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淨心之旅

第209期明覺   圖、文:何國全| 2010-09-01

2008年,去了一個從來沒想過我會到達的地方。

雖然之前有過一次到斯里蘭卡海嘯賑災的經驗,但慈濟團體要到緬甸賑災的消息傳來時,也難免躊躇了一會。但念頭一轉,想到“要做不須理由,不做總有藉口”時,就豁然放下,把名字呈上去了。

這一趟要去十天,得放下奢侈的生活習慣,以簡便的行李上路。就是這種因緣,讓我體驗到簡單生活的美德。白色帆布校鞋,要比名貴的皮鞋,更讓我有步步踏實的感覺。

飛機降陸仰光前,從高空俯視,看到仍有一大片稻田還沒插秧,心裡難免擔心農民的生計。後來才知道納基斯風災不止摧毀了人命和房屋,隨它捲來的海水也把稻田給鹽化了,因此有一些農民撒了兩次的稻種也長不出幼苗。幸好賑災團隊送來耐鹹的稻種,想是帶著愛心與關懷,奇蹟般的在那受創的土地長了起來。

一些偏僻的農村,需要乘兩小時路途顛簸的巴士,再轉搭兩小時隨波蕩漾、左搖右擺的船才能到達。下船時團員也難免雙腳麻痺又昏陀陀,但一感染到農民熱情的迎接,疲憊的細胞又活躍了起來。真所謂甘願做,歡喜受啊!

大部分的農民居住在浩瀚如汪洋的稻海中,唯一的水路交通不方便,村民因此甚少出鎮。醫療保健也就顯得困難重重,而全賴於傳統古方草藥。一些皮外傷因沒得到適當的治療,而糜爛了。

隨隊訪視農戶時,發現不少體格瘦小的農民因偏好吃鹹的食物,而患上高血壓和中風的疾病。其實,很多時候,他們窮得只有鹽巴飯而已。醫療隊裡的鍾師姑(退休護士)馬上召集所有在場的村民,苦口婆心地向他們講解正確的飲食之道。預防勝於治療啊!

深入民間,我深深地感受到農民的純樸、謙卑和有禮的態度。舉例說,當大船與小船在小河擦身而過時,大船的船夫會放慢速度,以免激蕩的波浪影響小船的安全。這令我想起我國煞氣騰騰、拿刀拿槍的路霸,不禁感慨萬千。

農民分工合作,把鄰里間的互助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他們赤著腳踩在泥巴裡,頂著大太陽,毫無怨言地耕耘。他們所收到的稻種和肥料,都會分給那些因被遺漏而沒有收到發放的農民。分享,這不是現代人所缺乏的道德觀嗎?在人性日漸沉淪的今天,純樸的農民依舊謙卑地實踐著這些禮讓、耐勞、互助、無私的美德,不禁叫我肅然起敬。

漁夫在河裡捕魚時,妻子悠哉閒哉地唱著歌,划著小船隨後待接豐收。不求腰纏萬貫,但求愛相隨,是多麼溫馨的畫面啊!我眼瞳貪婪地攝住母親們哺乳的慈愛,孩子們在稻田裡追逐,在雨中玩樂的情景。腦海裡不禁回味著這些我也曾擁有過的童年。

這裡沒有電流、自來水供應,也沒有電視機及電腦之類的文明產物。村民的生活本就溶入大自然中,呼吸著不經污染的空氣。賣了稻米,還清債務,剩餘的錢就寄放村長處,全靠信賴。雖然物質匱乏,但他們懂得有則惜福,無則知足的理念,所以心靈上遠比我們富足。

透過當地義工的翻譯,我問:“這裡沒有電供,那你們晚上是如何打發的呢?”農民道:“這個地球一半是白天,幹活的,另一半是夜晚,休息的時間。我們會在月光下圍在一起聊天,教導孩子,互相關懷,分享生活的點滴。” 農民雖沒受過教育,卻頗有智慧,懂得天倫樂的珍貴。這不是心靈空虛的都市人,拚命追求優渥的物質生活,卻夜夜笙歌來麻醉自己時,所缺乏的溫情嗎?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常接觸到末期的癌症病患者,會問他們在剩餘的日子裡有何期待。得到的回覆不外是只想與家人在一起,多麼簡單的要求啊!卻在我們健壯時忽視了。

希望能以農民們簡單就是美的生活觀念,作為借鏡,提醒自己要克己復禮,珍惜天倫樂的時刻。也感恩那一雙雙刻苦耐勞的手,為我們地球村種出一鍋鍋香噴噴的米飯。就如一位年紀輕輕的義工所說:“沒到過農村之前,我還誤以為家裡的飯是那麼輕易地從鍋裡掏出來的。”

除此之外,也要感恩眾多的當地義工。有他們的領路、載送、翻譯工作,這些關懷與愛心才能傳送到農民的心坎裡啊!

這一趟到緬甸,表面上是賑災,其實是讓我學習付出,也提升了自己,要懂得時時感恩。

(編按:2008年5月2日,強烈熱帶氣旋「納吉斯」(Nargis)橫掃緬甸,導致緬甸原本六十萬噸稻米失收,超過十三萬人死亡或失蹤、百萬人流離失所;但緬甸軍政府嚴格限制外國救災團體進入,加上國際救援團體轉而關注四川震災,對於原本就貧窮的緬甸災民來說,可說雪上加霜。經過連番努力,至6月14日,台灣慈濟基金會終獲當局邀請參與災區援助及重建工程,是第一個以公文正式核准進入重災區的外國民間救援組織。資料來源:佛教慈濟慈善事業基金會網頁http://www2.tzuchi.org.tw/case/2008m1/index.htm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