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無盡的輪迴?路雖然相同,風景已不一樣!──解讀《青空之行者》(上)

第224期明覺   文:宇峰| 2010-12-15


和平實在太珍貴了,可惜人是犯賤的,所以要「製造」戰爭去提醒自己擁有和平──沒錯,人們甘願付出白花花的銀兩,炮製戰爭,打造和平!這就是押井守改編森博嗣原著小說的動畫電影《青空之行者》(The Sky Crawlers,台譯《空中殺手》)的故事背景,它準確地描寫出人性的荒謬。


和平,享有得太久了,大家都不再感到和平的重要,怎麼辦?那就每人都花點錢,找人去大打一場吧,並且就像報告天氣般在電視新聞上天天交代戰況!這是《青空》中人們想到的方法,結果就出現了一隊隊「僱佣兵團」,其存在的目的就是要「攻破」敵人的基地。但這是永不可能達到的任務,因為各國並不真的想戰爭完結(如電影中最後的大戰就因歐盟介入而暫時停止,但其背後目的只是想處弱勢的一方恢復元氣,雙方可再來相鬥,保持戰火不熄);就算甲兵團被乙滅了,丙馬上就會成立,所以這是一場永打不完的仗!

 

為了這場永打不完的仗,自然需要一班永打不死的人──稀生童(Kildren)。他們是一種運用了基因科技而誕生的物種,十多歲就不會再長大,也不會老去,也就是在這場永恒的戰鬥中除非遭擊落燬掉,否則就不會死的人。對於他們來說,除了戰鬥就是戰鬥,生活就是戰鬥,戰鬥就是生活。戰鬥機駕駛員三矢曾問男主角優一:「你是何時加入軍團的?……昨天、前天、上星期還不都是一樣!」(意譯,下同) 她覺得困擾,因為她根本記不起自己的過去。戰鬥、休息、戰鬥、休息……每天如是,整個記憶都混沌了,最壞的是這樣的日子並不會停止。

令皇牌駕駛員三矢煩惱的,不只是無盡的戰爭,還有她完全回想不起過去,因為稀生童根本沒有過去!你或以為因為他們很了不起,一直戰勝,過了幾十年,在無間的戰事中忘了以往的日子嗎?先不論有沒有長勝將軍,從不曾被敵人擊落,他們可是不會老的啊,腦筋當然也如是,不會退化的。那為何他們會想不起童年?因為三矢估計的沒有錯:不停的戰爭就需要源源不絕的軍人,怎樣可以培訓如此多的戰鬥人員?造出來就最快最方便了。結果所謂的稀生童其實是製造出來的「兵器」,不幸「死」了,就將其「過去」以及最重要的戰鬥經驗移植到另一個身體上,給予另外一個名字,隨便添加些「過去記憶」,就將他再次送到前線去──根本就沒有所謂的回憶!這個「戰鬥、休息、戰鬥……」的循環,就算是「戰死」或「自殺」都不會停止!

在司令官草薙水素的辦公室裡有一個巨型的齒輪擺設──沒錯,稀生童的命運就像這齒輪不停的運作流轉,正如生命的輪迴,而且是在無間地獄中──除了時、空、罪器(刑具)、平等無間之外,也是「生死無間」,就算死了,也要繼續受苦,不得出離!其生命又如佛家講的阿賴耶識、業力種子流轉,世世相續,故小弟在首次看《青空》時,用佛家的角度看,有一種十分熟識的感覺,對於角色的苦也有更深一層的感受。

另一方面,那資助軍團的贊助人,即普通市民,又是怎樣想的呢?在電影中,這班「大人物」就像旅行團般到水素他們的基地參觀,滿心歡喜的到處拍照,而優一是其中一位接待人員。有一位贊助人問優一,這裡生活如何、戰機性能好嗎、戰勝的感覺是怎樣等等,看似關心但實質是獵奇和寒暄性質居多。在他們對話之間,資助者雖表示很感謝軍團,說為他們帶來和平云云,給人的感覺卻是對於戰機駕駛員的苦沒丁點兒理解和同情,光想著若軍團戰勝了便可叨點光。是因為這些「大人物」都知道稀生童只是人造「人」,「不會死」嗎?還是對戰鬥根本已經麻木了?但當戰機被擊落在村莊時,村民卻又大說「可憐」,為之痛心,這又何解?史達林曾言「死一個人是悲劇,死一百萬人只是一個數字」,看來這些贊助者看待新聞報導裡的戰事,如同遊戲或是戰爭電影,那些死了的人只是角色和演員罷了,除非活生生地「死」在他們的面前。

其實這種流轉的苦有不少人都是知道的,妓女福子知道,主角優一的拍擋土岐野以及上司水素等等也十分明白,但大家都裝著不知道,沒有說破。正如我們都知道流轉生死之苦呀,偏偏得過且過,過得一天算一天,甚至和電影中的土岐野一樣,只希望透過聲色犬馬等娛樂忘卻痛苦,期望短暫逃避,卻不踏踏實實去修行。 真羞愧,小弟每每也是如此,完全被心魔所擊敗。這心魔就如電影中,敵方的皇牌駕駛員「教父」(電影中稱作Father,也稱為Teacher),也就是所有兵團中惟一一個正常,會長大會老的成年男人。他的駕駛和戰鬥技術超凡,從沒有人能從他的面前逃走,誰見到他那印有黑豹圖案的戰機,準沒命的,根本沒有人敢與之一戰。面對心魔,我們也只會逃之夭夭。

仁朗,優一的上一世,發現了苦,但不敢面對,所以求戀人水素殺了他。仁朗「死了」,新生的優一代替了仁朗來到基地,又再和水素成為戀人。水素哭求優一:「這次輪到你殺我了。」其實,優一的到來,証明這樣的自殺行為根本沒有解決問題,只是將問題推後,留給將來的自己處理和面對罷了。我們學佛有障礙時,也每多放棄,有退心。沒錯,我們知道人死並不如燈滅,而自殺又是殺生的大罪,故不會輕言放棄生命,但不時都安慰自己:「今生還積了點福,下世應該不太差吧!修道學佛之事就等下一世才做也不遲。」總以為將來會更好,障礙會少一點,就將來才做吧,而事實上問題根本沒有解決。可知人身難得、佛法難聞,若今生有無上福德接觸佛法,竟毫不珍惜,不知止惡行善、精進修行,將來的學障可能更多更甚,下生連諸佛菩薩也接觸不了,你說怎麼辦?

(待續)

(編按:本文原載於作者網誌,內容經重新整理及補充。)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