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為祈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緩解,香港荃灣西方寺頂禮《梁皇寶懺》十永日

文:菩提    圖:菩提| 2020-02-13

鑒於近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嚴峻,香港荃灣西方寺自農曆正月初五日至十四日(西曆1月29日至2月7日)頂禮《梁皇寶懺》十永日,法會由西方寺方丈寬運大和尚主法,期間虔誠禮拜《梁皇寶懺》兩部,並於圓滿日入夕,施放三大士《瑜伽燄口》一堂,以此功德,迴向疫病消除,人民安樂。

參加者包括寺內法師及旭日集團副董事長楊勳居士、集團高層人員及佛教善友。

法會同時呼籲各界護法善信,安心在家中念佛,同心祈禱,傳播正能量。期集合大眾心力,願疫情早日緩解,患者早日康復,醫護人員平安。

《梁皇寶懺》原名為《慈悲道場懺法》,全書共十卷,文字優美,素有「懺中之王」的美稱。可說是中國佛教史上部帙最大的懺法,一般佛教徒用於消災、濟度亡靈,常延請僧眾虔修此懺,為漢傳佛教中實行最久的懺法。

《梁皇寶懺》法會目的主要為普度六道眾生,希望能令人們藉由禮佛、誦經、懺悔之儀式,反觀自省自己所曾造過之惡業,從而生起慚愧心,並發露懺悔,以解脫苦趣;同時禮拜者自己也能夠經由禮懺過程,懺悔自己與累世親人所造惡業,反觀自省平日不容易察覺的行為、言語或意念是否有失當的地方,並且發露懺悔及發願改過。

禮拜者只要能至誠懇切懺悔,自然會得到感應。歷來禮拜《梁皇寶懺》的感應例子非常之多,因此,《梁皇寶懺》自從梁朝流傳至今已一千餘年,成為一部相當盛行的懺法。行人若能依此懺文虔誠禮拜、慚愧懺悔,並檢討改過,以慈悲、智慧的法水洗淨愆尤,必得佛陀慈光加被,業障消除,善根增長,身心清淨,平安吉祥。

正月十四日西方寺《梁皇寶懺》法會圓滿當天,寬運大和尚及楊勳居士接受了傳媒記者的專訪;訪問內容如下:

問:佛教講「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武漢疫情之果,試問源於何因?

寬運大和尚:

新型肺炎最初在中國武漢地區爆發並傳出後,疫情慢慢擴散到世界其他地區,歐洲及北美等國家,亞洲地區的疫情均有擴散的趨勢。情況嚴峻,人心惶惶。現時大家可能都會感到恐懼與不安。

其實數千年前佛教早就已經告訴我們,宇宙離不開成、住、壞、空,生、住、異、滅;其間經歷「大三災」及「小三災」。何謂「大三災」呢?大家可能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大三災」就是火災、水災、風災;這些災難會令四禪天以下全部被破壞、毀滅。

又甚麼是「小三災」呢?據佛經所說,人壽從十歲起,一百年增一歲,增到八萬四千歲時,大地清淨,人民和樂。之後,人的貪、瞋、痴、慢、疑漸漸增多;殺、盜、淫、妄諸惡,就漸漸發生了,這時心壽百年減一,減至人壽三十歲時,人民邪見顛倒,具十不善業,由是天災,五穀不生,人皆煮白骨煎樹皮而食,餓死無數,經過七年七月七日而止,是為饑饉災。我自己小時候都經歷過沒有飯吃的苦難。

到了人壽減至二十歲時,多行放逸,與惡相觸,由非人吐毒放諸疫氣,病死無數,經過七月七日而止,是為瘟疫災。2003年的時候,我們經歷了「沙士」。其實歐洲以前都有鼠疫、天花、痲瘋病,種種的疫病,非常之多。現代人非常注重衛生,而且也做了很多好事、善事,所以比以前的人幸福很多。

到了人壽減至十歲時,人皆不孝不敬,多行不善,互相仇殺,以業力故,草木皆化為鋒利,觸之則死,經七日而止,是為刀兵災。大家都知道,以前二次世界大戰,人們是非常痛苦的,我們中國人也是一樣的,解放戰爭、抗日戰爭、朝鮮戰爭等等,比現在的災難更為可怕、恐懼。

這些種種說明了甚麼呢?萬事萬物皆離不開「因果」,也就是「因緣果報」。「因果」是佛教道德思想的指導性原則:宇宙世間萬事萬物,無論是自然現象、社會現象、人生現象,一切一切都離不開因果。所謂「諸法因緣生,緣謝法還滅。」(《法身舍利偈》)佛陀最初說法就是說因緣生法:一切萬物、一切事相沒有因、沒有緣起,就沒有果。誰也不能否定因果法則——不同的因緣,就有不同的果報,這是絕對肯定的。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種瓜得瓜,種豆得豆;為善受福,作惡遭殃。」這在唯識法相上講,有六因、四緣、五果。從三世流轉來講,有十二因緣,其中的關係都講得很微細。

佛經中說,一切罪中,殺生食肉,其業最重。如《大智度論》云:「諸餘罪中,殺罪最重。」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也說:「凡屬危險大病,多由宿世現生殺業而得。」又說「肉食有毒,以殺時恨心所結故。故凡瘟疫流行,蔬食者絕少傳染。又肉乃穢濁之物,食之則血濁而神昏,發速而衰早,最易肇疾病之端。」

有人說,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是由果子狸或由蝙蝠所引起的,但牠們的毒又是從哪裏來的呢?佛教說瘟疫是由「非人吐毒」所致的,但為甚麼非人要吐毒呢?就是由於人們多行不善所引起的,因為殺生太多,於是衍生出種種的災難與問題。

尤其是現代人殺生吃肉十分嚴重。全世界六十億人,中國十三億人,除了部分窮人外,大部分人幾乎天天吃肉、餐餐吃肉,殺害的動物是個甚麼數量呢?那是個天文數字,後果十分可怕。

與此同時,不斷增長的肉類、肉類製品、乳製品的消耗也將地球的生態環境帶到了危險的邊緣。大量飼養動物造成了水資源浪費、空氣土地污染、地球變暖,給環境帶來了深刻的傷害。

上天有好生之德,人類乃是「萬物之靈」,將心比心,感同身受。我們怎可為了自己的口腹之欲,用如此殘忍的方式來虐待、殺害動物呢?一切眾生無不愛惜自己的生命。凡是動物被人抓到時,知道自己要被屠殺、被食啖,那種痛苦和可憐,與人類有何分別?而人雖有眼睛卻沒有看到,雖有耳朵卻沒有聽到,雖有心思卻沒有體會。人們任意宰殺動物,以滿足自己的食欲,結怨無過於此。

問:佛教徒應該如何面對冠狀病毒?可以做些甚麼?

寬運法師:在佛經中說到人生現象、社會現象的,有這幾句非常重要的說話:「自作自受,共作共受,先作後受,不作不受。」這是因果法則,自己造了,自己就要受;大家造了,大家就要受。我們先造了這個因,時間成熟了自然就要受這個果。無論時間長短,或今生或來世,都必須要承受,誰也無法逃避。所以說,不作就不受, 不造因自然就不會有後果。自「沙士」(「非典型肺炎」)出現至今十七年後,再發現時此「新型冠狀病毒」超級惡疫,到底是誰造成的?這就是佛教所說的「共業」——我們每一個人其實都有責任。如何能解決?

我們可以倣效印光大師所倡議的六種消災祛病方法:

倡議一:戒殺吃素

倡議二:常行放生

倡議三:至誠念南無觀世音菩薩

倡議四:持《大悲咒》、服大悲水

倡議五:印經造像

倡議六:啟建息災超薦佛七

佛教提倡「無緣大慈,同體大悲」,戒殺、放生乃出於「慈悲」精神,故我多年來常勸勉、鼓勵善信,要戒殺、放生、茹素——修十善業。

所謂「慈能予樂,悲能拔苦」,拔苦予樂,也就是放生的目的;而「放生」二字的含意,「放」指釋放救拔;「生」指眾生一切大小生命;依佛法眾生平等一如的思想,萬物皆有靈性、知覺,故形相雖各有差異,但其性卻是平等無別的。而放生其實亦包含輪迴生死的因果道理,所謂「吃牠半斤,還牠八兩」;豬、牛、羊等動物,只因宿業深重,淪為畜生,一旦業障消除,最終都能證悟解脫。

所以,佛陀特設放生殊勝法門,教導我們要身體力行,既可消除業障又可長養慈悲心,歷代祖師無不奉為圭皋,親身實踐並廣為提倡。因此,若有眾生被抓、被擒、被關或將被宰殺、吞食,命在垂危,我們應起慈憫之心,將牠買回來予以放生,令其重獲自在;所得福德深廣無量,歷來前人之感應事蹟,一一證實能消解病業障礙、累世冤親債主牽纏,乃至各種惡疾,速得痊癒。

又《佛說十善業道經》云:「若離殺生,即得成就十離惱法。何等為十?一、於諸眾生普施無畏;二、常於眾生起大慈心;三、永斷一切瞋恚習氣;四、身常無病;五、壽命長遠;六、恒為非人之所守護;七、常無惡夢,寢覺快樂;八、滅除怨結,眾怨自解;九、無惡道怖;十、命終生天。是為十。若能迴向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後成佛時,得佛隨心自在壽命。」

明末清初蕅益大師於《十善業道經》節要中開示道:「犯殺生,得成十種惱法。一於諸眾生普施有畏;二常於眾生起大害心;三難斷一切瞋恚習氣;四身常有病;五壽命短促;六恒為非人之所惱害;七常有惡夢,寢覺不樂;八難除怨結,眾怨不解;九有惡道怖,十命終惡趣。」

可見殺生、食肉之害,可謂多不勝數。反觀素食既可免受肉食之種種毒害,又符合人體自然生理結構之功能原則,可減少罹患疾病之概率,又可長養慈悲心靈與溫和性情。故知素食符合衛生、衛性、衛心之健康法則。毋怪乎古今中外之長壽者、智者多為素食之人。是故在家佛子弟子或居士們,應多行放生善業,而且不僅放生,還要戒殺,還要愛惜生命、保護生命,更要茹素,這樣的話,才是真正的慈悲、真正的放生。

當然如能發菩提心,廣結善緣,印經造像、布施供養,自利利他;加上一心念佛,祈求觀世音菩薩遍灑楊枝甘露,救苦救難;社會人心自然能夠得到淨化;所有惡業、惡疾自然能夠消除。

問:我們知道楊勳居士您和楊釗居士,都是這次法會的贊助人及發起人,所以,想請問一下,你們發起贊助這次法會的緣由和特殊意義。

楊勳居士:

講到贊助這個法會的緣由,我們都看到目前這個武漢肺炎的疫情非常的凶猛,但這個病毒的確實起因,大家仍未找到真真正正的源頭,現在只是估計,由於人們吃了不該吃的野生動物所致的。這次武漢的事件,令我想起2003年非典型肺炎的時候,情況是相當類似的,現在的新型冠狀病毒和SARS有些不同,但幾乎是同一類型。我們佛教講因果,很多動物被殺害時會產生一些不好的信息,這種信息其實是一種載體。通常我們要解決這些問題,所用的方法就是超度牠們。在2003年SARS的時候,我們旭日集團,我們三兄弟,即楊釗、楊洪和我,就想到用佛教的方法去超度牠們,當時我們組織了十二間寺廟做水陸法會,其中有兩間連續做了三次。水陸法會在我們漢地佛教是最大型的法會,要動員九十至一百位僧眾才能成辦。當年法會一開壇,北京的非典數字就已經穩定,沒有再增加了;第一次七日做完之後,數字更開始下降。而做完三次水陸即二十一天後,非典就已經消除,整個問題就已經解決了。

所以我在去年農曆年廿九發現這次新型肺炎的情況時,覺得應該是同樣的問題,但是由於過年我人在日本,想等到年初二之後再決定怎樣做,但看到各種信息,覺得情況已經很嚴重了,於是就在年初二打電話發動法會。有了上次的經驗,現在國內不准許寺廟串連在一起,所有寺院只可獨立做法會,而做法會也不能集眾。通過我的動員,就在上海的玉佛寺以及成都的文殊院,這兩個道場開始做水陸法會。全部總共有二十一間寺廟,由於很多都是人數不夠,所以就請他們拜《梁皇寶懺》,包括這次西方寺的法會;由於《梁皇寶懺》是拜五日,而且人多人少都可以,而水陸法會是做七日,又要動員很多人,所以除了上述兩個道場外,其他都是拜《梁皇寶懺》。而我發動的這些寺廟,大部份都有二、三十人或五、六十人,現在還在進行之中。

問:作為佛弟子我們應該如何去面對這次重大的逆境和困境?

楊勳居士:

 我們自己做為一個佛教徒,要時刻緊記,第一件事首先就要發菩提心,希望將來能夠成佛,它的步驟是甚麼呢?就是要自利利他,「自利」就是任何時候不要令到自己有問題,如果有問題的話,就會給別人帶來煩惱,也就是說,先不談如何去幫人,而是先做好自己;同時,要時刻做好佛弟子的本分,不要為社會增添麻煩,所以自己每日必須要做功課。因為這些疫病是由殺生引致的,所以如果是茹素的人就要繼續堅持;若是未持素者可以學習開始素食,這都是有幫助的。然後再推廣至我們家裏的親人、身邊的人以及其他的人,多一個人去做,就會多一分力。所以,最低限度,我們自己先要做好自己;越多人去做這件事,那麼力量就會越大。

問:我們非常讚歎楊居士贊助舉辦法會。由於現時社會大眾都很恐懼、擔憂,楊居士可否講幾句說,為大家面對疫情打打氣?

楊勳居士:

我覺得現在大家最需要的就是「信心」,我們自己要有信心,無論學佛也好,或遇到任何困難、任何問題也好,最重要的就是「信心」,同時要做好一個佛教徒該做的事——「做好自己」,這就是對社會最大的貢獻了。呼籲善信來參加法會現在不是時候,這幾天我們做的是內部法會,參加者都是我們的同事,當然我知道他們原本就是佛教徒,他們對這個法會都是有信心的,所以我一聯絡他們就來了。但是我們不要勉強,因為如果有些人來參加法會,他們的家人都會擔心的,這樣就無形中增加了他們的壓力。

總而言之,我就是一句話,只要有信心,沒有任何問題是解決不到的。我們眾生之所以有這麼多問題,主要的原因就是由於六根不清淨所引起的,六根被外境所惑,所以生起煩惱心,如果我們六根清淨,就不會有煩惱了。要上班的人,留在家中,可以把念佛當作上班。這就很好了。  

我們由初三開始到今日十四,西方寺兩部《梁皇寶懺》已拜完;而國內有差不多十間寺院,明天拜第三部了。我們會繼續做的,有數十位法師參加,但沒有善信居士來,就是不想令到他們有壓力。同時,還有水陸法會,還會繼續進行,直至這個疫情完全消除為止。不過,我們不能要求每一個人都那麼有信心,那些法師都是需要有人支持的,所以我自己親自打電話給他們,為他們打氣。

除了漢地以外,我們有近兩萬位喇嘛在西藏寺廟念經,他們正在持咒、修法,包括有噶陀寺、佐欽寺、亞青寺、五明佛學院,還有塔公佛學院、塔爾寺等等,我組織了這些寺院共同來祈福。不單是漢地,還有藏地的寺院。我好有信心,希望下星期開始疫情就會得到緩解。我們希望香港人不用這麼擔心,病例會慢慢逐漸減少的。

我們佛弟子應該這樣做的。阿彌陀佛! 

延伸閱讀:

面對隔離時,佛弟子應如何自處?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