隨喜他人所作的善事,並說如果我們能夠真正做到「隨喜」便能與他人一樣,獲得同等的功德。筆者從前對佛學了解不深,總覺得老師的說法太不可思議了,佛教不是教人自作自受,自己種下的因必須由自己承受的嗎?
文:羅偉輝| 2021-05-21
法相津塗
不少佛教徒初看要利用「研究方法」來認識佛教,或多少感到抗拒。這是因為佛教有屬於自己的一套人生理想、哲學義理、修持方式和思考方法,若利用其他的所謂「研究方法」來認識佛教,是否意味我們會戴上了一副有色眼鏡來看待佛教,從而淺化佛教的各種內容,以致扭曲佛教的本來面目?事實上,印順法師在〈以佛法研究佛法〉一文中便有言:「假如離開佛法的立場,本著與生俱來的俗知俗見,引用一些世學的知見,拿來衡量佛法,研究佛法,這還成甚麼說?還能不東倒西歪、非驢非馬嗎?『以佛法來研究佛法』,這是必要的,萬分的必要!」並提出「以佛法來研究佛法」的具體內容,即是依「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和「涅槃寂靜」的「三法印」來作為審視一切佛法的最高標準。
文:趙敬邦| 2021-05-07
法相津塗
第七識又叫末那識(梵文manas-vijñāna),意思是思量,為了不和第六識(意識)混淆,所以用音譯。如果用現代語言來說,末那識相若於現今我們叫「自我」(ego)的東西。「自我」這個概念在哲學、宗教和心理學都有略為不同的解說。弗洛伊德 認為自我除了能主宰我們日常行動的意識外,還有一部分是潛意識;在他的心理動力學分析中,「我」有自我、 本我和超我。現在讓我們看看唯識家對此末那識的認知又是如何。
文:吳炳榮| 2021-04-23
法相津塗
日前電台的一個清談節目談及「宿命論與自由意志」,其中除論及一些哲學思想的解說外,也曾提及佛教對此命題的看法;但當時礙於節目時間所限,內容不免稍嫌粗疏,容易令人引起對佛教有所誤解,因此筆者希望藉著本專欄再作一些討論,更希望可以拋磚引玉,期待各位前輩不吝賜教。
文:鄭紫薇| 2021-04-09
法相津塗
「哈佛大學本有梵文、印度哲學及佛學一系,且有卓出之教授Lanman先生等,然眾多不知,中國留學生自俞大維君始探尋、發現,而往受學焉。其後陳寅恪與湯用彤繼之。」 吳宓於1919年之言對俞大維似有過譽,早於1890年日人高楠順次郎已經在英國牛津大學師從Müller學習梵文,歸日後1897在東京帝國大學創立梵文學講座。而1909年魯迅和周作人兄弟在日本留學期間亦已有學習梵文...
文:吳國寧| 2021-03-26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