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為自己、他人和社會施予平安、正念、臨在--正念修習者的社會參與(二)

文:聽步 | 2019-08-20
圖:網上圖片圖:網上圖片

上一回 談到作為一個正念修習者,以正念參與社會工作是重要的修習。一方面在社會運動之中,我會更能看到自己對立場的執著和缺乏智慧的行動,二來能讓正念修習落地運用。如果是站在自利利他的角度,正念在社會參與的投入,更顯得重要。我們知道社會運動的時常存在意見之爭、路線之爭,左派希望消滅右派,右派希望消滅左派,容易讓人沉醉在仇恨、義憤與恐懼之中。正念一方面能夠覺察自己心中升起的種種情緒能量,同時也創造出一份空間,使得身邊的朋友親人脫離二元對立的思想。

早在六月九日香港爆發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後,我在不同的地區正念共修小組已感到強大的集體情緒。同修的身心被強大的社會運動拉得筋疲力盡,每一位香港人彷彿在正常的工作以外,再打多一份工,為香港努力。然而這容易讓人失去自我,我們每天的習慣已變成看手機、參與社會運動、討論策略等等,越來越少的時間是用在探索此時此刻的經驗,大量在運動中積壓的創傷、情緒被壓抑下來,只等待某一天爆發出來。

正如上回談到正念修習者能否以超越政治立場的方式,與香港人一起同行?我認為首要的參與,就是為身邊的人(也包括自己)創造心靈空間,在壓迫的社會狀態中建立對話,讓埋在心中的種種情緒在安全的環境下得到流動。於是我聯同了十年間一起修習的朋友,開始了這項社會參與的方式,在不同的日子、時間到社區,建立「香港人」可以暫時放下一切的空間,同時讓情感得到流動。這是一個很好的嘗試,過往我們作為修習者不太懂得如何在社會運動中施予平安、穩定、正念的能量,或許我們能在家中祝福社會,但遠遠不及直接接觸的實在感。經歷了這次與同修們的共同努力,我們發現了自己可以貢獻的角色和方式,自己也得到學習的機會。原來傾聽世間苦,是一種修習。

我很想在這裏分享一個真實的經驗。記得其中一場的集體傾聽之中,幾位同行的年輕人低著頭進來,在前段的時間他們一言不發、默默坐在地上的神態,使我感到他們的身上正散發出絕望、無奈及不知所向。我們另一位資深的修習者與這幾位年輕人坐在一起,以正念、臨在的心陪伴著。我們沒有期待他們會發享甚麼,因為我們同時也接受他們的沉默,接受此刻的一切。當我們安住了五分鐘後,其中一位年輕人終於輕輕的嘆息:

年輕人:「心口給壓著⋯⋯好大塊石頭壓著⋯⋯」


我們覆述:「嗯,心口給壓著,好似有大石壓著那樣。」


又過了五分鐘。


年輕人:「沒有希望。」


我們覆述:「嗯,你覺得沒有希望。」


又過了五分鐘。


年輕人:「總之沒有希望,我都感到有擔憂。」


我們覆述:「嗯,不單止沒有希望,還會有一份擔憂!」

在這個一句一句吐出來的過程中,奇蹟發生了,這位年輕人願意講出更多心裏的事。印象深刻的是在最尾的時刻,他說了一句:「雖然感到沒有希望,但我沒有後悔,因為我沒有傷害過任何的人,我為自己感到自豪,我欣賞我自己。」

我不知到你們有沒有見證過話語的力量,我和同修在此刻都感動流淚了,因為我們看到了力量。我們都記得這位年輕人在離開活動室時,他的臉是帶著笑容,他們身體充滿了活動,他的頭和背也是端直的,讓人感動流淚。

這就是一個修習者可以參與社會運動的方式,我們未必是前線、勇武的材料,但我們有著更強大的力量,是別人未發現的。好好的為自己、他人和社會施予平安、正念、臨在,就是一份參與。

作者 - 聽步
香港梅村Wake Up Core 核心成員,自2011年起修習正念,曾於城大、中大及不同地方組織市區中的正念共修小組。於2017年底成立社區正念組織「一起靜」,致力推動青年靜心運動,希望讓更多的年輕人一起學習覺察與理解之道。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本人已細閱佛門網網站的網站使用條款私隱政策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