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相津塗
梁漱溟寫的《唯識述義》, 於1920年北京大學出版,是一本鮮為人知的好書。在唯識學的發展史中,《唯識述義》應佔一席位,它出版至今已有一百年之久,更重要的是它用西方哲學角度探究唯識學,這種研究方法敞開了另一扇窗,為中國佛學帶來了一線曙光。
文:吳國寧| 2020-03-27
法相津塗
根據《金獅子章光顯鈔》,「十玄」是略名,全名是「十玄緣起無礙法門」,總共有十義門,以顯十十無盡義 ,而此法門是依據「六相圓融」的教門而立說的。《華嚴經》用「海印三昧」 來描繪佛的境界,「形容世界上森羅萬象的一切事物像海水一樣地被顯現出來,一滴海水具百川之味,因而一切事物就其關係來說都是『無盡圓融』,成了一種範圍無限廣大而又互相包容,互相而無個別區分的大法界。」
文:黃首鋼| 2020-03-13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在華人社會,不論電視劇,還是現實的某些情境裏,偶然會聽到幾聲「阿彌陀佛」。太虛法師的〈中國人口頭上心頭上的「阿彌勒佛」〉所描述的情境更加生動、有趣。然而,他那年代所描繪多個的情境,在今日的香港社會,我們仍歷歷可「聞」。只要有人遭遇不幸的事情,就會從某處傳來幾聲「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是何方神聖?口念「阿彌陀佛」到底有何用?這篇文章將會參考淨土宗經典及太虛法師的部分文章,與大家分享口念「阿彌陀佛」的不可思議。
文:姚雯雯| 2020-02-28
法相津塗
彌勒,梵文Maitreya,印度婆羅門十八姓氏之一,玄奘法師譯為「梅呾利耶」。Maitreya的字根源自Maitrī(慈愛),因此亦有意譯為「慈氏」。彌勒出身婆羅門,是南印度大婆羅門之子,其父親善淨通曉梵文及四部吠陀。彌勒先受教於婆羅門學者波婆離(有說此人為彌勒之舅)門下,後來受師派遣前往釋迦佛處學習,並皈依佛陀,成為佛弟子。
文:李嘉偉| 2020-02-14
法相津塗
佛教倫理學實有一特色:佛教有其自身的倫理學說,但亦不會斷然否定他人的倫理學說;正是佛教不把自身的倫理學說和非佛教的倫理學說放在對立位置,佛教乃能吸收其他倫理學說中的有益部分,以完善自身的倫理學。
文:趙敬邦| 2020-01-31
佛學智慧
法相津塗
樹菩薩在〈觀四諦品〉第八頌中,以「依二諦說法」來理解二諦,既能與《般若經》的內容相應,以疏理空、有之不同,亦能含攝《阿含》之教法。但到底龍樹菩薩是以說法手段,還是說法的內容來理解「二諦」呢?
文:麥國豪| 2020-01-17
法相津塗
本篇主要是談我義及由此體相關係而衍生的「我相」(此「我相」有別於下文中我人眾生壽者四相中的「我相」,故以引號標示)。眾所周知,無我是佛法基本理論。《金剛經》中述及的「我相」更可細分為我、人、眾生、壽者四相。《圓覺經》對這四相有比較詳細的解讀。有趣的是,《涅槃經》卻處處說有我。當然,這個「我」的意義,在層次上是完全不同的。筆者從諸經中找出有關細節,試從這個「我相」的角度,鋪陳這種表面上看似不一致,卻貫徹中觀的義理。
文:蔣錦兆| 2020-01-03
十方人物
法相津塗
有時候,風景是一種心情。 我們可能沒有真實的一畝田,但我們可以在真實的生活中,找到耕耘的空間。
文:陳芷涵| 2019-12-20
專題特寫
法相津塗
佛學智慧
無可否認,因意見不合而反目的人的確比比皆是,因為意識形態不同所造成的緊張、分裂、暴力和衝突亦很普遍。這種情況也頗令人擔憂,是大家都憤怒了嗎?造成這種衝突情況,固然有很多不同原因,本文將探討瞋恨心對社會的動盪扮演著甚麼作用,究竟是社會亂,還是自心亂了?迷失中的我們還可以在這亂世中尋找到心靈的出路嗎?
文:趙錦鳳| 2019-12-06
法相津塗
「願」是一種內心的期許,希望自己、他人,乃至世界都能夠變得更好、更圓滿。菩薩的「願」並非一種簡單的期望,而是一種堅固的誓言,是一種清淨、殊勝的大誓願。對大乘修行者而言,「發願」是相當重要的,是十波羅蜜之一。「願」有通願和別願之分。通願,指諸佛、菩薩共通之誓願,如四弘誓願;別願(又稱本願)則是佛、菩薩各自的大願,例如:藥師佛的十二大願、地藏菩薩的根本誓願、觀世音菩薩的聞聲救苦願等。本文將略述普賢十願之首兩個大願,望諸位共同加勉,共同向無上菩提邁進!
文:羅偉輝| 2019-11-22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