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法青當組長?

佛門網   圖、文:張詩偉| 2011-12-12
法鼓山香港分會在凌雲寺舉辦「感恩悅眾成長營」。法師特別准許所有香港法青都可以參加,而其他組別卻有名額限制!你看,大家多麼攝心,享受著禪悅。法鼓山香港分會在凌雲寺舉辦「感恩悅眾成長營」。法師特別准許所有香港法青都可以參加,而其他組別卻有名額限制!你看,大家多麼攝心,享受著禪悅。

2011年9月3日,法鼓山香港分會在凌雲寺舉辦了一次「感恩悅眾成長營」,一群在分會默默奉獻多年的菩薩們,這一天,可以暫時停下匆忙的步伐,好好的休息一下。身為法青的我,竟然也有機會參與其中,真的很意外。

「快!再快!再快!」

完成三枝香的坐禪後,法師提著香板站在石橋上,帶領我們圍著荷花池快步經行。自以為年青力壯的我,竟然有點喘不過氣來;但見師兄姐們輕輕鬆鬆的,如箭一般的向前衝,而赤著腳的我,踩在凹凸不平的石路,只感覺到每一步都是分分明明──清清楚楚的痛!

一整個下午的禪修,我都沒能好好用方法,「小差」一直如馬達般「開」個不停;然而,晚上的分享會的那份感動,卻教我至今一直縈繞心頭。

回想成長營舉辦之前,一接到通知要當組長,我便納悶著,為什麼偏偏要法青們做小組組長,有經驗的師兄姐們多著呀!

然而,聽著同組師兄姐們的分享,那一個個令人動容的故事──

手裡拿著的一份報紙,上面刊登著「禪訓班」的廣告,他跟著上面的地址,踏進了灣仔的辦公室;十幾年後的今天,那一則廣告依然歷歷在目……

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那一次她坐在禮堂,聽著師父的開示,眼淚不自覺地流個不停,那會是多生多世以前的緣份嗎?那一晚,她好像「回到了家」,找到了失散多年的親人……

是那一幅平和慈善的佛像,是那一本《正信的佛教》,他打開荔枝角分會的那扇玻璃門,在義工一欄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許多年前,她還沒懷孕,一家人似的參加合唱團,自在、快樂、滿足。接著,懷了孩子,抱著幾個月的娃娃,一起踏上禪修之旅,從未如此歡喜過!那一年,聖嚴師父捨報。深夜,她一個人坐在計程車的後座,司機反問她法鼓山怎麼去?上到山後,她一直沒有哭,有的只是感動……

捧著潔白的燈座,燃燒著的蠟燭,由你傳給我,再到他的手裡,那點點滴滴的燭光照亮著每一個人……

同組分享後,大家嚷著也要我講,我要講什麼?相對他們而言,我是多麼的渺小不足;相對多年親近法鼓山、親近師父的老菩薩們,我有資格分享嗎?

那次,一回到分會,看見法師,合十問訊後就走開了;不一會兒,法師跟著走過來,主動跟我聊天,於是那天工作上所受的委屈、不滿、埋怨,一下子全都跑出來了。法師鼓勵我要發願,要好好看師父的《祈願‧發願‧還願》,要好好打坐,要好好照顧自己的心,要好好放鬆。我心裡想,我怕呀,怕發願,因為發了就要去做,不能退縮的;我沒時間呀,我要工作呀,哪能打坐呀……

是的,我有話想說了。法師,我想說,我打坐時還是會緊張,工作時還是會埋怨,學佛時還是會有退縮之心;但,我答應自己,要好好老實打坐,安好自己的心,然後讓身邊的人都感到快樂;我要努力辦好法青,讓更多的年青人因佛法而得到真正的快樂。老菩薩們,也許,從我們的身上,你們看到了時下的年青人,一顆顆愚蠢狂妄輕率焦躁不安的心──請給我們一點時間,讓我們重新用心好好的學習。

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法師要求法青們做小組長。那是一份濃厚得化不開的感情,是一個個動人的故事,令人珍之重之惜之的回憶,而且更是一種傳承,由你的手,由他的心,傳到我們──法青的一個個踴動的心靈。

這一晚,是中秋節的前一個星期,月兒還是俏俏彎彎的,我們坐在凌雲寺庭院,圍著長桌,分享著彼此生命的故事,彼此的法鼓山。淺嚐一顆荔枝乾,讓那甘甜郁香之味,伴隨著,那一段段溫柔的往事,在初秋的夜裡,在紙上,我們紛紛寫下彼此的願望,送上彼此的祝福。

我終於深深地體會到,聖嚴師父的遺言:「諸賢各自珍惜,我們有這番同學菩薩道的善根福德因緣,我們曾在無量諸佛座下同結善緣,並將仍在無量諸佛會中同修無上菩提,同在正法門中互為眷屬。」

讓我們把這一晚的緣份、感動和憧憬,化為珍惜、願力和行動吧!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