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露緣

第265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1-09-28

孩提時,做伸手將軍,向父母討零用錢,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踏入社會工作,按月領薪金,也是天公地道的事。但你可曾試過向出家人拿錢,放進自己的口袋呢?

我說的是稿費。

當初,經由艾霖的穿針引線,我也抱著投石問路的心態,把一些與佛法沾不上邊的文章,陸續投到香港佛門網的《明覺雜誌》去。該雜誌的編輯把文章刊登了,還幫我挑錯字,顯示了他們寬宏的胸襟。

稿件和審校就這麼一來一往,大約半年光景後,編輯來信說要付稿費了,我見錢眼開,高興了好幾天。一旦收到稿費單時,我卻愣住了。噢!原來還有選擇性的回覆呢!我可以選擇把稿費樂捐給該佛教團體;若不,他們就會把稿費寄過來。雖然我不靠咬文嚼字來討生活,但佛性淺薄的我,貪嗔癡樣樣俱全,也就把心一橫,選了後者。

不久,支票寄過來了,雖然不是個大數目,但屈指一算,這筆稿費也可以供家人到餐廳享用一頓晚餐,聊勝於無。豈知一經匯率的轉換,再扣除銀行各種各樣的手續費後,就只剩下一個只夠享用早餐的費用而已,我不禁莞爾。

憨直的我回信把這件事一五一十相告,原意是要說一小筆的稿費,卻得飄洋過海,又被銀行七除八扣,划不來。也許是詞不達意,編輯部卻當我在“訴苦”。(編按:沒這意思呢,但求互相配合,也希望一點薄酬表達感恩之心!)編輯說會另謀對策,或可託人把稿費親自送過來。三餐溫飽的我也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一天,佛門網的總編輯法護法師來郵說他會從香港到檳城弘法,所以可順道把稿費帶過來。結果,這筆稿費,豈只飄洋過海,還勞師動眾了呢!法師的一番苦心,使我心生歉意,但暗地裡又不想錯過了拜見法師的機會。

在約定的廟宇裡拜見了法師,方知我們的年紀相仿,但豁達爽朗的他看起來比我年輕多了。我說他千里迢迢的來,而我只需驅車兩個小時就到,這一次很划算,法師笑了起來。他待人隨和,但不失莊嚴的一面。一陣寒暄後,才知道法師原是砂拉越人,(當時)正在香港進修著佛學博士課程,精進得很。

法師將稿費交到我手上時,我心裡蠻不是味道,我何德何能,竟把眾生的捐款,佔為己有。敏銳的法師一眼就看穿寫在我臉上的愧疚,他反而開導說:“這些稿費算是少付的了,很多人都不為所動,你就收下吧!”他接著又說:“這些都是你努力付出的成果啊!應該的,應該的。”法師能言善道,還極力安撫我的心。

叡智的法師洞悉年輕人愛上網尋查資訊的習性,從而落實了在網絡上傳播佛法的理念。佛門網從雛形的起步到今天的茁壯成長,一路走過的曲折,非我凡夫俗子所能想像。堅忍不拔的法師更自嘲是替佛陀傳經說教的義工,這一回,我笑了起來,卻濕了眼眶,感悟到他的喜捨、我的私心。

臨別時,法師還幽我一默:“你繼續寫吧!我寫的文章太深奧,編輯部都不大願意刊登呢!”

後來,佛門網的編輯說要把我的文章匯編成書,2011年7月,我的第一本書《幸福的滋味》,就出乎意料地在佛光普照下“誕生”了。在佛教裡熏一熏法香、沾一沾法露,我學會了感恩。這本作為流通結緣的書,是我為佛教獻上一份綿力的機緣。什麼版權費和銷售量,在簽下出版授權書的那一刻,我已學會不計較了。

後記:

我何其有幸,這本結緣書能獲得善信解囊助印,(編按:書印出來後口碑很好,更供不應求,而後又喜獲贊助加印)讓這本書廣結善緣。我心生感激,要借此機會向法護法師、佛門網編輯部同仁和慷慨的善信致萬分謝意:借你們的一份光,把我的夢想點亮。借你們的一份熱,為冷酷的社會灑一點溫煦的陽光。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