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濁世中的出塵雪蓮──丹津葩默專訪

文:攻玉    圖:三水| 2015-10-20

她,在雪山苦修十二年,餐風飲露,心如止水,煉就不朽傳奇。

她,誓要以女身成佛,鼓舞萬千女性上求佛道,精進修行。

誠然是濁世中一朵雪蓮,出塵不染,其名為傑尊瑪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佛教女性需要站出來!」這是丹津葩默念茲在茲的一句話。從1973年在香港受具足戒起,到近年出任國際善女人大會(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會長為女性發聲,至今已有四十多年。一路走來,五味紛呈,悲喜交集,要為迄今為止的旅程作個總結,恐怕也很難三言兩語便說得清楚。單以藏傳為例,丹津葩默坦言,過去有不少成果,其中一些也頗教人振奮,即使如此,距離最終目標,還是很遠。


路漫漫其修遠兮  吾將上下而求索

眾所周知,藏傳佛教按照根本說一切有部(Mūlasarvāstivāda)的戒律傳承,當中比丘尼戒早已失傳。丹津葩默作為首名受戒者,自然比誰都更清楚情況有多嚴峻和困難。雖然十七世大寶法王勇敢牽頭,為女出家眾爭取各宗派的支持,收穫卻往往跟付出不成正比,努力換來的是,更多的誤解和漠然置之。

事實上,在南傳國家如泰國和斯里蘭卡,她們面對同樣挑戰,反對聲音此起彼伏。每當有寺廟授予女眾比丘尼戒,官方團體一律大加否認,說寺廟沒有嚴格按戒本傳戒云云;此外,比丘尼及比庫尼定義之爭也是其中一個左右輿論的重點──南傳僧團會說,不存在授戒問題,因為南傳只有比庫尼(bhikkhunī,巴利文),沒有比丘尼(bhikṣunī,梵文),比庫尼戒一早失傳;再者他們認為北傳教律衰敗,對屬大乘產物的比丘尼戒敬謝不敏。凡此種種,均為僧尼的擴展增添變數。「沒錯過去我們的確有長足發展,路仍然很漫長。」丹津葩默輕吁一口氣說道。

左為國際善女人大會前任會長張玉玲教授左為國際善女人大會前任會長張玉玲教授


己欲立而立人  己欲達而達人

慶幸的是在教育方面,形勢絕對好一點。世界各地陸續開辦專為女性而設的學府,讓她們享受到修習佛法的喜悅。此外,下年將歷史性再度出現藏族女格西(geshema),那些在喜馬拉雅山區孜孜研習佛教經論長達二十年的女眾,終於獲得學術上的最高認可。「教育是整件事情的關鍵所在,無法接受教育的女性,又怎會懂得表達她們的聲音?」

按照丹津葩默的說法,她們永遠只會視自己為次人一等,因為身邊傳法的都是清一色男眾,而男眾所受的教育顯然高出一等。最近二、三十年,情況有顯著改善,隨著教育更加普及的關係,女性重拾自信,既能教人,也能自教,頗有「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的意味。「出家眾積極教導在家眾,畢竟很多問題是男眾不方便解答的。」她舉例,以往男性僧侶教授的時候,她們即使不明白也不敢請教,原因是過於害羞;但現在面對同樣身為女性的導師,她們得以放膽去問。


佛法無用功處  只是平常無事

常常有一種感覺,佛學知識遙不可及,是學者及學問僧的園地,一般信眾難以親近。丹津葩默卻指,在最早期的巴利文經典中,記載了佛陀成道後魔羅跟他的對話。魔羅說,佛陀既然已證如來智,該當入滅了;佛陀自然說不,因為他還要設立比丘、比丘尼、優婆塞與優婆夷四眾,讓正法久住。及至佛八十歲,魔羅又來,說四眾已立,當可入滅。佛陀點頭,所作已作、所辦已辦,當下證入涅槃。「兩次佛都說四眾,而不單獨是比丘。修習佛法是眾生的事情,不分性別。一直來話語權確實掌握在男眾手上,但時至今日,形勢不同了,女眾是時候加入,協力完成佛陀的本願。」

政治也好,宗教也好,在位者手握大權,拚死不放,自古有之,可謂千年不衰。丹津葩默認為這些人曲解了佛的本意,太多無關佛法的人和事在擾攘,窒礙佛法的傳遞和發展。「想想看佛入滅已經多少年了?這是我們所渴求到的最佳機會,可以讓四眾的聲音同時響起。」她又說,東、西方的佛教固然朝著難以預控的方向發展,而且她亦不是甚麼能未卜先知的神尼,但也沒有絲毫動搖她對事情的信心。

唯一要小心的是,世間對佛教的印象似乎越來越傾向只有正念、禪修兩者,輪迴、業力、六波羅蜜這些甚少有人提起。「這種想法有點危險,禪修當然是好,但那不是佛教的全部。」她補充,佛陀之所以如此強調僧團,是因為加入後大家不會有後顧之憂,不需再為家庭瑣事和口腹奔馳,否則在這種情況下又如何專心修行?我認同她的擔憂──佛法廣傳是一把雙刃劍,沒錯科技日新月異,大眾從不同途徑接觸大量經教知識,然而能否真正幫助我們修行,而不只是一堆又一堆的文字知見?我們作為佛弟子,如何不讓佛教流於表面、膚淺?確是一大挑戰。


歡喜信受  發菩提心  當為女身

達賴喇嘛最近接受英國BBC訪問時,重提早年他接受一位法國記者的提名,那時他回答,倘若真的會有下一世達賴,那她應該是位女性,而且要夠漂亮才能發揮作用。他舊事重提,旋即惹起媒體廣泛報道,有的指摘他離經叛道,有的認為他不尊重女性,更有的把他形容成信口開河之輩(去年他曾表明考慮中止轉生)⋯⋯

「達賴是否說錯話呢?」我問,希望以此作為訪問的總結。

「他這個答案確實圓滑。事實上他很清楚這是不可能的事,女性的達賴絕對無法得到其他數以萬計男眾的認可。就他的立場來說,他當然樂意這樣做,但要僧團全面接受,恐怕還有一段長時間。他們未準備好,即使達賴真的轉世為女身,他們大可以說找錯了,然後再找另外一位靈童。」

最後一句,道破佛教兩性問題,要超越的豈止鴻塹。丹津葩默她們,路漫漫其修遠兮, 仍須上下而求索!


傑尊瑪丹津葩默(Jetsunma Tenzin Palmo)

國際知名藏傳比丘尼,曾於喜馬拉雅山雪洞修行十二年,其經歷載於英國知名記者維琪麥肯基(Vicki Mackenzie)為她撰寫的《雪洞》一書;目前藏傳佛教噶舉派中位階最高的女性出家眾,天龍竹巴噶舉的精神領袖授予她傑尊瑪(Jetsunma)的稱號。此乃藏傳佛教賜予修行有成者的最高稱謂,一般男性法王常被稱為傑尊(Jetsun),而加上瑪(-ma)則是女性。

她亦創立道久迦措林尼寺(Dongyu Gatsal Ling Nunnery),是藏傳佛教中少見以比丘尼僧團為核心的寺院,擔任住持與導師。長期支持及推動國際佛教善女人大會(Sakyadhita 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Buddhist Women)並於2013年出任會長。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