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深刻體會「自我同理」(一)

文:張仕娟 | 2021-09-09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幾個月之前的一個經驗,讓我深刻地體會了甚麼是真正的自我同理,我特別在此與愛好正念和非暴力溝通的朋友們分享。

某機構邀請我帶領一個網上系列課程,課程開始之前,我們的洽談過程,都是很輕鬆、親切、不拘形式的,課程前我也沒有收到甚麼官方條文,只清楚被告知這是一個推廣正念和非暴力溝通的網上課程,課堂會被錄影,將來還會剪輯上載至YouTube ,也知道每堂課只六十分鐘,課程模式以單向為主。

這跟我一向帶領的雙向、體驗式的工作坊有分別。我清晰理解這是一項挑戰,於是我用心預備,還特意邀請了兩位戰友上場,其中一位擔當我的「助教」,在課堂與我進行角色扮演,以幫助學員更深入理解和學習非暴力溝通。

第一課完結時,「助教」喜氣洋洋地致電我說:「恭喜,恭喜!課堂很成功呀⋯⋯」我也自覺這是很不錯的一堂課呢!

第二天下午,我卻收到由主辦機構寄來的電郵,電郵內容是說他們整合了他們內部的意見,逐點列出希望我能作出調整的地方。我當下對此信的產生判斷 : 它非常「官腔」,跟之前的友善、親切的溝通,有著一百八十度的轉變。

信中列了幾點建議,卻沒有提及任何欣賞和肯定。我感到冰冷、錯愕、難受。我慢慢呼吸,以平靜內心。為免陷入個人偏見,我轉發了電郵給我的「助教」,聆聽他對此電郵的意見。我們談後,我內心仍感不舒服!

我知道自己不會隨便起反應,跟人傾談後仍感覺強烈的話,說明一定碰觸了更深層的甚麼東西了。於是,我停下來,進一步探索。我再仔細閱讀電郵內容,探索觸發點。發現是因為「落差」。

第一個落差是親切的溝通,忽然變得「官腔」且冷冰冰;第二個落差是我覺得美好的課堂,對方不但沒表達認同、肯定和欣賞,反而提出調整建議,讓我感覺有「彈」無「讚」。

以往,面對這種情況,我往往會選擇沉默。然而,此刻內裏非常強烈渴想表達自我。於是,我容許自己順應內心的推動,選擇表達內心。同時,想到下星期便要上第二堂課了,如果不早點與對方傾談,恐怕出現相同問題。

基於時間緊迫,我決定打電話跟對方傾談。

我非常有意識地使用語言,盡量表達觀察、感受和需要。過程中,我深深體會到自己是多麼渴望公道,多麼渴望全面地被看見。既然人家沒有看見我的全部,我便要為自己表達,為自己發聲。我也要學習信任自己,多一點自信。多年來,得到那麼多人對我帶領工作坊的肯定,我要接收下來。

今天,我要突破自己,學習自我肯定,把做得好的部份說出來,彰顯它們,命名它們,不忽視、不否定它們。我練習觀察,畫下了一個餅形統計圖,看看哪些我自己感到稱心滿意的,哪些是對方想要而我未能滿足他們的。客觀地看到這不是好與不好的問題,而是適合與不適合的問題。

幫自己發聲,容許自我表達,我認為是自我同理的重要一步。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