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洗腦」與「惻隱」:《東方三俠》對「良知」的儒家詮釋

第286期明覺   文:林碧君| 2012-10-03

潮流興「洗腦」,就說一齣關於「洗腦」的電影。

杜琪峰導演的《東方三俠》(1993),是港產片中的奇異之作,表面上是動作、愛情、科幻的大雜燴,但杜琪峰卻能把所有元素有機地整合,甚至藉著電影中的一些隱喻,把儒家哲學中對「良知」的詮釋精彩地表達出來,是不可多得的佳作 (筆者個人認為,杜琪峰是拍了《東方三俠》後才真正懂得「拍戲」——作品中多了一些中心思想或哲理,而不只是堆砌動作和情節,只求賺取觀眾的快感和眼淚)。

誰和誰和誰之間 相識結合了患難

《東方三俠》的故事頗荒誕:冬冬(梅豔芳)和青青(楊紫瓊)自小被武林高手收養,教她們武藝,期望她們長大後行俠仗義,但青青卻因表現不理想而被趕出師門,後來更被一位武功絕頂的前清太監(公公)拐走,洗去她的記憶,壓制她的情感,把她訓練成一個對自己和別人感覺麻木(電影說她失去了痛覺),卻又盲目死忠於「公公」的傀儡。

「公公」的巢穴(魔宮) 建在水渠地下,他本身不能見光;他認為中國不可以沒皇帝,常想復辟,命青青拐走多個嬰兒,要從中選出一位做皇帝,事件驚動了警方。他同時命青青假意親近研究「隱身衣」的「博士」(白石千),待「隱身衣」研究成功後便殺了「博士」,搶走「隱身衣」。「博士」雖早知青青的意圖,但還是至誠地愛她,讓青青冰封的心漸漸融化。尚未完成的「隱身衣」會釋放毒素,「博士」知道自己中毒命不久已,但還是堅持研究,還為了保護青青不讓她接觸「隱身衣」,殊不知青青早就暗地裡偷偷用「隱身衣」拐走嬰兒。

被拐的嬰兒當中有一位是警察局長的兒子,他不信自己的同僚,反而僱用一位有名的女槍手陳七(張曼玉)替他找兒子。陳七其實也是自小被公公收養和洗腦的殺手,卻私下逃了出來,幾經辛苦找回自己的記憶後,變成唯利是圖的槍手。「公公」曾命青青殺了陳七,青青卻私下放走她。透過青青,陳七知道嬰兒被收藏在「公公」的地下魔宮,雖然十分恐懼,還是硬着頭皮偷入魔宮救嬰兒,卻被「公公」的毒針所傷而危在旦夕。

當其時冬冬學武已成,嫁了給負責嬰兒案的警官劉Sir (劉松仁),但她卻瞞著丈夫,偷偷地蒙着面以「女飛俠」的身份打擊罪惡。就在一次青青要拐走嬰兒時,冬冬與穿上「隱身衣」的青青交手,被青青逃脫。但冬冬透過追查陳七並替她封鎖毒針,從而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便聯同陳七一起游說青青「變節」,救「博士」和嬰孩(其時「公公」已不相信青青,另派殺手陳九去殺「博士」搶「隱身衣」)。一番激戰後,陳九被殺,「博士」雖獲救,卻病發而亡。但他的遺言卻令青青重新做回自己,聯同冬冬和陳七入魔宮正面挑戰「公公」,終於把「公公」逼上了地面,並把他的肉身炸掉;然而只剩下骷髏的「公公」卻還能以意志控制了青青的身軀,轉而攻擊冬冬和陳七,青青便決定犧牲生命以擺脫「公公」的控制,但卻在回光反照之際憶起與「博士」的感情,最終至誠的真情打破了「公公」的意念枷鎖,令青青的身和心都重獲自由,所有嬰兒都能脫離「被洗腦」的悲慘命運。

情和情和情的關 輾轉裡掠過站和站

孟子是儒家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認為人的道德良知是內在而潛藏於人性之中,儘管人絕大部分時間都是依照自己的生物本能(食、色) 而行事,但如果人能立志發揮這隱藏的小小的良知,透過自省慢慢地改變自己,終有一天在自身的層面上可以成聖,在社會的層面上可以教化別人,令社會變得更完善。

孟子論證人與生俱來具在潛藏良知的方法很簡單,就是說假如有一位嬰兒快要墮入井中,所有目擊的人心底裡都會浮現一種不忍之心(惻隱之心),想也不想要立刻拯救嬰兒,不是因為他要取悅嬰兒的父母或在鄉親面前揚威(筆者按:即使有也只是「第二念」,「第一念」還是惻隱之心) 。故此仁義其實是內在於人的,即使外在的環境是多麼地違反人性,人還是找回良知,變成一個更善良的人。

但是要用甚麼方法去找回自己的良知呢?儒家認為良知即是「仁心」,「仁」字由「二」和「人」兩個字組成,就是人和人之間情感交流的能力,用儒家的語言叫「感通」。儒家批評別人最嚴厲的用語是「麻木不仁」--不能感受別人的感受,用今日的語言說便是「欠缺同理心」。有「仁心」,感通別人的感受,人才可能作道德的行為,因為道德行為的對象必然是「他者」(The Other) ;心中有「他者」,才懂得尊重別人(禮),才懂得做該做的事(義),才懂得約束自己(廉),才懂得反省自己(恥)。所以在儒家思想中,與「他者」的情感佔了極重要的地位——它是推動我們成長最根源的力量,亦只有建基於真情實感的互動,我們才可以面對人生一個又一個的難關(艱苦我奮進,困乏我多情--錢穆)。

《東方三俠》很完美地闡釋了儒的人性觀:劇中陳七自小沒受適當的「道德教育」,為求生存在江湖打滾多年,變得唯利是圖。當她為求賞金不擇手段地追查,以至無意中害死一個嬰兒時,她心底潛藏的良知令她內疚;冬冬乘她的自我中心態度開始動搖時,向她擲出一個嬰兒娃娃,陳七本能地接住那個下墮的「嬰兒」免其受傷,冬冬便告訴陳七她下意識的「拯救嬰兒」動作證明她良心尚未泯,邀請她一起拯救被「公公」拐帶的嬰兒。陳七最終答應了,願意為別人而挑戰她最怕的「公公」,一方面固然是為自己贖罪,另一方面亦是由於自己曾身受其害,不願其他嬰兒再受自己曾受的痛苦(推己及人)。

人和人和人之間 滄桑裡自有浪漫

青青由於自小被洗腦,感情和記憶受壓,心被冰封,身體亦感受不到痛楚,正是「麻木不仁」的最佳寫照。然而,她的情感第一次出現,是她「不忍心」殺死逃走的陳七之時--那是良知的初次萌芽。其後「博士」對她的真情慢慢感動了她,她愛上了博士,「感通」之力遂浮現,最終就在她願意犧牲自己生命救「博士」之際,重遇冬冬,並找回自己失去的記憶,變回一個有血有肉,有自己思想、記憶、身份、主見的真正的人。雖然「博士」最後還是死去,但劇中象徵人性之善的花--「素心蘭」,卻最終在二人感情的灌溉下得以開花--隱喻青青的心終於被喚醒。正是這種建基於真情實感的覺性,讓青青能夠擺脫「公公」死而不僵的意念控制,獲得身與心全然的自由。

莫問一生有風有月有誰伴我 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

寫了那麼多,也只是想表達一個意思:中國傳統的儒家文化,儘管無數的獨裁政權利用它來洗腦,但它本身絕對不是一種洗腦術--它只教我們由尊重自己的真情實感出發,再學習尊重別人的感受,最終達到感通天地宇宙的境界--我們每一個都是獨立的人,但卻不必在大地上各走各路。

莫問一生 (電影《東方三俠》主題曲)

主唱:梅艷芳 作詞:林夕
作曲 + 編曲:羅大佑

誰和誰和誰之間
相識結合了患難
情和情和情的關
輾轉裡掠過站和站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轉身某一天某一刻的事
一舉一動都只是
閑事難事然後變傳奇事

人和人和人之間
滄桑裡自有浪漫
日復夜復日之間
崎嶇夾雜了夢幻
一曲一折只是我
一轉身某一天某一刻的事
一舉一動都只是
閑事難事然後變傳奇事

莫問當初我哀我樂我陪著我
步步驚心我走我的路
莫問今天對天對地我仍是我
在是是非非裡舉步
莫問他朝到底有沒有誰像我
任動地驚天放聲笑傲
莫問一生有風有月有誰伴我
在大地不必各走各路

謹以此文迴向給唐君毅老師,雖無緣親身受教,卻有幸從其大弟子唐端正老師中得到其儒學的傳承。唐君毅老師的遺作《生命存在與心靈境界》還是筆者最常讀的一本書,影響筆者至深。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