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廣告 Close Ad

為何那麼多的東西你不選,偏偏揀選NVC?

文:張仕娟| 2017-11-28
非暴力溝通猶如照妖鏡,能照出那些產生疏離、失去與人連結的用詞、語氣、注意力、思想信念以及意識。它又像一個羅盤,引向我們注視人們樂於互助的天性,願意為豐盛大家的生命而真誠付出、貢獻(圖:Pixabay)。非暴力溝通猶如照妖鏡,能照出那些產生疏離、失去與人連結的用詞、語氣、注意力、思想信念以及意識。它又像一個羅盤,引向我們注視人們樂於互助的天性,願意為豐盛大家的生命而真誠付出、貢獻(圖:Pixabay)。

今年8月辭去自己一向醉心的工作後,認識我的人無不驚訝。得知我是想專注發展非暴力溝通與正念的結合時,繼之而問的是:「甚麼是非暴力溝通(簡稱『NVC』)?」10月底,恩師良友們在我家聚會時,空師(衍空法師)更問:「為何那麼多的東西你不選,偏偏揀選NVC?」當時我心裏湧現很多東西,說得沒怎麼有條理。雖然這是決定辭工之前已在想的問題,卻不那麼容易梳理。至今三個月過去了,慢慢沉澱後,較能表達了。

我想,7月底在斯里蘭卡參加NVC高階培訓的經驗和體會,促使我做出這個決定。完結時,我在日記本上寫下其中兩點學習總結:在這裏,我經驗到一個有愛、懂得和保存愛的「家」,以及進入一所資源豐富的「學校」。
 
日記
「家」——有愛、懂得愛、保存愛


這一趟,我彷彿「出生」在一個充滿愛又懂得如何保存愛的家庭裏。這個家,重視生命,提醒我們時常記起自己生命之目的:「我來這裏的目的是甚麼?」這個家,讓人感到安全,可以充分表達,可以成為自己;這個家,容許有衝突,不怕衝突生起,因它能善巧地調解衝突;這個家,我被看見、被注視,被聽見,我感到滿足;這個家,會慶祝需要的得到滿足,也會哀悼需要的得不到滿足。這個家生命盎然。

「學校」——資源豐富

我彷彿進入了一所學校,這學校資源豐富,所有的生命課題,都會深入探究——表達感恩與欣賞,學習同理,化解敵人形象,調解衝突,如何回應困難處境,如何學習「說不」避免屈服等等。在這學校所學的,能適用於任何性質的爭論和衝突,外交和商業談判,心理輔導等等。這學校,提供活出美好生命的具體方法與技巧。難怪2003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將NVC列為全球正式教育和非正式教育領域非暴力解決衝突的最佳實踐之一。
       
這個「家」之所以吸引,就是因為我的原生家庭有所欠缺,我們家有愛,卻不怎麼懂保存愛。我們家不會充分表達情感,表達時往往已是失控時。我們家不懂調解衝突,也不知怎樣令生命盎然。我原生家庭的溝通是失衡的。自我出生後,便耳聞目睹祖父母與母親的打鬥、爭吵。

多年的禪修,幫助我覺察隱藏於內的信念:我不夠好,我不足夠;以為你多了,我便少了;你與其他人關係好,就等於與我的關係疏離;付出時,期望要回報。我會因感到欠缺而陷入競爭、比較、批判之中,感到不安全、猜疑、妒忌與恐懼。心中總是充斥著苦澀、憤怒、怨恨、報復的能量。我慢慢明白這是來自祖先們的能量,他們在我之中。十多年來我一直在追求內在成長、療癒與轉化,渴求活得更自由。
 
我個人的經驗中,在正念修習的基礎上,NVC猶如照妖鏡。它能照出我那些產生疏離、失去與人連結的用詞、語氣、句式結構、注意力、思想信念以及意識。它照出我觀察事物、在表達事實時,是那麼容易添加主觀評論。它照出我想表達感受時,摻雜了那麼多的個人想法。它照出我一直忽視自己的需要,是負面感受的根源。它照出我在表達需要時,實際是執著於策略。它照出我提出的不是請求,而是要求。它照出我的表達方式,只表達了需要而沒有了感受,或只表達了感受而沒有了需要。它照出我沒有完整表達——觀察、感受、需要和請求。NVC又像一個羅盤,它指示我溝通的兩個目的——「甚麼東西讓我們生命盎然?」以及「怎樣可以讓我們生命盎然?」指導我要將意識要放到內在的需要上,這樣,我們接觸到彼此的人性,產生連結。它引向我們注視人們樂於互助的天性,願意為豐盛大家的生命而真誠付出、貢獻。
 
我相信有不少朋友與我有雷同的經驗——家庭溝通不怎麼有效。若能有機會學習正念與非暴力溝通,而認真落實在生活中實踐的話,我們會活得更生命盎然的。我選擇了讓自己、他人活得生命盎然的路!

作者 - 張仕娟
梅村正念學院正念導師培訓畢業生。2001年起追隨一行禪師修習,翌年起將正念滲透於教學之中,十多年來與老師、學生、父母、社工、政府機構員工等分享正念。2014年創立Mindful Joyful Parenting「正念生活 喜悅父母」共修小組。著有《水裡浪花》、《幸福學校的酵母:學生心靈大使》、《梅村Wake Up女孩》等;碩士論文《Mindful Parenting:如何幫助父母與子女相處?》。專欄名稱:【正念父母】。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