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無言的開示

文:黃首鋼    圖:黃首鋼| 2015-12-21

以往多次到台灣,都是為了禪七,這一次則是到法鼓山水陸法會做護寮,前後共八天,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啟發。


其間,法師碰到我們,總不約而同地問我們這幾天在山上的生活過得怎樣?還習慣嗎?我才察覺原來正過著另一種模式的生活:早睡早起、三餐依時又充足、心中沒有壓力。每天見到的不是為生活籌措的倦容或愁眉苦臉,而是步往不同道場的興奮面容或剛完成法會回寮時充滿法喜的笑臉。大家互道阿彌陀佛時,都打開心窗,既友善又真誠;每天早上法師為義工安排禪修和開示的時段,我們當值時念佛或閱讀佛書;又因輪流當值,有時段可隨喜參加法會去聽經、誦經,也可為親朋戚友、甚至怨親債主祈福或超度。山中定時定刻敲起的法華鐘傳來空靈的聲音,每日不忘提醒我們覺察自己的起心動念。整天就這樣生活在佛法的氛圍之中,培育點點滴滴的智慧和慈悲,這不就是有佛、有法、有僧、有善知識、無憂、無瞋、無痴的人間淨土?


參加地藏法會時,我很專心地誦經,自以為活在當下,豈料,法會完畢,擔任維那的法師為我們解釋經義,問我們剛才誦的那卷經的細節和段落的結構。我啞口無言,原來就算專心地活在每一剎那, 還有不同的層次:可以是平淡如機械式地生存,亦可以是用心留意和欣賞生活的人或事,使生命活得豐盛和深具意義。


最後一晚,法師安排所有護寮的義工聚會分享此行的體會和經驗。我發覺我們香港來的義工都很重視出入保安,務求自己所負責的寮房的信眾不會有財物被偷竊。相對台灣當地的義工,他們少些疑心,就算曾經發生有人不見了名貴手錶或海青等,他們都淡然處之(後來失主都發覺是自己放在行李衣物中或有人拿錯而已)。他們表示:來到法會念佛的人都是信因果、心地善良的人,所以出入可以不閉戶,失物只要慢慢等。那份對人的信任,教人既羨慕又慚愧,或許這才是自在無礙的風範。


法會最後一天,有近萬信眾參與「送聖」儀式。看見法師們帶領信眾,莊嚴地從大殿的總壇行往聚合其他各壇信眾的大壇,心不覺激動起來,眼淚奪眶而出,一時也不知甚麼原因。或者因為看到蒼茫大地下,一群相對渺小而薄弱的隊伍,雖然明知擔負難做又無止境的如來家業,卻沒有退避,每一位的臉上都帶著沉穩堅毅的神色,每一步是對自己任重道遠的志願一種肯定,亦是對濁世受苦受難的眾生的慈悲承諾。





作者 - 黃首鋼
法門無量,我有幸由禪修入門,多認識了自己,亦稍減習氣。在生活中不時運用佛法,發覺與內外境更能融洽相處;要感恩多位善知識,不時提點扶持,一方面使我拓闊眼界,稍涉獵中觀、天台宗和唯識等其他法門,更重要是可不忘有信、有願和有行地在學佛之路邁步前行,開始領略到生命的真善美。專欄【禪心印月】、【天台片語】及【法相津塗】作者。
分類 :
作者 :
評論 :
    更多評論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