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覺專稿

無計可施?吾道不孤?

圖、文:何佩嫻(大澳環境及發展關注協會主席)| 2012-11-15
白銀鄉整個山林的百歲老沉香被斫伐一空!白銀鄉整個山林的百歲老沉香被斫伐一空!
白銀鄉數百老沉香的遺骸,偷伐者只攫取值錢的部份。白銀鄉數百老沉香的遺骸,偷伐者只攫取值錢的部份。
西貢黃毛應村多年前(2006)已有人偷斫土沉香西貢黃毛應村多年前(2006)已有人偷斫土沉香
西貢黃毛應村的沉香樹殘件西貢黃毛應村的沉香樹殘件
西貢一棵老沉香被斫殺西貢一棵老沉香被斫殺
地塘仔發現的偷斫者遺下的土沉香殘枝地塘仔發現的偷斫者遺下的土沉香殘枝

我將有關土沉香的資料放上網頁(「救救土沉香」網頁)公開後,陸續收到大嶼山各地村民的關於偷伐土沉香的舉報。例如,梅窩白銀鄉數以百計的老沉香被連根拔起,樹屍遍野,村民都痛心疾首。村民知道這些沉香樹在這裏已長了許多年,亦知道它們很珍貴,而且很賣錢,但從來不會斫伐,更希望我能協助他們保育剩下來的沉香樹。此外,西貢、南丫島的居民及議員也報告了大片土沉香被斫伐的現象,土沉香的災情遠比我想像中嚴重。我們都希望找到一個方法可以拯救這種瀕臨滅絕的珍貴樹種。

我和警方及漁護署溝通過,也和前線的人員交流過有關山野巡邏的意見和經驗。在廣泛的山野間巡邏確實不是一件易事,我自己也在山上跑了多天,回到家裏累極了,晚上睡覺時連腳都腫痛起來,過了幾天才消腫。看到汗流浹背的前線人員疲於追捕,和那些逮之不盡,因為利之所在而百死不辭的偷伐者鬥志鬥力,我感覺到保育土沉香並不容易。

我曾經親眼見過好幾個偷伐者,都是鄉下人的模樣,只為了微薄的報酬,遠離家鄉、攀山涉水,露宿於蚊蟲滋生、環境惡劣的山澗;每次被捕頂罪的都是他們,而龐大的偷伐集團仍然逍遙法外。這一些涉及龐大利益的犯罪集團,一方面繼續僱請貧窮的鄉下村民,另一方面繼續利用各種媒體吹噓沉香的價值,令沉香的市價比黃金更高。而在市場需求大、供應不足的情況下,加上香港郊野的土沉香保育又受到忽視,有關部門並未就土沉香的危機作出檢討和應變措施,令香港的野生沉香趨向絕境。

雖然情況嚴峻,但是政府和一般市民的關注度仍極之不足,我認為要堅持下去,發起保育香港土沉香的行動。我草擬了宣傳單張,開通了網站,發起了公眾簽名要求政府有關部門加強執法及修訂法例,以禁售土沉香製品……。

我把單張拿到幾位相熟師父的道場,請求他們在道場派發及讓信眾簽名,幾位師父都很支持。他們樂意在各方面襄助我這次行動,令我無言感激。我在無計可施、種種情況毫不樂觀之下,師父們總是給我精神上及行動上的最大支持。

 

 

 

分類 :
評論 :
    回覆 :
    姓名 : *
    內容 : *
    驗證碼 : *
    分享到